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八十五章 心底阴霾
    丐帮并没有收到消息。

    在这么说的时候,郭传宗的神情显得极为低沉。

    尹修月有一句话说得很对……丐帮势力遍及天下。

    这天下,自然是包括衡阳城的,所以,那死了十来万的衡阳百姓中,其实也包括他丐帮的兄弟。

    丐帮衡阳分舵,也在那一日之后,全殁!

    郭传宗曾经不止一次地去想,若当日他没有与剑晨去往衡阳,是不是这一切就可以避免?

    断剑联盟的人不会白白枉死,衡阳城中上十万的百姓也不会无辜送命。

    而更重要的是……他的六哥,也不会陷入那样的一场血腥杀戮中无法自拔,至今……仍没有醒来。

    这一切,

    都是因为他想去衡阳找寻爷爷郭怒,所以才引发的么?

    虽然内心中仍有一个声音在疯狂呐喊,提醒着郭传宗,其实……就算他们没有出现在衡阳,白震天也仍然可以用假的消息去骗断剑联盟的人,将他们送到衡阳去给郭怒杀。

    这本来才是白震天真正的本意才对,应该说,剑晨等人适逢其会的突然出现,才是极有可能阻止了他阴谋的原因。

    可即使这才可能是事实的真相,然而郭传宗却无法……无法摆脱心底里的那抹内疚与自责。

    感受到郭传宗突然低落的情绪,安安与尹修月停止了争吵,互相瞪了一眼,突然之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去剑冢!”

    而在这时,问傲天却生冷着开了口。

    “小子,你别在这捣乱行不行?”

    雷虎少见地翻了个白眼,对于问傲天的不懂事表示了极大的不满。

    哪知问傲天不但浑若未觉,反而眉头更加深皱着道:“凌尉!”

    此言一出,无论是安安还是郭传宗,抑或神情不满的雷虎,俱都面色一沉。

    是的,凌尉!

    问傲天说话向来精简不明,可他这时说出的这两个字,顿时令人明白了他想表达的意思。

    当日在洛家时,顾墨尘探查到安禄山大军滚滚而来时,只是回到前院中向众人说明了一下,随即便急匆匆地走了。

    可是谁也没有发现,当顾墨尘走后,众人忙于收拾残局之时,凌尉,竟然也不声不响地走了。

    没有向任何人说明,就连平时与他关系最好的管平,他也没有交代一声,就那么不声不响地,趁所有人不注意,走了。

    凌尉的这一走,顿时令所有人的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

    确切地说起来,他的来历之神秘,犹在顾墨尘与问傲天之上,好歹这两人现在已经被人知道,与水月府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而凌尉呢?

    他……使用着青城派的剑法,而自己也自称乃是青城派之人,可这,都只是他自己的一面之辞而已。

    没有人,在场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于保证,凌尉所说的就是真的。

    特别是当日在苗疆时,凌尉突然激活沥血剑,却又沉默以对,绝不肯透露半点关于沥血剑之事后,那份对于凌尉的怀疑便已深种在每个人的心底,就连向来耿直的管平,也无法真正再对凌尉敞开心扉。

    即使几人已结拜了兄弟,

    即使凌尉曾经对剑晨说过,在合适的时间,他会向剑晨说出真相。

    然而终究并没有等到那合适的时间,凌尉便已突然消失。

    他到底去了哪里?既然一声不吭便走,那么显然是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行踪,这又会不会给其他人带来不利?

    这些都是未知之数。

    可是现在,以剑晨等人的情况来看,任何不好的一点未知数,都有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剑晨还未醒来,郭传宗又满身是伤,外加还有一个随时可能暴走的郭怒在的情况下,谨慎,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安安之前不愿被人发现丝毫行踪是为谨慎,而现在问傲天提出因为凌尉的关系速速离开辰州去往剑冢,却也是出于谨慎。

    天知道下次再见凌尉时,会是怎样的一番光景,在此之前,唤醒剑晨与救治郭怒便成了刻不容缓要做的事情。

    “咦,你们在做什么?”

    正当众人皱眉沉思时,清脆的嗓音自破庙外响起。

    妹妮提着大大的篮子从外而入。

    自郭传宗醒来之后,她整个人都轻松不少,仗着自己乃是生面孔,又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无知少女模样,便自告奋勇担当起了吃食采买的任务。

    安安深吸了口气,摇头道:“先吃饭吧,待光头回来,咱们就出发。”

    出发,去哪里?

    尹修月神色一松,事情总算按照她想要的方向在进行。

    “我们要走了吗?”

    妹妮不明所以,挎着篮子走进庙里,疑惑着看向郭传宗。

    突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噢了一声,探手入怀,摸出一包被油皮纸细细包裹着的物什,叫道:

    “刚才有人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