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四十九章 苏醒的剑晨
    “挑战?”

    邪手追魂目光一闪,疑惑道:“挑战你?”

    被天下财神输了内力,明伯的面色正常了几分,以拳支地半跪在地上,替天下财神答道:“老洛曾经让我转告晨儿一句话。”

    “天榜第一之后,才能将所有的事情告诉他!”

    “天榜第一?”邪手追魂的眉头跳了跳,苦笑道:“老洛他还真是……对自己狠,对自己的孙子,也那么狠!”

    孙子?

    邪手追魂这话若是让剑晨听到,定会让他震惊非常,叫了十三年的师父……竟然是他的爷爷?!

    “追魂……”

    一直提及伍元道人,令明伯稍稍平复下来的心情又有着疼痛,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咬牙问道:

    “老洛他……死了没有?”

    此言一出,四下尽皆沉默。

    慢慢的,邪手追魂明亮的眸子从沉默变得空洞,最后定格的却是恐惧。

    “洛厉天这老头……太狠了!”

    带着双目中的恐惧,邪手追魂长长的出了口气,感叹道:

    “当时断剑联盟杀上山来,老洛为了掩护晨儿等人离开,一出手便是万剑归一,将普渡老秃驴与雪剑陈遗风逼得手忙脚乱……”

    “陈遗风也来了?”

    天下财神目光一闪,插口问道。

    “是。”邪手追魂回道:“你也知陈遗风与普济的关系,普济死了,他当然会来。”

    又叹息道:“不过这帐算得也不冤,普济本就是被老洛杀的。”

    “后来呢?”

    明伯却不关心陈遗风,一颗心只着紧于伍元道人身上,急切追问道。

    “后来?”邪手追魂看了他一眼,眼中的恐惧突又变得骄傲,道:“以沥血剑施展的万剑归一岂是闹着玩的?”

    “老洛一剑既出,逼得陈遗风不敢近身不说,还硬生生让普渡秃驴万念皆空,选择了反金钟罩自爆修为。”

    “自爆?”

    明伯站起身来,与天下财神对视一眼,邪手追魂说得极简单,仍然能让他脑海中浮现出当时的惨烈。

    “金钟破碎,普渡秃驴的一身修为虽不如老洛,到底也只差一筹而已,这一爆,立将万剑归一的剑势冲散。”

    邪手追魂目露回忆,幽幽道:“陈遗风趁着剑势溃散,以为有机可寻,顿时就要仗剑迎上,却不想……”

    说到这里,他的眼眶微微见湿,连眨了两眨,稳了稳情绪才道:“却不想老洛早抱了必死之心,虽然被金钟反震受了伤,动作却越加疾速,赶在陈遗风迎上前,已经冲进了断剑联盟人群里。”

    “这里的血……”

    明伯的拳头紧了又紧,恨不得时光倒流,随着伍元道人冲杀纵横。

    “不错。”

    邪手追魂点头道:“全攻无防,老洛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便是在不停杀人,中一剑,还十剑,只要不致命,他所做的只有一件事——杀人。”

    “最后力竭,终于被陈遗风追上……”

    说道这里,邪手追魂已经不愿再说下去,而明伯与天下财神,也不用再问。

    “走吧。”

    天下财神最后看了一眼废墟一般的剑冢,豁然转身,径直往山下走去。

    “去哪里?”

    明伯与邪手追魂显然有些发愣。

    “去做……老洛生前想做之事。”

    天下财神脚步顿了顿,又偏过头道:“对了,小明你通知下去,花承禄那边可以准备了,剑晨那小子似乎想有大动作,咱们就……支持一把。”

    明伯怔了怔,突然叫道:“那青首鬼王那里?”

    “青首鬼王?”

    天下财神突得冷笑,金色的算盘珠子又猛得在背后一跳,森寒道:“且由他蹦达,交给剑晨自己去处理!”

    ————————————————

    剑晨缓缓睁开眼。

    他的眼神空洞而茫然,大脑里也是一片空白,躺在床上好半晌也想不起自己身在何处。

    侧过头,却见床边桌前,有人背对着他,正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酒。

    “三……哥?”

    那背对之人应是顾墨尘,剑晨勉强叫了声,只觉浑身瘫软乏力,强撑着双手,却仍坐不起来。

    顾墨尘回头,放下手中酒杯,笑了笑,道:“你醒了?”

    “还是别动吧,中了断脉钉的人,内息不是那么容易恢复。”

    “断脉钉?”

    剑晨愣了下,突然面色一变,大脑中犹如刮起了山呼海啸,昏迷之前的一幕幕立时浮上心头。

    “师父!”

    砰——

    一声惊叫,顾不得全身无力,一翻身就想下床,终究站立不稳,一头栽倒在床下。

    顾墨尘一把将他扶了起来,又按回床上,责怪道:“不是叫你不要动吗?”

    “三哥,我,我……我师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