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九十九章 意识飘忽
    黑暗,无边的黑暗。

    剑晨的意识游走在这黑暗中,没有光,没有风,没有人声,甚至……连温度也没有。

    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中,他的意识飘飘荡荡地游走着,要走到什么时候?不去想。要走到哪里去?不去想。

    就这么漫无目的地游走着,或许走了一天,又或许走了一年,抑或……永远无休止的走下去。

    直到……

    无尽的黑暗中陡然亮起一抹光!

    这光极尽昏暗,但却又在这无尽的漆黑中显得那么耀眼,以至于无意识状态下的剑晨也被这一道光牢牢吸引住,飘忽的身形微一转,便向着那光荡去。

    离得近了才发现,这光,原来是朦胧的月光。

    月光下,有人。

    “晨儿,答应娘亲,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出来,也不要出声!”

    月光下的仿佛是个美貌妇人,她正蹲在墙脚下泣不成声,怀里紧紧抱着一个三岁的孩童,面容悲戚。

    这话有些耳熟,剑晨觉得他似乎在哪里听到过,可他混沌一片的脑袋仿佛搅成一团的浆糊,任他怎么想,也只是一片混沌。

    “娘亲,你要和晨儿玩躲猫猫吗?”

    三岁孩童清秀的眉目有些熟悉,不谙世事的他还不能明白妇人脸上的悲戚代表了什么,充满童真的幼稚小脸上显得很快活。

    躲猫猫,晨儿可是大高手!

    不知怎的,剑晨那混沌的脑海中浮现出这个念想,以至于他在看着这面目熟悉的孩童时,嘴角都不经意地勾勒起一抹会心的微笑。

    “是,是……”

    那美貌妇人悲泣欲绝,狠狠地抱着孩童,就像是想将他整个溶入自己身体中一般,又在他光洁白嫩的额头上亲了又亲,这才伸出一手,不知往墙上触动了什么机关。

    咔咔咔——

    看似严丝合缝的厚重石墙陡然升起一小片,露出内里黑漆的房间,就着朦胧的月光,看起来就像是个怪物,猛然张开了它那恐怖的大口,欲将一切一切眼前之物吞噬入肚里。

    “我的晨儿!”

    美貌妇人极力压低着自己的声音,却哭得字字泣血,又狠狠将三岁孩童抱了抱,这才猛咬银牙,站起身将孩童放入了黑暗的房间中。

    “晨儿,你记住,千万……千万别出声!”

    妇人泪眼朦胧,最后不舍的看了一眼孩童,终于美目紧闭,娇躯颤抖着,单手往墙上某处一拍。

    咔咔咔——

    怪物大张的巨口缓缓合拢,孩童的身影慢慢融合进内里的黑暗中,最终,只余墙面低矮处一个小小的孔洞。

    剑晨就站在旁边,木然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不知为何,他明明什么都没想,也不想为此做些什么,可偏偏,眼角处好一阵冰凉,不知不觉,一滴泪水自脸庞滑落。

    “我……为什么会哭?”

    剑晨伸手拭去眼角的泪珠,看了看手掌上的湿润,茫然着,又有一滴泪滑落。

    他的目光不仅能清楚地看到美貌妇人脸上那抹绝望地悲戚,甚至还能透过厚重的石墙,看到内里那小小孩童变得越来越不安的神情。

    这一幕……好熟悉!

    自己曾经在哪里见到过?

    剑晨努力揉着自己的眉心,想凭借这个动作帮助自己记忆起什么,可惜,他的脑海里除了混沌,还是混沌,根本找不出半点有用的信息。

    他的努力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在月光下,除了那美貌妇人低低地悲泣之外,他突然又听到了一声叹息。

    这是个有些苍老的男人在叹息,而这声叹息听进耳中,剑晨没来由的,身躯猛得狂震!

    这声叹息仿佛是把钥匙,开启他混沌头脑的钥匙!

    只一瞬间,他脑海内的混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每一片微小的混沌在破碎,在重组,又被重新打碎,再度重组……

    无数次的破碎重组都带来了某一段微小的记忆碎片,可惜,在碎片太小,破碎重组的速度却又太快,以至于剑晨的脑袋陡然被如同潮水般涌来的大量信息所淹没,可却不能从中整理出一条完整的记忆。

    剧痛,无意识的身躯突然感受到了剧痛,这痛首先来自脑海,紧接着,弥漫全身,痛得他如同煮熟的虾子般死死弯着腰,也痛得他茫然的泪脸登时变得扭曲狰狞。

    “停止!”

    剑晨抱着头,奋力一声大喊。

    云收雨歇。

    意识终归是他自己的意识,一声大喊,脑海中的混沌平静下来,破碎的碎片不再重组,就那么静静飘浮在脑内,一切仿佛又回到从来。

    剑晨呼呼喘着粗气,有些恼怒地瞪向那个令他剧痛无比的男人。

    于是,他的双目中便被渲染上了一抹血红。

    那是一柄剑,一柄血红的剑!

    和……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色中,如苍松一般挺立的身形。

    剑晨弄出的动静似乎并没有引起月光下两人的注意,他一眼瞪去时,正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