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百六十六章 情意绵绵
    不要让她看见!

    这是剑晨昏迷前最后的嘱托。

    不想让安安看到的,是他此刻的惨状,可是,这浸湿了满屋满床的血迹,又如何瞒得住即将醒转过来的安安?

    郭传宗明白剑晨的苦心,却也知道剑晨的这个要求是多么的不切实际,然而,他仍然强忍着体内经脉寸断的剧痛,拼尽全力做着剑晨想要他做的事。

    首先,他自伍元道人的居室中找到了一条牛筋软绳,将昏迷中的尹修空结结实实来了个五花大绑。

    同样的错误,郭传宗不会去犯第二次,无论他想做什么,第一件事,绝对是将最大的潜在威胁除去。

    然后,已经五内俱伤的他,勉强抱起了安安。

    这屋内的血迹已经不是他现下可以快速处理完成,所以,想要令安安没有察觉,他能想到的最好办法,就是带走安安。

    虽然这也只是掩耳盗铃罢了。

    好容易将安安抱到迎客堂旁,不知是剑晨还是尹修空的屋内,他再也没有力气返回伍元道人的居室中,哪怕去看一眼剑晨,便即一头栽倒在地。

    终于,白岳峰上总共有的四个人,全部陷入了黑暗。

    直到……

    一双明亮的凤目,睫毛微微颤抖着,自沉睡中悠悠醒转。

    ————————————————

    一抹温热从口至喉,再到胸膛。

    转瞬间,他的整具略显冰凉的身躯缓缓有了温热,受损严重的穴道也在这温热中,渐渐有了修复的趋势。

    又不知过了多久,他那朦胧的意识慢慢有了一丝清醒。

    于是,他睁开了眼睛。

    入目第一,便见到了一张绝美的娇颜,正微微有些失神的以手托腮望着自己。

    见到他缓睁的双目,绝美容颜上那阵失神以极快的速度褪去。

    “太自私了你!”

    声音很清脆,内里却充满了责备。

    “为什么?”

    虽然有责备,可却让剑晨听得心中划过暖流。

    安安,终于安然无恙的,坐在自己面前,有了这个,就够了!

    “你自己看!”

    安安小手上捏着个小瓶子,晃荡了两下,微微有些响声,气道:“萧前辈给了我十颗九转定魂丹,当时就分了你五颗,你用了不说,还把我的五颗也吃了!”

    “我可没吃到五颗吧?”

    剑晨撇了撇嘴,享受着与安安斗嘴的片刻温馨。

    安安吐着小****,不满道:“你吃了两颗,我为了救你吃了一颗,这得算你头上吧?”

    “还有小郭!小郭体内经脉破得像个抹布,你说,你说我是不是也得给他也吃一颗,这是不是也得算你头上?”

    “五颗,因为你就消耗了四颗,好意思吗你!”

    以前,若论斗嘴,十个花想蓉也不是安安的对手,关于这一点剑晨是知道的,可是原来……安安她可以抵得上……二十个自己。

    剑晨哑口无言,嘴巴张了张,突然大叫一声:

    “啊呀,我又晕了!”

    随即脑袋一歪,果然紧闭双目,一副昏迷未醒的模样。

    他这般无赖,气得安安银牙一咬,想也不想冲口而出骂道:“死鬼!”

    话才出口便觉不妥,这不是以前……娘亲骂爹爹的话吗?

    俏脸突然大红,这还不止,装作昏迷模样的剑晨也突然睁开眼,笑嘻嘻一脸坏笑地看着她。

    他好歹下山已快一年,人情事故知晓了不少,死鬼这两字的含义到底是知道的,安安这一骂,倒令他心情舒爽无比,连日来的疲惫压抑也仿佛由着这两字,被冲刷出了心田。

    “看什么看!”

    安安羞怒无边,指着剑晨气得差点跳起来,却不想,她伸出的小手被剑晨猛然坐起一把抓住。

    紧接着,整个人也被他跳下床拉入了怀中。

    “安安……”

    面上的坏笑已经不在,他深深将头埋进安安如云般的秀发里,轻声道:“不要再做……那种傻事!”

    安安怔怔一愣,俏脸上的红晕不禁没有消退,反而又加深了一层。

    她的双手在空中顿了顿,终于合拢在一起,也将剑晨那略有些单薄的身躯抱住。

    “你做的……难道不是傻事?”

    她呐呐的,仿似呓语,红得好像苹果一般的俏脸靠在剑晨肩头。

    “不是,我做的,是我应该做的事。”

    剑晨微微摇着头,轻柔却坚定地道:“你死了,我绝不会独活,所以,你所要为我做的事,就是……活下去!”

    “不报仇了?你死了,洛家的血仇谁来报?”

    安安轻轻地问道。

    “不报了,只当……只当在十三年前,我也死了罢……”

    “真是个傻子!”

    安安没有再说什么,眼泪,却将剑晨的肩头浸润了大片。

    时间仿佛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