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八十九章 疑点
    听到沥血丸三个字,玉虚真人竟然连眼皮也没有抬一下,就连安安的目光望来,也没有半分反应。小说WwW.』⒉

    刚才那个神情肃然,思路清晰的纯阳掌教仿佛在剑晨醒来后,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之前真人曾经对我说过,沥血丸的功效只有一个,那就是储存玄冥之三的内力。”

    安安的目光又从玉虚真人身上移回剑晨处,冷然说道。

    “不错,沥血丸的作用,应该就是这样。”

    剑晨用力点点头,肯定了安安的说法,甚至也撇了一眼旁边他那沉默的外公,心中闪过一抹疑惑,他……竟然也知道沥血丸?

    “我爹吃了沥血丸?”

    安安问道。

    “是的,之前安伯父失手被擒于御花园地底密室中,被逼服下了一粒沥血丸。”

    剑晨回道:“我也是在那处密室中找到了安伯父。”

    既然事情已经无法挽回,那么告诉安安所有的真相,其实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至于安安听完整个经过之后,现自己的父亲竟然是变成毒尸而死,伤心之下若不能接受,那大不了……自己陪她一起死了便了!

    抱着这个念头,剑晨此刻虽然酸软无力,目光却渐渐变得坚定起来,他没有救回安伯天,是他欠安安的,安安想要怎么做,他就陪她怎么做。

    死,可以,杀入皇宫,将所有与安伯天之死有一丝一毫关联的人全部杀尽,也可以。

    就连他那位据说是他舅舅的唐玄宗,也可以杀!

    安安默然,沥血丸据说有着玄冥之三的内力,以她对父亲的了解,对于玄冥诀一直都有着一份势在必得之心,若非考虑到自己,恐怕早已对剑晨用强。

    若是安伯天知道那沥血丸中有着与玄冥诀相关的东西,恐怕不用人逼,他自己也得吃上一粒。

    可是玉虚真人却说过,服下沥血丸之后……有一次施展的机会!

    那么这东西……

    剑晨喘息了两口,待安安思索半晌之后,才又要开口,却又被顾墨尘出言打断:

    “还是我来说吧……”

    顾墨尘叹了口气,剑晨的态度他已经明了,那么倒不用再犹豫什么,眼下见剑晨那副出气多进气少的模样,顾墨尘生怕他一个不小心讲到当时的激动处,一口气接不上来,倒是个麻烦事。

    “安安姑娘,事情是这样,沥血丸……”

    顾墨尘以手托着下巴,理了理思路,终于将当日他与剑晨潜入御花园密室中的所有一切,包括后来地底通道坍塌,北海池中之水倒灌入密室中,他与安伯天一道被剑晨带出皇宫,来到此处荒野之地的事情一并道来。

    “你……你是说,我爹他……他,变成了毒尸!?”

    听到这里,安安的一张俏脸面色大变,变成毒尸,毒尸是什么,在雄武城时她已然有过见识,甚至后来还亲眼见到岭山七狼变成毒尸之后的凶残威势。

    那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东西,曾经让安安感到恐惧又恶心,然而现下,她竟然从顾墨尘的口中,得知自己的父亲竟然也变成了这种东西。

    这让她如何能够接受!

    剑晨一脸不忍地看着她,轻轻道:“沥血丸,其实就是五毒教制作毒尸的根本,安伯父他……”

    “接着说!”

    安安死死咬着银牙,一双手全力握着,就连指甲陷入了肉里竟也未觉,只是那双眼眸中,又慢慢浮现出了水气。

    “后来……”

    顾墨尘叹息着续道:“后来令尊毒性作,我与老六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唯有用同属玄冥诀的内力尽力替他压制……”

    后来所生的一切,包括安伯天临死前所说的话,顾墨尘没有一丝遗漏,原原本本全都告诉了安安。

    “这么说……你们抱着同归于尽的心,一直在努力压制着爹爹变成毒尸?”

    安安目光一精,突然变得冷静下来,她的眉头一皱,向顾墨尘确认问道。

    “是的,可惜最后也功亏一篑,我与老六也受了重伤,一直都在这荒野中调息养伤。”

    顾墨尘摇着头道:“至于刚才那个丐帮弟子,我是确实不认识他,也从没有叫过任何人去与你通风报信。”

    “严格说起来,我连你出现在长安的事情都不知道,不知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说着,他扭过头去,看了一眼姜川临走时重重跺在安伯天坟头的脚印。

    从这一脚上,他能够看出姜川对安伯天的仇恨,可是,却对他的所做所为感到很疑惑。

    既然这么恨安伯天,又费尽尽力将安安带来了这里,可是却又什么也不做,只是踏了这一脚泄了泄私愤之后,便转身离去。

    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想到这里,他的心底不由一阵阵感到虚。

    明面上的针对他并不怕,就算姜川纠集成百上千丐帮弟子前来找他与剑晨寻仇,他也并不畏惧,可是这暗地里,直到现在也还没有浮出水面的,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