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百四十五章 怎么死?
    “剑晨!”

    莫风寒好一阵金星乱冒之后,这才发现进来的人是剑晨而非郭传宗,怒火,瞬间升腾。

    “小畜牲,有种你就杀了我!”

    骄傲一生的莫风寒何时受过如此侮辱,气冲脑门之下,立对剑晨喝骂不已。

    对于郭传宗,他是有恃无恐,顶多就是受些皮肉之苦罢了,对于一个打熬身体数十载的武林高手来说,虽然没了内力,却也不怕这些许皮肉之痛。

    所以对于郭传宗,即便他莫风寒才是受制的一方,可就心态来说,他却是完胜,于是当他以为进来的又是郭传宗时,才会面露嘲弄。

    可是进来的却是剑晨,并且一进来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

    莫风寒之所以落到今天这步田地,全部的原因都在剑晨身上,是以无论他心态如何,面对剑晨时,终究无法压制满腔怒火。

    莫风寒很愤怒,可剑晨却很冷漠。

    对于莫风寒的歇斯底里,剑晨只是冷淡地问道:“好,你想怎么死?”

    你想……怎么死?

    这句话一出,莫风寒骤然一愣,随即,接下来的喝骂全数卡在喉咙里。

    他的有恃无恐不单单对郭传宗,也对剑晨。

    因为他的手里,攥着郭怒的命!

    莫风寒相信,只要自己将郭怒的所在死死咽在心底,那么,郭传宗也好,剑晨也罢,终究是不会杀他的。

    否则,又何必甘冒大险,宁愿直面疑似隐宗境界的雷风真人,也要将自己抢出来?

    说了,才是死的时候。

    这个道理很浅显,浅显到不需要莫风寒动什么脑筋,任何一个市井小民来,只要不是白痴,都能在瞬间抓住的保命重点。

    “怎么都行,来吧。”

    到底不可能被剑晨的一句话吓倒,莫风寒在愣了一愣之后,面泛冷笑,强硬的顶了回去。

    “好。”

    剑晨的面色一如既往,没有再多说什么,反而对于莫风寒那怎么都行的建议,歪着脑袋像是认真思考了一番,这才缓缓抽出惊虹剑。

    噗——!

    利刃入肉的闷响自莫风寒肩头传来,随之而起的,还有一大蓬血花。

    惊虹剑没入莫风寒的肩头至少一半,前进后出,锋锐的剑尖直接刺入他身下地中,将他生生钉在了满是木屑的地上。

    嘶——

    血花溅落,莫风寒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

    没有了内力,他的反应能力也变得迟钝起来,再加上惊虹剑本也锋利,一剑入骨,瞬息间那股钻心的疼痛却还来不及传入他的大脑,直到此时,才有隐隐约约,不断放大的剧痛感一波波涌上脑际。

    不过,这也有个好处,这令莫风寒有了准备,有了剧痛来袭前的一丝心理准备,以至于他在反应过来后,为显硬气,只是咬牙冷吸了一口凉气,便将这绝难忍受的剧痛硬挺了下来。

    “就只是……这种程度吗?”

    一剑穿肩,莫风寒虽惊,反而心下更加笃定,阴毒的眼神直视剑晨,越加泛着冷笑。

    剑晨若真要杀他,刚才那一剑就不是刺肩,而是刺心!

    所以这一剑虽狠,反倒令他更加有恃无恐。

    “不是。”

    剑晨没有将剑拔出来,而是一边缓缓放开了持剑的手,一边回应道:

    “我只是,不想你死得太轻松而已。”

    一面说着,千锋已然在握。

    “这是千锋,你听说过吧?”

    他轻轻掂了掂依然黑漆如烧火棍般的短短棍棒,似自言自语又似对莫风寒解释道:

    “剑冢归一剑法有九九八十一招,所以这千锋,有九九八十一种变化。”

    刷,刷刷——!

    柴房中银光大盛,剑晨的手腕只是轻轻抖了抖,转即间,千锋即刻演化出十来种不同兵器变化。

    “当年我修为还弱时,若不是有着千锋之助,恐怕寸步难行。”

    轻轻地,目光透露出一抹忆色,千锋初次露出锋芒的那日……便是他结识安安之时。

    “你想说什么?”

    莫风寒强忍着剧痛,心下有着一抹不安的情绪在翻滚。

    千锋,神兵榜首,他当然知道,可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莫风寒感觉,剑晨看向自己的目光像是在看着一个死人!

    他难道真的敢……

    “没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下,之所以一剑刺你肩头,是怕你呆会忍不住疼痛,妨碍我出招。”

    剑晨冲他咧了咧嘴,露出一道冰冷的微笑。

    噗——!

    又是一声入肉闷响,银光自两人间斜向下拉出一道长尾,叮的一声轻响,竟然又自血花中穿过,刺中了正巧被莫风寒压在另一边肩头下面的锈钝柴刀。

    千锋银枪。

    “啊——!”

    惊虹剑很锋利,千锋银枪也很锋锐,可这血洞到底开得有些大,当剑晨一把将枪头扯出时,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