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九十五章 施展一次
    问傲天猛向前一步,整个人硬生生挡在尹修月~щww~~lā

    一股剑气冲天而起!

    他的右手已废,就连惊虹剑也在与白震天相斗时被化去,可此时此刻,他的整个人已然化作了一柄锋锐无匹的利剑,锋锐的剑气倾刻间将郭传宗笼罩在内。

    “哼!”

    怒意勃发的郭传宗夷然不惧,举掌便打。

    “住手!”

    安安却在此时一声高叫,阻止了两人的剑弩拔张,颤抖着道:“她说得不错……”

    “安大姐!”

    郭传宗愕然回头,叫道:“你怎么也听信这娘们的胡言乱语?”

    “她不是……胡言。”

    安安轻轻摇着头,面容变得惨然。

    “你很奇怪啊,我说剑晨没有失忆,你好像不高兴?”

    尹修月越过问傲天,冷笑着看着郭传宗嘲弄道。

    “你闭嘴!”

    郭传宗的脸涨得通红,若不是有安安在,他哪管什么尹修月尹修日,先打了再说。

    “安安姑娘,你也同意她的说法?”

    雷虎尚还冷静,皱眉问道:“你的意思也是……六弟他在装失忆不成?”

    “是……”

    两行清泪自安安面上滑落,她幽幽道:“失去了记忆的傻子连武功都已忘记,这一点,她是试过的……”

    瞟了一眼尹修月,继道:“记不得武功,自然也记不得轻功,那么,傻子他又是怎么避过咱们这些人的耳目,偷偷走掉的呢?”

    “不错!”

    尹修月冷冷地指向玉虚真人,道:“有他在,就算是青首鬼王跑来想掳走剑晨,也不可能全无察觉才对,所以唯一的解释……”

    “剑晨,他是在装!为的就是趁咱们离剑冢越来越近,精神松懈时,好偷偷地溜走!”

    “你……你胡说……”

    郭传宗哽着脖子,已然气弱,道:“就算是这样,可六哥他又有什么理由要装失忆来骗咱们?”

    “因为我……”

    安安垂下脑袋,眼泪大颗大颗滴落在草地上,啜泣道:“他不想连累我,也不想连累你们,所以选择一个人偷偷走掉,我说的对吧……”

    “……玉虚真人?”

    泪眼婆娑的双眼直射向沉默不语的玉虚真人!

    什么?

    众人纷纷随之望去,神情诧异不已。

    “哼!”

    尹修月冷哼道:“说剑晨失忆的人是他,因为他在你们心目中的份量,所以由他来说,你们才会相信剑晨真的已经失忆。”

    “还有刚才,剑晨的走瞒得过咱们所有人,可绝对瞒不过同为宗师境界的他,所以,他们两人早就已经通过气才是!”

    面对众人的诧异,玉虚真人宛若入定一般,只是那么静静地站着,不发一言。

    “真的是……这样吗,真人?”

    郭传宗不敢相信,语调艰难地冲玉虚真人问道。

    “当然是这样!”

    尹修月那张清冷的面容愤怒不已,厉声道:“为了你们的安全,他假装失忆偷偷地走了,那么,谁又来保证我弟弟的安全?”

    “他明明知道,当今世上只有他才有可能破解玄冥之三的秘密,可是他还是走了,走得那么坚决,可又曾想过修空,没有玄冥之三,他又该怎么办?”

    “还有他,他怎么办?”

    由于愤怒,尹修月的娇躯颤抖不已,手指过处,正是陷入压制昏迷中的郭怒。

    此言一出,郭传宗突然沉默无言。

    是啊,剑晨走了,他的爷爷怎么办?

    去葬剑池中的熔炉中呆着吗?

    和尹修空一样,凝炼出一副处于未知之数的心智来代替?

    以郭怒醒时的模样,他大概都能猜到,若真让爷爷练成以身炼剑之法,他的心智该是偏移到何种残暴的地步。

    “关于这一点,你们倒不用担心。”

    一直沉默的玉虚真人却在此时开口。

    拂尘一甩,他淡淡道:“郭帮主与尹小施主的症结,贫道能解。”

    什么?

    众人再一次大惊之下面面相觑,就连尹修月,也突然娇躯猛震。

    “你说什么?你能解?”

    尹修月色变道:“不可能!”

    “天下间,除了我的以身为炉法门之外,这两人的情况根本无解,除非……”

    “除非……”

    玉虚真人苦涩笑道:“除非,我会完整版的以身为炉之法,也就是……玄冥之三!”

    此言一出,无人再能保持平静,看着玉虚真人,就像是在看着一个怪物。

    “你会玄冥之三?”

    尹修月面色变幻,似喜还疑道:“不可能,据水月府多年来的研究,若没有前两卷玄冥诀之助,这第三卷就连在哪里,功法是什么都不知道,你怎么可能会懂玄冥之三?”

    “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