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百七十二章 等着我
    “修空……”

    剑晨强忍着,勉强不让那滴热泪夺眶而出,黯然道:“都是师兄害了你。”

    “害?”

    尹修空眉头一挑,大摇其头,道:“不不不,你没有害我,反而……令我找回了我尹家失传千年的力量。”

    “说起来,你不仅没有害我,反而还帮了我!”

    一团一团,越来越浓郁的青火热浪席卷而上,并未见到尹修空如何运功,铜炉之内,地心青火的燃烧烈度突然大盛,从剑晨的视线里,尹修空身周的空气因着这片高温已然有了扭曲的迹象。

    紧接着,不待剑晨再说些什么,尹修空的身形已溶入这片扭曲,只余下一片朦胧的青。

    “修空……”

    剑晨嘴巴张了张,哽咽着,再也说不出话来。

    “你们走吧,这次修炼我会一鼓作气直至大成,以时间来说,大约是半年。”

    “半年之后,师兄,我或会成为你的助力,又或者……会来杀你。”

    “你……作好准备吧!”

    朦胧的青气中,尹修空淡然,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融合在扭曲的空气中,隐隐约约地传入剑晨耳中。

    半年。

    剑晨默然,半年后……你真的要来杀我吗?小师弟……

    扭曲的青气越来越浓,自安安的视线看向,却像是整座铜炉突然燃烧起了旺盛恐怖的青色火山。

    甚至那青色火舌已然一下一下地,****着剑晨的衣衫。

    最后再深深看了一眼那扭曲的青色,剑晨暗叹一声,双目微微一闭,那滴强忍了许久的热泪终究滚落,却在将将自他眼眶中滴下时,便被身上那滚滚而来的火舌****蒸发,最终与那扭曲的青色融合在一起,翻滚着,席卷着,不知会否被尹修空纳入体内。

    单臂发力,剑晨睁开眼,目光全是坚定之色,“小师弟,师兄我……等你!”

    一语毕,他身躯斜上一翻,人如一抹轻烟,再落下时,已轻飘飘立在安安身旁。

    “傻子,你真的就……”

    安安不如担忧地看看铜炉,又看看剑晨,左手隐于衣袖中,在剑晨看不到的角度,她的左手上,一直紧紧握着,握着她那柄精美的匕首。

    “他杀我也是应该的,毕竟……害他变得如此的,是我爷爷!”

    剑晨默默地说着,转过身,拉着安安的胳膊往葬剑池外走去。

    安安怔了怔,神情一阵变幻,终究暗暗一声叹息。

    她……本想趁剑晨不备,跳上铜炉将尹修空刺死于修炼中,可虽然她隐藏极深,到底也被剑晨发现了一丝端倪。

    剑晨拉着她的,正是那只紧握匕首的左手。

    关闭葬剑池的暗门,剑晨仍然心事重重,只是他自不会忘了安安,在踏上那机关重重的暗道时,他伸手一抱,拦腰将安安抱了起来,展开身形便往暗道外窜了出去。

    行动间耳边呼呼生风,却将安安的心思吹得一片空白,俏脸微红地任他抱着,先前那抹杀人的心思早不知被吹到了哪里,只余下满心的绮璇。

    时间对于安安来说,似乎在这一刻停止,却又失落地转瞬即逝,因为……由暗到明的光亮已然出现在他们的前方。

    暗道不长,以剑晨的轻功,安安只是感觉自己将将被抱起来,便又被他放下。

    落下地时,两人已在伍元道人的居室中。

    “咦?”

    剑晨突然发出一声轻咦。

    “咦什么咦?”

    安安正在心头鹿撞,娇羞着,下意识接问道。

    “小郭……不在?”

    剑晨倒没发现安安的神色有异,他目光一扫,眉头已经皱了起来。

    这间居室不大,只是一眼而已,他不仅发现郭传宗不在,更发现这居室中并无其他可疑之处。

    这令剑晨的心陡然提防了起来。

    “有问题!”

    安安也在这时严肃起来,连剑晨都能发觉其中不妥,更别说她来。

    屋内没人,郭传宗不在这里,这不对!

    剑晨将尹修空带进葬剑池时,郭传宗本也想与他一起,可考虑到郭传宗的伤势,剑晨便让他留在外面。

    一方面调理伤势,另一方面,却也是留了一记后手。

    若他们在葬剑池中有什么异变,留郭传宗在外面,若听到异动,也好冲进支援,不至于弄个措手不及,即便内里无事,也能留在外面放哨,以防万一。

    以郭传宗的性格,剑晨在里面,他就绝对不会离开这里。

    可是现在,他,不在!

    “出去看看。”

    两人对视一眼,剑晨对安安略一点头,当先一把捞开门帘,往迎客堂中走去。

    迎客堂,仍然空无一人。

    并且,也是没有半点打斗过的痕迹,郭传宗就这么莫名消失了?

    剑晨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尹修空那边的事情还是未知数,现在郭传宗这边又出了异状?

    突然之间,那阵因尹修空的遭遇而压抑到现在的怒火,再也抑无可抑,脑海中轰得一声,直如火山爆发。

    “安安,你留在这里。”

    他骤然紧握的双拳颤抖不已,勉强压着一口气,对安安吩咐一声,脚下一踏,直往堂外窜去。

    安安愣了一下,他身上气势的变化落入眼底,哪里肯真的留在这里,仗着已然拔高了许多的修为作底,她唯恐剑晨盛怒之下失去理智被人暗算,也忙莲步轻点,身形化作一阵轻风直追而去。

    刷——!

    出得堂门,剑晨化作残影的身形陡然急停。

    练武场中,此时竟静静地立着一个人。

    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这人他认识,并且,一直想找到他!

    问傲天!

    站在练武场上的人,竟然是消失许久的问傲天!

    “是你!?”

    剑晨面上的怒气陡然一僵,突然出现的人是问傲天,这是他想也没想过的事情,一时间,这阵怒气在他胸膛徘徊,出也不是,回也不是,直闷在胸间,令他难受不已。

    问傲天一直沉默着站在练武场中心,他的手杵着逐风剑,脑袋略微有些低垂,直到剑晨那一声惊问,他才缓缓抬起头来。

    这一下,他正面与剑晨对视了一眼,却让剑晨僵在面上的怒气陡然变成了惊诧。

    “你的脸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