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百三十一章 断!
    谁看到了?是啊,谁看到了?

    这句话,不仅令费仲愣在当场,也令他身后无论纯阳弟子还是断剑联盟,尽皆面色一变。

    从头至尾,有很多人都曾怀疑剑晨乃是成立血盟的幕后主脑,甚至在此之前,当沥血剑出世大杀四方时,也有人怀疑那是剑晨所为,所依据的,便是有上千人都在霸剑山庄亲眼见到剑晨夺走了沥血剑。

    可也只是怀疑而已,又有谁亲眼见到剑晨手持沥血剑杀人?

    没有!

    没有一个人看到!

    血盟之前,断剑联盟杀上剑冢讨要公道,结果伍元道人站出来亲口承认所有人都是他所杀,最终伍元道人死了,剑晨不知所终。

    后来突有了血盟,因着伍元道人的事情,有很大一部分人都相信这血盟乃是剑晨暗中成立欲想找断剑联盟复仇,否则,为何后来被灭了门的,都是曾经加入了断剑联盟的门派?

    于是后来的事情,基本就是在这份怀疑上所建立,莫风寒出山,费仲反水,众人遁着剑晨的脚印杀上纯阳,如此种种,每个人都在说剑晨是杀人魔头,每个人都想找剑晨报师门血仇,可是……

    谁看到了?

    “凡事咱们都得讲求一个证据,就是衙门拿人,也不是看谁不顺眼就拿谁是吧?”

    突然静寂下来的纯阳殿中,只有安安清脆的嗓音在堪堪而谈,她冲费仲眨了眨眼,小手伸了出来,笑问道:

    “证据呢?”

    “你——!”

    费仲哑口无言,涨红着一张脸,好半晌才气急道:“还需要什么证据?伍元那老贼都曾亲口承认他杀了人!”

    此言一出,一直旁观安安发挥的剑晨冷眼撇了撇费仲,没有吭声。

    只听安安夸张地惊讶道:“哟!费殿主好霸气,你这是当上皇帝了?”

    “什么时候……”她玩味地看着费仲,声音转冷道:“咱们江湖中人也学会了皇室那一套,诛连九族?”

    “臭丫头,你敢污蔑于我?”

    费仲怒不可遏,别看他巧舌如簧,但当真要比起嘴皮子上的功夫,十个他也比不过一个安安,并且安安三言两语间,竟又将他往与朝廷上扯关系,这更加令费仲不能再忍。

    古霆重剑愤然而起,费仲暴怒一声吼叫,修罗降世当头便砸。

    郭传宗一惊,他本站在费仲与安安之前,费仲的突然出手他本能就要举掌迎上,可是在修罗降世那狂暴的气压下,他的双掌有了一丝迟滞,举掌相迎的动作便慢了一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古霆重剑滑过他的身侧,向着安安怒砸而去。

    “哟,这是准备杀人灭口?”

    面对连呼吸都骤感不畅的猛招,安安只是抬起头看了一眼,俏脸上的笑靥全无半点变化。

    想要她死?那得先问问她身旁那人怎么说!

    锵——!

    雷霆万钧的古霆重剑如惊涛似拍浪,在其之下,安安娇小的身躯显得无比渺小,而与她同样渺小的还有一柄剑,一柄从那狂涛拍浪中陡然出现的剑。

    古霆顿止。

    雷霆万钧的古霆重剑宽阔剑刃上抵着一柄细长的纯白长剑,那剑与古霆相比是如此的细,细到仿佛随时能被如山的重剑一压而断。

    然而细剑却并没有断,不仅如此,它还如同中流砥柱一般,坚挺地顶在重剑与安安之间,连弯曲一下也没有。

    “费仲,虽然我也认为我那师父不怎么样,可是,他却不是你能够辱没的。”

    有持无恐的安安身边,剑晨面容冷峻,持剑而立。

    他与费仲曾经有过一战,当日也是在这纯阳殿外,费仲一式修罗降世打得剑晨颇为狼狈,最后几乎是以拼命的手段,才侥幸胜过费仲半招。

    可是今日,他只是随随便便出了一剑,便令费仲那气势暴强的一剑无法寸进分毫,并且,他只是左手出剑而已,右手,还一直不忘紧扣着莫风寒的脉门,令以为有机可趁的莫风寒恨得牙根发痒。

    “话是我说的,你待如何?”

    费仲咬着牙,拼了命狂压着古霆重剑,怒吼连连。

    “如何?”

    剑晨眉头挑了挑,嘴角微微一勾,冷笑道:“就是,这样吧。”

    咔嚓——!

    一声脆响自两剑相交处传来,剑晨的面色没有半点改变,而费仲,却大惊失色!

    自他手中传来的感觉竟然有着松动,肉眼可见之处,那两剑相交的一点上,古霆重剑……裂了!

    古霆重剑虽然比不过纯阳九剑那般有名,但实则也是纯阳剑宫立派之初便传下来的神兵,传至费仲这一代,此剑上早不知饱饮了多少欲对纯阳不利的奸邪人之血,想不到,今日……

    咔嚓咔嚓——!

    脆响声越来越多,这下不止是费仲,殿内其他人也终于察觉出费仲的不妥。

    玉虚真人一声长叹,摇了摇头,神情颇为惋惜,只是不知这份惋惜是对费仲,还是对古霆重剑。

    当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