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零三章 第十转
    潇湘剑雨!

    剑晨挥起衣袖,一阵劲风凭空刮起,将匾额上那一层又一层的蛛网吹得七零八落,四个剑意纵横的大字,顿时清晰了不少。

    可是潇湘剑雨这四个字,又岂是一阵风,就能再现世上的?

    他心下叹息着,目光下移,匾额下方,同样被灰尘与蛛网尘封的两椅一案落入眼中。

    心头涌上无尽悲哀。

    靳冲曾经说过,十三年前洛家出事时,他正好在此做客,并且还与爹爹洛家家主洛寒一见如故。

    两人秉烛趁酒,一直相谈甚欢至深夜,直到

    几案上,早已变质发黑,看不出原本菜色的两三盘下酒菜,还有两个酒杯、两双筷子、一个酒壶、仍然静静地摆置在案上。

    恍忽间,剑晨的眼前竟浮现出两个英武不凡的侠士,正高声谈笑着,一杯接一杯豪爽饮酒的画面。

    这令他的眼眶瞬间湿润。

    两个侠士,一个是靳冲,而另一个,却是当初在霸剑山庄玉寒石下曾有过一面之缘的中年人。

    “爹”

    他低压而沙哑地嘶喊,眼前的景象令他涌上无限的亲切感,随即却又心如刀绞。

    若洛家安好至今,说不定他每日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到这前厅里,恭敬地向严厉威严的爹爹,问声好罢?

    一场惨事,改变了他的一生!

    一只小手轻轻自背后而来,拍了拍他的肩头。

    “我没事。”

    剑晨深呼了口气,不用回头也知道,能这么温柔安慰他的,只有安安。

    转回头,对上安安担忧的眼神,他勉强笑笑,道:“有朝一日,咱们复兴洛家吧,好不好?”

    安安怔了怔,俏脸上浮起羞红,咬着嘴唇,好半晌方才重重点着头。

    拉起她的手,剑晨已经收拾好心情,慢慢地自厅中退了出来。

    这么会功夫,顾墨尘已经在前院里不多的几间房屋里转悠了个遍,寻了间宽阔些的,粗略打扫了下灰尘,便将问傲天架了进去。

    雷虎跑了两趟,也将郭怒与郭传宗爷孙俩也抱了进去,再出来准备寻些可用之物时,正好碰上剑晨与安安自前厅出来。

    “大哥,之前拜托你办的事,都办好了?”

    看着雷虎,剑晨问道。

    “嗯,子超带着他们回霸剑山庄了。”

    雷虎点了点头,回道。

    随即,他便将当日自霸剑山庄一别后的事情简略向剑晨叙述了下,直到后来被顾墨尘找上,一同前来衡阳。

    提起顾墨尘,三人的眉头不约而同都是一皱,刚才他与问傲天两人的一番对话,他们可是全听在耳中。

    问傲天果然是他亲生兄弟,可是这两兄弟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至于问傲天看向顾墨尘的目光,直如杀父仇人一般。

    还有,这两人竟然与白震天曾经份属同门,那么他们的门派,又是什么来头?

    看今日问傲天的表现,分明是对白震天的目的有所了解,即便是随后与雷虎一同赶到,并不了解事情前因后果的顾墨尘,只是发现正在逞威的人是白震天后,似乎也明白了他的目的。

    白震天是想吸纳郭怒炼化的血气的,关于这一点,刚才白震天已经表露得很清楚,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甚至不惜大造杀孽?

    死在这里的,可是一千人啊!

    白震天以及白焰剑派要怎么向天下剑门中人交代这暂且不管,剑晨等人好奇的是,顾墨尘与问傲天,到底对此知道多少?

    沉默对视了一会,三人不约而同,往整理出的屋内走去。

    却在门口就碰上顾墨尘。

    看他的样子,自然知道剑晨他们想进去干什么,耸了耸肩,他轻声道:

    “傲天睡着了,你们想问什么,问我吧。”

    又无奈地笑笑,“就算他没睡,你们想从他那里弄清楚原委,恐怕这里的尸体都得发臭了。”

    “你和洒家一起来的,你知道?”

    雷虎把眼一瞪,没好气道。

    “至少比你知道的多!”

    对上雷虎,顾墨尘也是一脸没好气,两人之间的态度就像是以前郭传宗与凌尉那样,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回瞪了一眼雷虎,顾墨尘自顾自往院里走去,扶起院中散落的石凳,随意地用衣衫拂了拂便坐了下来,神态竟然有些悠闲,在静等着剑晨发问。

    “白震天真是你们的师兄?”

    他的淡然倒教剑晨愣了愣,沉思半晌,方才开口问道。

    “是,不过是曾经的。”

    顾墨尘翘起二郎腿,肯定地点了点头。

    “那你们的师门是”

    剑晨疑惑道。

    这三个人,一个使刀,两个使剑,使剑的两人武功路子却又截然不同,这不禁令剑晨生出了一抹好奇。

    能教出如此三个风格迥异的徒弟,想来顾墨尘的师门来头定然不小。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