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百九十二章 水月无间
    若剑晨在这里,他便能发现,问傲天歪向的方向,竟然正是他当日所困于的密室。

    也正是在这密室里,当时尚且年幼的他,亲眼目睹了自己的娘亲横死在面前,也因此而留下了绵延十三年的噩梦。

    而现如今,问傲天踉跄身形倚靠之处,恰好便是当年幼时剑晨往外张望的那处隐蔽孔洞。

    “水月府的触手伸得可不短啊。”

    白震天大踏步前行,所去之处,正是问傲天所在,或者说,是问傲天身后那看似寻常的石墙。

    问傲天又喷出了两口血,无一例外的,两大口血中俱有着淡金之色,也正是这抹淡金,令他喷出的血液才出口,便化作了漫天血雾。

    尽力。

    问傲天所说的尽力与旁人不同,他的尽力,便是死战!

    被殛焰七转轰得剑形涣散的惊虹剑横封于胸前,除了那三道恐怖疤痕依旧狰狞之外,问傲天的面色却显得很平静。

    “师兄。”

    他突然叫着,四下无人,这一声师兄,叫得却是白震天。

    大踏步的身形骤停,就连白震天全身上下透露出的疯狂也被这师兄二字阻隔了片刻。

    “果然是你。”

    问傲天敏锐地捕捉到白震天的反应,却在这时,面上三道狰狞疤痕扭曲蜿蜒,乳白色的巨大匹练一闪,直指白震天胸前。

    “哼!”

    愣神也只是这一瞬,白震天不慌不忙,冷冷地哼了一声,他的手里并没有剑,然而只是手腕动了动,七朵金焰突然再现,围聚在他胸前,排列成一朵更加巨大,由金焰组成的花朵。

    呲!

    金色花朵旋转着,匹练已至,一声轻响,白烟大起。

    问傲天的神情终于有了变化。

    他的人在猛然前冲,乳白色的惊虹匹练也在不停突入,可他的手上,却感觉越来越轻。

    两人的距离不断拉近,惊虹匹练却在不断变短,白烟升腾间,竟像是被那金色火焰花朵吞噬一般。

    “师弟是吗?”

    白震天狞笑一声,冷冷地看着越冲越近的问傲天,傲然道:“你的命,师兄拿走了!”

    “嘿!”

    猛然一声大喝,吐气开声时,白震天陡然将双掌前推,金色花朵由防转攻,顿向问傲天身前压去。

    灼热的高温只一瞬间便舔上了问傲天的眉头,金光大盛间,他那面上的三道恐怖疤痕竟像是活了过来,泛着殷红扭曲作一团。

    七朵金焰呼啸而过,竟无片刻迟滞,金光之后,问傲天的身形已然消失在当场,竟像是被这极致的高温在一瞬间焚噬殆尽!

    砰!

    金焰不停,直接撞向被问傲天护在身后的石墙,碎石崩塌,金光漫天,一时间黑夜变成白昼,闪耀得人眼花缭乱。

    一击之功凶悍如斯,而白震天的神色却不见缓和,金焰与石墙的碰撞他连看也没看,眉头一拧,突然侧身看向旁处。

    “水月无间?”

    对着空无一人的方向,他冷笑着开口,眼底深处突然划过一抹愤怒,“老家伙竟然连这也教给了你,真是我的好师弟!”

    无人之处慢慢现出一点白来,进而又再放大,眨眼功夫,白震天目光所指处,一袭白衣的问傲天突然现出身形。

    只是他的白衣上,不仅有着焚烧所留下的黑痕,还有暗红的血痕。

    手中紧紧握着剑,可这剑,竟然只剩一个剑柄。

    惊虹剑竟在金焰的吞噬下,生生被烧熔殆尽!

    问傲天低头,看了看握剑的右手。

    极致的高温之下,剑柄虽然还未熔化,但也与一块烧红的铬铁无异,右手上,一股皮焦肉烂的糊味钻入鼻腔里。

    他的手并不是在紧紧地握着剑柄,而是剑柄死死地紧粘在手上,烧熔着他的皮肉,甚至在看不见的掌心里,剑柄已经与他的手骨有了亲密接触。

    右手废了。

    问傲天的眼底划过一丝悲哀,为的却不是他的右手,而是剑,惊虹剑。

    肢体的残缺竟然不如一柄剑在他心中的地位重要,这是常人难以想像的事情,然而,白震天却竟然很明白他的悲哀所为何来。

    冷笑一声,道:“很可惜么?没关系,马上你就会去陪你的剑!”

    噗噗噗噗噗噗噗!

    问傲天的身周突然凭空出现七朵金焰,七朵之后又是七朵,再来七朵,密密麻麻的,将他的身躯重重包裹在内,封锁了问傲天所有可以闪避的空间。

    “水月无间是吗?”

    白震天的右手平伸,掌心似爪,遥遥对着问傲天便是一握。

    “我倒要看看,老家伙一直不肯传给我的功夫,到底有何神奇之处!”

    砰!

    二十一朵金焰以问傲天为中心,猛然撞击在一起,轰然巨响声震耳欲聋,先前的白昼才将黯淡下去,这里,突又闪亮到极致!

    “哼!”

    不待金光消散,白震天森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