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九十二章 合理的解释
    “我……忘记了什么?”

    剑晨一张脸上苍白无血,安安眼中的恨意更是令他禁不住身躯猛颤。

    安安冷道:“你说,玄冥之三只能用玄冥之三来激活,而你的身上,是有玄冥之三的!”

    “我?”

    剑晨愣了一下,一时间没有明白安安在说什么,追问道:“玄冥之三,我并没有啊,我只有前两卷而已。”

    安安闭上了眼,不再去看剑晨,右手却抬了起来,往他身上指了过去,猛咬银牙道:“你忘了你的逐风剑了?”

    “还是应该叫它……沥血剑?”

    轰——!

    此言一出,剑晨那苍白的面色更是泛上了一层纸金,他的双目陡然大睁,喉头一动,竟然因这一句话,又是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

    气息在这一刻更显虚弱,即使玉虚真人仍在不停加大对他的内力输出,也无法稳定住他身体越来越严重的伤势。

    “我……我明白……了!”

    无法抑制血液的奔流,他低垂下头,突然之间,失去了再看一眼安安的勇气。

    逐风剑是沥血剑。

    这是当日在洛家时,尹修月告诉给他们知道的事情,并且也是在当日,尹修月为了查找出玄冥之三的线索,不惜以自己的血作为引子,激活了一直隐藏在逐风剑中的血腥气息,令其真正变成了那柄人人谈之色变的绝世凶剑。

    暗含玄冥之三内力的药丸叫做沥血丸,与沥血剑仅一字之差,这并非巧合,而是玄冥诀,本就是从沥血剑中而来。

    也就是说……只要有逐风剑在身,剑晨其实……真的是有玄冥诀的第三卷的。

    安安一直在提出一个疑问,那便是既然安伯天已经变成了毒尸,在理智顿失之下,无论他的功力暴涨到什么程度,在战斗时,是决计不会懂得留手的。

    这也就是说,当剑晨第一次在御花园地底见到安伯天时,他轰向剑晨的第一拳是什么力道,那么接下来,除非他死了,他再度轰出的每一拳,都会是如此的力道。

    这是全力以赴,毫不保留的力道。

    毒尸的可怕之处也就是在这里。

    但凡是人,都会有着疲累虚弱之时,没有人,即便是遥不可及的隐踪高手,也不可能拍着胸脯保证,自己在与人战斗时,会一直保持着最高战力的巅峰状态,每一次出手,都是催尽了全身的力道。

    可毒尸就可以!

    在只余一副人的皮囊,实则早已成为受人控制的行尸走肉后,他们所有的,只是一种本能,一种撕碎一切胆敢挡在自己身前的本能。

    以雄武城多年来对毒尸的研究,虽然中间被五毒教的艾长老戏耍了一把,但关于毒尸的这种特性却也不会研究不出。

    这也是安禄山当初叫安伯天必须展毒尸计划的原因,如此一种不知疲累,只知全力进攻的人型兵器,哪一个对天下野野勃勃之人,会不想要?

    因为雄武城,所以安安对毒尸的特性实在太了解,所以她才会在听了顾墨尘的述说之后,第一时间便想到了这个问题。

    蛇七说剑晨与顾墨尘并非是在救安伯天,而是在合力杀他,关于这一点,安安并不是太相信。

    以她对剑晨的了解,也因为她与剑晨的关系,对于安伯天,剑晨断然不会如此狠心要至他于死地。

    所以,顾墨尘刚才所说的应该是事实,他们之前确实是在救安伯天。

    可蛇七所说也正是安安疑惑所在。

    对于蛇七,安安了解他对安伯天的那份深如父子的感情,所以,她对蛇七也是绝对信任的,所以她之前才会设计让蛇七脱离雄武城,暗中去追查鬼兵域的消息。

    蛇七所说的话,就安安来说,必然就是他所看到的事实。

    两相一对比,安伯天那突然的爆,必然是在中间出了什么差错,以至于剑晨与顾墨尘一口咬定他们是在救安伯天,而蛇七却坚决地说,他们是在杀安伯天。

    两边所说的都是同一副场景,唯一不同的是,一个说救,而一个却又在说杀。

    问题就出在这里,而当安安看到剑晨身上背负的逐风剑时,这个疑惑顿时有了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

    那就是,逐风剑乃是沥血剑,而且是真真正正的,不同于其它那些影剑的沥血剑!

    沥血剑,乃是玄冥诀的起源,正宗的沥血剑上,那血腥气息不正就是玄冥之三?

    那么是不是可以说……当剑晨与顾墨尘两人在拼尽全力压制住安伯天体内那血腥气息的爆时,无意中,激活了逐风剑上的气息?

    玄冥之三只能用玄冥之三来激活,那么,激活安伯天,令其陡然爆,以至于自爆而亡的,难道正是逐风剑?

    安安想到了这点,在经过她的提醒后,剑晨也想到了这点。

    顾墨尘叹了口气,在没有其他解释的情况下,他也想到了这点,当日尹修月激活逐风剑时,他本也在现场,剑晨那柄剑冢传承千年的逐风剑到底是什么,他当然也已经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