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零九章 阻!
    忍,并不代表着怕。

    之前忍下一口气好言以对,那是因为顾虑到郭传宗等重伤行动不便之人,这才不欲与这些官兵多起争执。

    可对方并不愿理会,正好又强行冒头,这就又不一样了。

    俗话说得好,擒贼先擒王。

    这金盔将领一看就是这些官兵的领头之人,若能将他拿下,那是不是

    雷虎并起虎爪准备去夺马鞭的时候,剑晨也目光一凝,作好了接应的准备。

    这将领有的是行军打仗的力气,论武功来说不知比雷虎低多少,他敢出鞭,那就别怪咱们手中多了个人质!

    剑晨这么想着,目光一扫,将其余官兵的动作看在眼里,只待雷虎夺鞭拉人,他便骤然发难挡下其他人。

    雷虎也与剑晨一般想法,他狞笑着,轻蔑不已地虎爪一扣。

    啪!

    鞭响。

    雷虎的狞笑也在这一响后,突然一僵。

    虎爪扣则扣矣,可那马鞭,却在将将要落入他掌中的时候,软软地垂了下去,以毫厘之差滑出他虎爪的控制。

    一只粗大的手,自将领身前那面巨大的鬼头盾牌之后突然伸出,那声鞭响正是来自于此处,而金盔将领的马鞭,也被这手牢牢抓在手里。

    “你!”

    金盔将领不知自己已从鬼门关走了一遭,攻击受阻,他勃然大怒,气极喝道:“找死么你!”

    “王将军,末将劝你守好本职即可,节外之事,不要做也罢。”

    盾牌后,那只大手的主人不卑不亢地回应着,浑不在意他的暴怒。

    这声音低沉、沙哑,听得剑晨禁不住一愣,好熟悉?

    可以肯定,这人的声音定是有着极力的压抑,刻意改变了的声线令剑晨感到熟悉,却又听不出这人是谁。

    金盔将领面上的暴怒竟然被这人的一句话消弥于无形,愣怔了一下,竟然马鞭也不要了,直接松了手,勒转马头,往后退了两步,大喝道:

    “所有人听令,将这里给本将围好了,露出一丝缺口,定斩不饶!”

    “是!”

    众卒应令,除了屋顶上那黑压压一大片弓箭手拉弓不变之外,地上的兵卒轰然四散,将那包围圈扩大了不止一倍,生生将目力所及的洛家范围全部围困在内,一步一岗,当真水泄不通。

    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这令雷虎暴跳如跳,他怒指着那鬼头盾牌,喝道:“呔!乌龟壳后面的龟孙,有种出来与爷爷打一场!”

    他刚才的喝骂令那王将军恼怒不已,此番故计重施,心中未尝不是打着同样的主意。

    可惜盾牌后那人却淡定至极,根本不为雷虎的辱骂所动,甚至连伸出的手也重新缩回了盾牌后,一副巍峨不动的模样。

    “哼!”

    雷虎重哼一声,他可不是只会耍嘴皮子功夫,当下单脚重重往地上一跺,直如人形战车,猛然冲撞上去。

    “喝!”

    岂料他这一动,四面八方突然齐齐一声怒吼,间中更有弓弦破空,密密如蝗的箭雨当头杀至。

    这还没完,侍立在巨盾左右的兵卒也在同一时间挺枪前刺,那动作整齐划一,一看就是训练有素。

    乒乒乒乒!

    箭雨再加枪林,骤然与雷虎暴冲的身形撞在一处,虽然不能破他周身虎气,反被撞了个七零八落,但好歹却也让雷虎的身形微有顿滞。

    便在这时,那巨大的鬼头盾牌瞅准时机,猛然一头撞了上来,趁他势头被遏制的瞬间,鬼头上幽光大闪,重重撞在雷虎肩头。

    当!

    这一下力道竟然极强,便是以雷虎的魁梧,也在气势一顿的刹那,被反撞得上身后仰。

    只是他到底也是立派境界,上身后仰,脚下却一步未退,反观那盾牌,却被反震力道震得后飞倒退。

    “哈哈哈!”

    雷虎狂笑,狰狞道:“想撞飞你虎爷,龟孙你还嫩了点!”

    正要重拾气势,虎目中陡然闪过诧异。

    却见那巨大鬼头盾牌飞则飞矣,暴退时,鬼头上的幽光竟不弱反强,突的一声闷响,竟自盾牌上弹射疾冲,划起一抹幽色残影,在雷虎未及调整时

    轰!

    这鬼头来的诡异,也来得极快,雷虎的笑声还回荡在空中,陡觉胸口一闷,直如被万斤巨锤砸中一般。

    噔噔噔!

    接连两次势大力沉的狂撞,终于令雷虎下盘不稳,抵受不住胸口处那巨大的力道,魁梧的身躯一连退了三步。

    咔咔咔!

    鬼头与盾牌之间竟有铁链相连,撞中雷虎后铁链回缩,又拉得鬼头缩回盾上,重新合二为一时,却见那巨大的盾牌不多不少,也正退了三步。

    若不计围攻的兵卒,两方竟勉强打了个平手!

    嘭!

    雷虎气得青筋暴跳,才将稳住身形就要再度抢上,眼前却突然一花,亮起刺目银光。

    噗噗噗噗噗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