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五十八章 杀!
    杀——!

    血芒拉成了一道长长的线,在夜空里划下沉重的一抹щww..lā

    围绕着这道伤痕周边,不断有大蓬大蓬的血花在爆起。

    雷虎闭上了眼不忍再看。

    安安的泪没有止歇,一直在不停地流淌着,可她却死死咬着嘴唇,咬得鲜血横流,泪眼朦胧的凤目却一直紧紧随着那道她心爱之人化作的血芒在移动。

    “这样……真的好么?”

    尹修月是清冷的,可是现在的她,娇躯也在不停颤抖着,眼前的一幕实在已经超出了她能够承受的极限。

    更何况……

    她微微侧着头,看了一眼已然呆住的郭怒,眼底划过一抹忧色。

    已经有数十人倒在了逐风剑下,鲜血正从尸体上汨汨流出,染红了地面,也染红了郭怒慢慢起了变化的眼眸。

    “不知道,我……不知道!”

    安安用力甩着头,冰凉的泪珠晶莹飞舞着,她的心已然痛到无法呼吸,为剑晨,也为那些无辜丧命的剑门弟子。

    不要……不要再站起来了!

    即使抱着用这些人的命来让剑晨认清现实的想法,可是真的当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就在安安眼前消逝时,她发现自己远没有想像中的那般坚强。

    还有傻子,那个傻子……

    她紧紧盯着那血芒飞舞的身影,万万想不到剑晨心中的那份魔怔比她的预想还要来得深重!

    数十人的血汇聚成条条小河,在洛家前院里肆意流淌着,剑晨的身形就溅踏在这条条小河里,没有任何迟疑,没有任何犹豫,只是机械而又重复地收割着人命!

    “我……我投降!”

    终于,剑门弟子中有人崩溃,面色苍白着,一边干呕,一边心胆俱寒地弱弱叫着。

    无论是谁,面对如此血腥残忍的一幕,心底的脆弱终会暴露无疑。

    投降即是求饶!

    这是剑晨先前说过的,只要有人求饶,那便不杀。

    崩溃中的弟子想起了剑晨刚才那冷冽的话语,只想尽快逃离这血腥炼狱一般场景的他急忙高高举起了手。

    那道索命的血芒就在附近,他可不想晚叫了片刻被血芒误中。

    刷——!

    于是,高高举起的手臂突然一凉,又一轻。

    那弟子的眼睛瞬间瞪大,不敢置信地,缓缓将手臂缩了回来。

    没有!

    缩回来的只是一小截上臂,至手肘以下,他的小臂,他的手掌,竟然全部消失,留下的,只有一道平滑如镜的血色断面。

    直到此时,一汪一汪的血液才慢慢至那断面中渗出,剧烈的痛感也在此时冲进了他的脑海。

    “啊——!”

    剧烈的疼痛与极致的恐惧令他禁不住抱着断臂疯狂惨嚎。

    “你,你说过,你说过的!”

    他的头死死抵在地上,因痛苦而扭曲的面庞充满悔恨与悲愤,右手没了,对于一个练剑之人来说……还不如杀了他!

    噗——!

    血红色的长剑从地面划过,惨嚎声嘎然而止。

    抵在地上的脑袋只剩下一半,天灵盖在长剑划过时直接飞向了远处,红白之物自那开了瓢的头颅上滚了出来,污糟糟流了一地。

    “呕——!”

    尹修月突然捂着嘴巴弯下了身子,对于一个女子来说,无论她的心性坚强到什么地步,眼前的一幕都实在太过震憾。

    安安没有像尹修月一样反应,不是因为她的心性比尹修月要坚强,而是,她的全副心神都在剑晨身上。

    那人的死令她娇躯狂颤,虽然在他之前死的人也有不少,可是,他却是第一个开口求饶的人。

    剑晨说过,求饶便不杀,可是,当真的有人求饶时,他却还是杀了!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此时此刻的剑晨,理智已然不再!

    当心中一直以来的坚持被摧毁,当他一次一次挥舞着散发血腥暴虐的逐风剑时,他的心,正在深深沉入无尽血腥炼狱!

    “不要,不要再杀了!”

    安安突然感到一阵后悔,之前没有阻止剑晨,是她想用人命来令剑晨打破心中的魔怔,可是现在看来,这些人命非但没有令他丢弃那不切实际的幻想,反而更让他沉迷其中。

    安安忽略了一点,这里是洛家,是曾经倒下了一百七十三口剑晨至亲之人的洛家!

    这里,是剑晨曾经的家,也正是在这里,他心中的魔怔才会无限放大。

    此时此刻,他杀的哪里是断剑联盟的弟子,杀的,分明就是当年血洗了洛家的生死大敌!

    嚓嚓嚓——!

    与安安的悲呼相响应,逐风剑划过夜空,再度斩落三颗面色惊惧的人头。

    热血燃烧的人仍在不断站起,可越来越多的,却是惊惶无措,欲想逃离这片血腥炼狱的人。

    特别是在发现有人开口求饶之后仍然被杀,心底里最后一丝防线终于完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