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九十九章 剑晨的改变
    “他说……”

    顾墨尘面色犹豫,自剑晨醒来之后,这还是他第一次开口说话,顾墨尘根本摸不清楚,现在的剑晨,到底是一份什么样的心境。天籁小说Ww『

    当血雾散去那一刻,顾墨尘所见到的景象,与他被血雾阻拦住视线前的,正好相反。

    直挺挺站着的人变成了剑晨,而软倒于地没有声息的,已然是力竭之后的玉虚真人。

    那一刻,顾墨尘知道玉虚真人成功了,而成功的代价……

    剑晨自醒来之后便一直面无表情,甚至连看也没看顾墨尘一眼,只是随手一掌……

    安伯天的坟墓旁边,便被他这一掌轰出了一个大坑。

    这令顾墨尘显得很是震惊。

    剑晨那一掌看起来轻飘飘的,连一丝力量感也没有,甚至在轰中地面之前,顾墨尘根本感觉不到有半点劲力从他的手掌上传出。

    可地面就是那么的被炸出了一个大坑,一个可供一个成年人平平躺下的大坑。

    随后,剑晨便将玉虚真人的身体抱起,慢慢地放入了坑中,用手,将周围的泥土将之掩盖。

    当时顾墨尘一咬牙,不顾自己被掏空的身体,强撑着冲上前去帮忙,而他最大的目的,却是想趁剑晨不备,用掩埋泥土的动作来探一探玉虚真人的鼻息。

    他怎么也不相信,如此一代江湖名家,竟然会真的就此陨落。

    对于他的动作,剑晨像是看到,又像是没有,总之,他只是机械地重复着挖土,掩埋的动作,直到玉虚真人连一片衣角也看不到。

    而顾墨尘也沉默,在不下三次探过玉虚真人的鼻息之后,他终于也接受了这个事实,前纯阳剑宫掌教玉虚真人……殒!

    埋葬玉虚真人之后,两人便即沉默,一直静静立在两座坟头足有半日光景。

    当初埋葬安伯天,因为其雄武城主的身份,再加上如今安禄山的异动,两人不敢给他立上一块墓碑,生怕他死后仍不得安宁。

    而现如今,安伯天的坟头又多了一座新坟,这座属于玉虚真人的坟墓……竟然也是不能立墓碑的。

    纯阳剑宫上下视玉虚真人为百年来最大的叛徒,而天下第一帮的丐帮,却也因为剑晨之故,对玉虚真人种下了深深的仇恨。

    有这两方人马在,玉虚真人即使身死,但若被人找寻到他的坟墓,恐怕也将是个永无宁日的下场。

    “说吧,他对你说了什么?”

    剑晨等了半晌,见顾墨尘仍在犹豫,不由又问了一声,微转过头,那双透露着血红色的眸子在顾墨尘的脸上盯了一眼,又道:

    “他在给我输功前,我还没死,说过的话,也听到了一点点。”

    此言一出,顾墨尘顿时一凛。

    从剑晨的话里,他竟然听出了一抹威胁的意思。

    威胁……这于他以往认识的剑晨来说,几乎是从没有出现过的事情。

    顾墨尘不由也扭过头,与剑晨对视了一眼,当看到他木然的脸上,唯独血红色的双眸在闪烁时,心下的惊惧更甚。

    玉虚真人想要改变的东西……似乎,已经得到了改变?

    “真人说……”

    想起这两日来自己一人在外对玉虚真人目的的揣测,顾墨尘咬了咬牙,不再犹豫,道:

    “真人他说,他知道你父亲的下落。”

    “哦?”

    剑晨眉头挑了挑,仍不动声色道:“我的父亲?”

    “是,你的父亲,洛寒!”

    顾墨尘咬牙道:“就是曾经被你从霸剑山庄的玉寒石中放出的那个中年人,他是洛寒,是洛家当年的家主,也是你的亲生父亲!”

    “他在哪里?”

    听到顾墨尘的话,剑晨竟然连半点激动的神色也没有,虽然对话在按照顾墨尘预想的那样,剑晨会追问自己父亲的消息,可是……

    他暗叹一声,以剑晨现在的神情以及语气,他所能感到的,当中并没有半点焦急迫切的心情。

    就像是随口问了那么一句而已,仅此而已。

    真人……你对老六的改变,到底……是好是坏?

    目光不由撇了一眼玉虚真人那座无碑的新坟,顾墨尘无奈地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个问题,对剑晨回道:

    “真人说,你父亲现在在剑冢。”

    “剑冢么?”

    剑晨抬头望向天际,口中喃喃地重复着这个名字,这个他生活了十三年之久,将安静平和永远留在了山头的名字。

    “剑冢,也好,是时候回去看看了。”

    出神地望了一会远方,顾墨尘眉头一皱,他现,剑晨望去的方向,竟然正好就是那齐云山脉所在的方向。

    是时候回去看看了?

    听到自己父亲确切的所在之后,剑晨的神情中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惊讶与激动,甚至连口中的自语也表露出,他对此似乎……并不关心。

    因为听到了自己的父亲在剑冢,所以想到了剑冢,所以,他想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