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百七十一章 我想帮你
    祖师?

    欧焱烨?

    姓尹?

    短短几个字,带给剑晨的冲击无疑十分巨大,以至于他心神激荡下险些握不住丝线,一头向下栽倒。

    “你说什么?!”

    有着宗师的境界,耳聪目明本是常态,可剑晨却直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以至于下意识地冲口反问道。

    “姓尹啊,你没听错。”

    尹修空半吊在空中,面带笑意地耸了耸肩,极为满意自己带给剑晨的震憾。

    续道:“师兄,是不是从中,你猜到了什么?”

    “你,你……你是,祖师爷的后人?!”

    剑晨浑身震颤,这个消息实在太过震憾,令他登时张口结舌,连话也说不出完整的一句。

    不知为何,他的心头突然弥漫开一阵寒意,从心底,到全身,如坠冰窟。

    “是啊,就是你想的那样。”

    尹修空浑不在意地笑着,说道:“千年剑冢,这是何等威名,我又姓尹,是不是应该感到很光荣?”

    “不过很可惜,尹家,在祖师爷死后,已经失去了这份荣光,千年下来,早已泯泯于众生。”

    他摇着头,说着惋惜的话,神情却坦然无比,半点惋惜的神色也没有。

    “是他告诉你的?”

    剑晨默然半响,好不容易压下心中震惊,沉声问道。

    “是!”

    尹修空点头道:“祖师爷本名尹烨,因铸剑为痴,一生的崇敬只在铸剑大师欧冶子,是以便将自己的道号改了欧姓,又增加了个焱字,呵,铸剑哪能不用火,是吧?”

    “我们尹家,天生对火有着极强的感知,是以当年祖师爷在晚年时,因着尹家的血脉,创出了这么一套威力无穷,外人却又无法练成的功法。”

    “其实……那时的他已经走火入魔了吧,否则,又怎么会想出这种将人炼成一柄剑的功法来?”

    尹修空嘲弄着,不知道是在嘲笑那嗜剑成狂的祖师爷,还是自己身为尹家后人的悲哀。

    “可是,既然尹家才是剑冢之主,为何却又……”

    剑晨疑惑着问道。

    “千年太久,中间发生了何事我不清楚,师父他也未必清楚。”

    尹修空摇摇头,运了一口真气,肉眼可见的,大量青色气浪猛然扑进了他的身体。

    好半晌,他才用回味无穷的神情继续说道:“师父他探寻了七年,终于找到了我,并带回了山上。”

    “师兄,你知道吗?其实我的天赋并不比你差,可是,为何武功却一直不如你?”

    他笑了笑,道:“其实是因为,师父他对我的教导,一直为了以后的事情在打基础。”

    “以身炼剑?”

    剑晨的拳头握了起来,咬牙道:“他从一开始,就打算着有朝一日,让你修炼这个令人神智迷失的功法?”

    “不错,是这样的。”

    尹修空却没有剑晨那般愤怒的情绪,微微点了点头,道:“师父他花费七年时间,只为寻到尹家后人,所为的,自然是这以身炼剑之法。”

    “打从一开始,他就想将我培养成你的一柄剑,一柄,杀人之剑!”

    “我的……剑?”

    剑晨沉默着,这个结果,他已经有所猜测,可是……这对尹修空来说,又是何等的不幸。

    本以为找到了一个好师父,可是,这个所谓的师父,却是想将他炼成一柄剑。

    “你早就知道了?”

    剑晨不敢想像,朝夕相处了五年之久的师弟,那个看起来单纯木讷的师弟,内心中竟然背负着如此秘密。

    “不,我知道得只是比你早一点而已,是在断剑联盟上山的前一晚。”

    尹修空回道:“那夜,师父已经抱定了死志,也是在那夜,我才从他口中,得知了真相,与功法。”

    “那你为什么还要修炼?他骗了你?”

    剑晨冲口而出道:“他在给你功法的时候,没有将以身炼剑的负作用也一并告诉你?”

    “说了。”

    却不想,尹修空给了他一个意料之外的回答。

    他平静道:“不仅说了,还告诉我,当今丐帮之主郭怒,就是因为贪练此法,生生变成了一个疯子。”

    “郭怒?郭怒真的是因为练了此法而疯的?”

    剑晨大惊,不光是他,一直在铜炉下听着两人对话的安安也俏脸大变,猜测终归是猜测,此刻真相被人亲口说了出来,所引发的震憾也并不小。

    “可是,不是说这功法只能是你们尹家的血脉才能修炼吗?那为何郭怒会去修炼?”

    惊过之后,剑晨突然想到这一点,不禁问道。

    尹修空笑笑,道:“师兄,你以为当日我在那种心情下,还有空去管一个从未见过面的人为何要练我尹家的功法吗?”

    剑晨愕然,随即闭上了嘴巴。

    换位思考,若他处在当日尹修空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