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八十八章 真相
    静夜无言。

    唯有一小堆还未熄灭的篝火偶尔噼啪一下,炸起几点火星。

    火星飘荡着,让剑晨的瞳孔里映上了一点光彩。

    他抱着双膝,默默地蹲坐在火堆旁,双目出神地望着那即将熄灭的火堆,没有一点想要再往里加些柴火的意思。

    在他的周围,安安一干人等或坐或卧,连日来的奔波劳累使人早早便进入了梦乡,雷虎与管平甚至还打起了雷霆大呼。

    数日前,剑晨突然醒来又失忆的情况着实弄得众人措手不及,可是正如尹修月所说,在不确定的危险因素压迫下,辰州城实在不是个可以久留之地。

    是以众人在从痛惜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后,仍然决定按照之前的计划,先去剑冢一遭。

    去剑冢,就算没有剑晨的协助破解出逐风剑上的玄冥之三,但到底在剑冢的葬剑池里,有着一尊能够逼使以身炼剑功法成长,以及心智融合的巨大熔炉。

    尹修空现下正在那熔炉内修炼,目前是什么情况,这是身为亲生姐姐的尹修月最为关心的事情。

    而郭怒,也可以通过那尊连接地底青火的熔炉缓解一番目前身体的情况,这也是郭传宗的期望。

    于是,这一走,便已是大半月,日夜兼程下,眼看离齐云山脉的最外围已然不远,众人的疲累却也在这时达到了顶峰,这才决定在踏入齐云山范围时,好好的休整一夜。

    噼啪!

    又是一声轻响,没有了支撑的火堆终于随着这一声响垮塌了下去,走到生命尽头的焦炭贡献了最后一分力量,砸起最后,也是最多的一蓬火星。

    剑晨的眼里绚烂无比,漆黑的眸子在这一刻仿佛也爆发出了灿烂的精光!

    可惜,绚烂之后,便是永寂。

    荒郊野地里,四下因为篝火的熄灭,再度黑暗无迹。

    轻轻地,剑晨缓缓站了起来。

    没有了火光,月色也被厚重的乌云所掩盖,荒野四下,只有他那双越来越显得明亮的眸子在闪烁着唯一的光源。

    低头看了一眼,安安倒在他脚边不远处正在酣睡,连日来的疲累就连雷虎这些壮汉也抵受不住,就更别提身体娇弱的女子。

    提气,轻身,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剑晨竟就这么轻飘飘宛若一片羽毛一般临空飞跃了起来。

    双掌轻轻往身后一拍,一抹劲风自半空中掠过,推动着他的身体往更远处的地方飘去。

    这几下一气呵成使了出来,夜空中剑晨的身躯显得飘逸绝伦,宗师的风采在他身上展露无疑。

    可是……他不是失忆到连武功也忘却了吗?

    若正处于熟睡中的尹修月见到这一幕,心下不知该作何反应?

    临空一跃,宗师境界的修为惊世骇俗,这一跃,足足已过十数丈之距方才有了回落的趋势。

    脚尖又一轻点,将将飘落于地的身躯再度冲宵而起,这一次离得较远,他的力道明显猛了些,身躯宛如夜空中的一道冷电,猛得飞窜出老远。

    眨眼之间,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剑晨已然飘离出两里之外。

    砰!

    飘忽的一拳从天而降,狠狠砸在一块巨大的山石上。

    有着刻意的控制,这一拳下山石立碎,声音却极沉闷,并未传出剑晨身周方圆十丈之内。

    哗啦啦!

    没有爆碎,有的只是散落,巨大坚硬的山石被他以内力轰入其内,破碎成无数细碎的小石块,哗啦哗啦将他脚下淹没。

    没有停顿,剑晨豁然转身,精光大盛的目光又盯向旁边那块更加巨大的山石。

    轰!

    轰!

    轰!

    连续出拳,连续不断地轰击,无数山石在他脚下流落成河,仍不停歇。

    即使他的双拳上,已然血迹斑斑。

    “唉……”

    夜空下,一声叹息凭空出现。

    同时凭空出现的,还有一尾灰白的拂尘。

    刷!

    剑晨那血迹斑斑的拳被拂尘拉扯着,硬生生停在又一块山石前面。

    转身。

    迷蒙泪眼中映出一道略显虚幻的影子。

    玉虚真人不知何时已来到他身后。

    “你这又是……何苦?”

    缓缓将拂尘收回,玉虚真人满脸悲悯无奈。

    “我还能……做什么?”

    面上的泪早已缺堤,看着玉虚真人,剑晨全身的力气突然之间竟似全部消失,身躯一软,直接跌坐在遍地碎石之上。

    精光不再,他的眼眸变得黯淡无比。

    “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不是么?”

    玉虚真人缓缓摇着头,忍不住,又是一声叹息,道:“当日你叫我陪你演了那场戏,早就该有这种觉悟了吧?”

    演戏,是的,剑晨他……就是在演戏!

    在辰州时,他其实早已经醒来,趁着安安出去向雷虎询问情况时,他求了玉虚真人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