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三十三章 重回休宁镇
    齐云山脉。

    休宁镇前步云亭。

    亭外树上拴了三匹骏马,正低着马首,有一搭没一搭地悠闲啃着嫩草。

    相比于马儿的悠闲,此刻亭内坐着的三个江湖游侠打扮的大汉就要匆忙得多,左右两人似是累得狠了,一边狂啃着干粮,一边就着水囊狂灌。

    只有中间那个满面胡须,身形却极单薄的汉子,像是有着极严重的心事,皱着眉头,手里半个馒头被他吃了许久也没吃完。

    一只水囊突然凑到他面前,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有些担忧的声音:

    “六哥,别光哽馒头,你也喝点水。”

    却是他右手边身着破烂衣衫,一张脸抹得乌黑的少年。

    这三人,正是一路风尘仆仆自长安赶回齐云山的剑晨、郭传宗与顾墨尘。

    当日在长安,雷虎本想与剑晨同来,又被顾墨尘劝住,而管平也为了照料虚弱中的凌尉,一行人于是分了两拨,雷虎管平凌尉连同赵子超留在了长安。

    三人一路赶来,路上没少遇见从四面八方汇聚往齐云山而去的断剑联盟中人,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除了顾墨尘之外,剑晨与郭传宗两人都简单易了个容。

    特别是剑晨,目标显眼的千锋已被收入袖中,只以惊虹剑挂在腰间,如此一来,倒与路上碰见的断剑联盟寻常剑门中人别无二致。

    听了郭传宗的话,剑晨的的神色依旧郁结,木讷地接过水囊,仰头便是一大口。

    郭传宗叹了口气,接回水囊,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劝他。

    他心知此刻剑晨担心地并非剑冢之事,以他们一路上所见,断剑联盟这次来剑冢的人只怕不少,也正是因为不少,他们在得了消息赶来时,虽然是后发,却比大多联盟之人先至。

    想来此刻断剑联盟的集结并未完成,剑冢之人,应还无碍。

    他担心的,是安安。

    那日在长安,安安救治了凌尉之后,到底还是走了。

    而从剑晨的只言片语中,郭传宗也惊讶地知道,安安竟然是当朝三镇节度使安禄山的孙女,也是他曾经被关押过的雄武城,城主的女儿!

    如此震撼的消息令郭传宗的脑袋一阵发懵,而当他想细问时,剑晨的回答却永远都是一声叹息。

    从长安,到齐云山,一直如此。

    郭传宗想的没错,此刻剑晨心中担忧的,正是安安。

    那日安安临走前,剑晨问她,能不能不走。

    这个问题,却令安安的娇颜一阵凄苦。

    “傻子,你不明白……爷爷收了我爹爹为义子,后来爹爹又生了我,我们父女俩,说好听是三镇节度使大人的家人,实则……”

    剑晨永远也忘不了安安说这话时凄然的神情。

    “实则……我父女俩只是爷爷手里的一枚棋子而已,有用时,纵横冲杀,而当有一日无用时……弃卒,保帅!”

    安安的话让剑晨的心狠狠揪在了一起,如此一来,他更不愿安安再度回到安禄山身边,可惜,安安却不能不走。

    她的爹爹统领雄武城,而她的娘亲,却远在塞外,安禄山的大本营——突厥。

    说好听点,这是安禄山保护族人的方式,而实际上,又何尝不是对如今大权在握的安伯天的一种钳制?

    那晚宫城中的事安安察觉到已经令安禄山有所怀疑,她苦等了七日,才好不容易等到安禄山面见皇上之机,改容换面溜出了皇宫来与剑晨见面。

    而若她这次不回去,以安禄山多疑的个性,定然会做一些未雨绸缪的准备,而这些准备……极有可能令安安后悔终生。

    所以,她不得不走。

    所以,剑晨一路上的心情都极为沉重,甚至于……他之前在雄武城外遇见孟瀚然时,突如其来的一个想法,又如火山爆发一般猛然充斥着他的脑海。

    变强!

    不光是自己变强!

    无论是鬼兵域,还是雄武城,抑或是断剑联盟,他都需要极强的力量去应对!

    待解决现下之事后……

    剑晨狠狠将最后一口馒头塞进口里,呼的一下站了进来,面色的沉郁已然不再。

    “走吧!”

    他最后看了一眼步云亭柱上留下的战斗痕迹,声音里一片决然。

    ————————————————

    休宁镇本是一人迹罕至的小小城镇,住户不多,就更别说外来客,更是一年也少见两三个。

    可今日,休宁镇中却相当热闹。

    街上走的,路边蹲坐的,还有镇上唯一的一间客栈兼酒楼,休息一下客栈里,全都是仗剑在身的江湖人士。

    这番景象,令许多一辈子也没见过如此多江湖豪客的镇民心中惊惧不已,有些稍有见识的,已从这当中嗅出了不同寻常的意味,因而举家躲入深山的也不在少数。

    然而有人忧虑却有人兴奋,特别是突然生意好到爆棚的休息一下客栈里,不论是小二还是掌柜,奔波忙碌时,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