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九十章 滚出来!
    “爹他……修炼的是什么武功?”

    剑晨擦拭着眼角的泪痕,脑海中突然极度思念起这个已经完全没有印象的父亲来。

    明明是潇湘剑雨洛家的家主,可是他为何又不用剑?

    想起靳冲对他描述的当日那场灭门大战,剑晨在思念父亲的同时,也对他的武功产生了好奇。

    明明可以用剑,他却偏偏使拳,并且还练成了一身刀枪不入的铜皮铁骨……

    剑晨虽然未曾见识过洛家的祖传秋雨剑法,但从这名字,以及衡阳洛家那潇湘剑雨的名头来看,应是一身法飘逸快绝的快剑。

    练快剑的,注重的是身法的轻灵,闪转腾挪间只有我刺人,人却莫奈我何,就如问傲天的惊虹快剑,可在一瞬间刺出一百二十八剑,讲求的是一个快字。

    剑晨自腰间抽出惊虹剑,沉默半晌,突然手腕一翻,刷刷刷剑气纵横,将问傲天传授给他的一式惊虹剑法使了出来。

    这剑,以快为主,施展间,剑晨即便刻意压制,身形脚步也不由自主地进行着小范围的闪转。

    而专练身躯的外家横练功夫,剑晨也曾见过。

    那位号称三绝的少林和尚,就是其中之一。

    金钟罩果然名不虚传,为了打败三绝大师,他也是费了好一番力气。

    不过据他观察,无论是以前的黑龙也好,当时的三绝大师也罢,修炼的这一身外家横练功夫,对战之时全都是走得大开大合的路子,一拳就是一拳,一脚也是实打实的一脚,每一招使来尽皆石破天惊,当中绝无半点花巧之处。

    让黑龙来使惊虹快剑?

    光是想想,也觉可笑。

    所以,爹爹洛寒所使用的,定然不是洛家的武功,那么,身为一家之主的他,又是练了什么?

    玄冥诀吗?

    剑晨揉了揉眉心,玄冥诀三字在第一时间跳入他脑海,可是……自己也练了玄冥诀的两部分,并没有感觉已到了刀枪不入的程度。

    刀枪不入……刀枪不入……

    脑海中有一个念头模糊着,这四个字,他总有种说不清的奇异感觉萦绕在心间,仿佛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被他忽略了似的,可是认真一想,又怎么也想不起来。

    到底是什么?

    剑晨狠揉着眉心,甚至还用力锤着脑袋,努力想让这模糊的念头清晰起来。

    刀枪……不入?

    他抬着脚慢慢往霸剑前院走着,心中却一直暗暗念叨着这四个字,总觉得,靳冲对于洛寒的描述,令他心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可惜,直到他低着头,就快走到前院大门外,这念头到底是什么,也还是没有想起来。

    耳中,已经传来前院里隐约的说话声,他叹了口气,无奈只得收起自己的思绪,定了定神,这才抬起头来。

    靳冲倒是走了,可孟瀚然,还等着他去安抚,既然想不通,就等能想通的时候去再想吧。

    脚步一侧,正要绕过影壁,突然目光一凝,面色立时大变。

    影壁!

    这方厚重巨大的影壁在他心里突然化作一根尖锐的绣花针,将刚才怎么也想不透的模糊念头一捅而破。

    这影壁……并非只有露在外面的这一截,在地下,还深埋着差不多一半的部分!

    最后一层窗户纸被捅破后,他心中的念头突然如潮水般涌来。

    影壁即是玉寒石,而深埋于地的那一端,曾经……封了一个人!

    那是个不怒自威,身形伟岸的中年男人。

    这个人他……铜皮铁骨刀松不入!

    剑晨还记得,当日他被密道内突然涌入的大量池水淹没得晕过去之后,正是这个中年男人将他救出,带到了离此不远的山顶上。

    他的面色骇然着,不由一转头,望向了远方曾经与这人有过一战的小山。

    这中年男人的内力灼热无比,甚至已经如同一块烧红的铁板,比之同样以炽阳内力横行江湖的白焰剑派来,还要更加热力逼人。

    而更重要的是,剑晨曾经以威力大增的千锋银枪刺过他一枪,可结果却是向来无往而不利的千锋银枪正中此人,反而连半点枪尖也刺不进去,更令千锋银枪有着剧烈的弯折,差点从中断为两截。

    这岂不是……刀枪不入?!

    虽然这世上修炼外家功夫的人有很多,练至刀枪不入境界的人虽然少,但也不能说没有,可即便如此,当他念头通达之后,第一个想到的,却就是这神秘非常,后来又被邪手追魂带走的中年男人!

    犹记得当日那中年男人不知是否被玉寒石封得太久,脱出之后,一直纠缠剑晨询问的一个问题便是……他,是谁?

    他是谁?

    想到这里,剑晨满脑子想着的,也是这个问题!

    当那中年男人还被封在玉寒石中的时候,剑晨第一眼见他,心中就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

    难道他……他,竟然就是衡阳洛家的家主,自己的生父——洛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