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八十八章 因为什么?
    暗自叹息一声,顾墨尘摇了摇头,终于还是身形大展追了上去。

    他是天下第一快刀,想要刀快,轻身功法也必定要快,修为又比安安高出一层,两人同样都是全力疾冲的情况下,即使安安先了他一步,却也仍然快不过他。

    “你让开!”

    即将冲到土包前,顾墨尘终于将安安截住,可还没等他说上一个字,无尽的掌影已经伴随着安安的娇咤铺天盖地一般压了下来。

    极度惊怒之下,安安哪里还管得了挡在前面的人是谁,就算是剑晨……她也照轰不误!

    “别这样……”

    顾墨尘一边躲闪着安安的猛攻,一边很是无力地说道。

    “让开——!”

    东冲右突,安安始终无法冲破顾墨尘的阻拦,顿时俏脸含煞,催谷了全身功力,照着顾墨尘幻化出的无数虚影轰了过去。

    落英掌在此时此刻被安安使得怕是比创出此掌法之人还要威势十足。

    锵——!

    一个在拼命,一个只想阻拦,即使顾墨尘比安安修为要高,一时间仅凭赤手空拳竟也有些手忙脚乱,无奈之下,他最熟悉的战斗方式顿时显露了出来。

    缺月琉光化作一抹残影,看似只出了一刀,当中却又分化出无数刀,每一刀斩破安安一道落英掌力,不知道多少刀下去,顾墨尘的眼前一亮,铺天盖地压向他的无数掌影全数被他的刀光斩到破碎。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安安停了下来,没有再行挥掌,一双凤目却早已冷冽如刀,直刺着顾墨尘,寒声道:

    “不是你们说的,我爹爹就埋在这里吗?我来确认,有什么问题?”

    顾墨尘收刀,叹息道:“安安姑娘,令尊早已入土为安,咱们……还是不要惊扰的好。”

    “入土为安?”

    安安冷笑道:“你们说是就是吗?我爹爹岂是那么容易就会死的?”

    顾墨尘叹道:“我知道你不愿接受这个事实,可事情确实如此,不想让你看到令尊的遗体,也是怕你接受不了。”

    “如不能亲眼所见,你们所谓的事实,我才接受不了!”

    安安咬牙冷声道:“最后问你一次,让,还是不让?”

    “我……”

    顾墨尘好一阵无奈,为什么这些事情要叫他顶上?

    别人的亲生女儿想见父亲最后一面,他确实没有阻拦的理由,更何况安安现下理智已失,若不让她亲眼见到自己父亲的尸体,说什么,她也不会相信的。

    可是……

    安伯天现下的那副模样,怎么能够让安安看见?

    变成毒尸,成为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行尸走肉,这放在任何一个活着的人身上,都比死更难受,任谁见到自己的至亲之人变成这副模样,恐怕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所以剑晨叫顾墨尘来拦住安安,也是在为她着想,不愿她见到自己父亲死时的惨状,从而受到第二次严重的打击。

    但是,以现在安安情绪的不平稳,若不让她亲眼见到安伯天的尸体,她又如何能够真正相信这个事实?

    顾墨尘很苦恼,甚至不敢去看安安的眼神,只得将求助的目光望向……

    他长松了一口气,现下的局面终于不用由他来面对。

    因为在他的目光望向安安身后时,却已见两个人正缓缓地走了过来。

    剑晨,在玉虚真人的搀扶下,一步一步地慢慢走近安安身后。

    或许是因为刚才那口血的缘故,他那张原来已经有些红润了的脸庞竟又变得苍白无比,甚至连嘴唇都透露着一抹乌黑。

    对此玉虚真人表现得很不满,他极不情愿地搀扶着剑晨,但又不想拂了剑晨的意思,只得一边缓缓地向他体内输送着来自纯阳剑宫的纯粹内力,帮助他有力气一步一步地走过来。

    周遭的一切对于剑晨来说却都已经无所谓,就连他为何会突然功力全失,如此一个对于习武之人来说极度绝望的事情,现下也没有心情多想哪怕片刻。

    他的眼睛里只有安安。

    只有安安那单薄的,剧烈颤抖着的背影。

    他不止一次见过安安的背影,无论是步云亭前一力挡在他身前的感动,还是万药谷中转身决然而去的无奈,都不及眼下那心伤若死的悲哀。

    “安安……”

    走得稍微近了些,在顾墨尘期待的目光注视下,剑晨终于无力地沙哑叫着眼前惹人怜惜的背影。

    “安伯父他……确实去了,遗体也是我……亲手掩埋。”

    带着不忍,带着自责,也带着愧疚,剑晨痛苦地闭上眼,向安安再一次说出了这个残酷的事实。

    “剑晨。”

    安安望了一眼就在顾墨尘身后,那堆高高耸起的,顶上还有一个脚印的土堆,转过身来,冷冽的目光盯着剑晨的眼睛,面无表情道:

    “你已经对我说过两次我爹死了,那他……是怎么死的?”

    剑晨的心下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