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又一柄
    安安在说到梵天寒芒时,如水的眼眸里有着微微的颤抖。

    而剑晨,更是整个身躯都在剧烈地颤抖!

    雄武城主叫安安送梵天寒芒入皇宫!

    剑晨清楚地记得,当日潜入纯阳剑宫暗杀焚魂真人,并且夺走了梵天寒芒的,是鬼兵域青首鬼王的手下——摧魂双鬼!

    当时摧魂双鬼在纯阳半山腰偷袭他时,剑晨并未发觉两人身上有梵天寒芒,料想必是还有同伙。

    结果却不曾想……梵天寒芒竟然落入了雄武城主安伯天的手中!

    那岂不是说……

    安伯天,还是雄武城,或者……连安禄山也算在内,都是鬼兵域的人?

    剑晨看着安安,嘴唇哆嗦着,想问,又不敢问。

    安安却痛苦地闭上了眼,轻轻摇着头,低声道:“我也不清楚,那天我之所以从万药谷离开,除了不能违抗爹爹的命令之外,其实也是不知再如何面对你。”

    “安安……”

    剑晨张了张嘴,却感觉一柄利刃哽在喉咙里,后面的话,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待回到雄武城后,我也曾暗中查探,可是却找不出一星半点雄武城与鬼兵域有关联之处。”

    安安睁开迷茫的俏目,继续说道:“最后还直接去问了爹爹,是否与鬼兵域有关系,是否是他派人去纯阳剑宫杀人夺剑,可是他根本不理会我的问题,连半个字也不肯向我透露。”

    剑晨低着头,沉默半晌,突然叫道:“安安!”

    “如果,我是说如果。”他抬起头起,定定地看着安安茫然的俏脸,心下一痛,却仍狠心问道:“若最后查明,雄武城主,也就是你的爹爹,当真就是鬼兵域的人,你……怎么办?”

    安安的脸色突然一阵苍白,她的娇躯一颤,脚步顿时不稳,连连退了数步,直到砰的一声,撞在门上。

    “我不知道……”

    她的脑海里,骤然浮现出剑晨与爹爹满身是血决战的场景,顿时直觉心头如刀割一般疼痛。

    低着头,却听到缓慢的脚步声,再接着,已见到剑晨走到她身前。

    “既然不知道,也不确定,那就……等确定了以后再说吧。”

    闻听此言,安安猛得抬头,愕然间,对上的却是剑晨那一张温和的笑脸。

    “傻子,你……”

    才将开口,剑晨笑着,伸出一手轻抵在她唇间,“这件事,咱们暂且先不提。”

    他虽然笑得很是温和,内心中却是翻江倒海。

    自古孝义难两全。

    安安对他的情义,特别是那道挡在岭山七狼前的娇弱背影,是剑晨这一辈子也无法忘怀的。

    而作为洛家唯一的后人,他能为洛家尽的最后一分孝,便是手刃灭了洛家满门的凶手!

    可是,如今却发现,他要尽洛家的孝,就必须背弃安安的义,这强烈的冲突挤压在心间,令他难受得几乎快吐出血来。

    可即使如此,他也不愿令安安如此痛苦,然而仇却是一定要报的,那么非要在两者之间找到一个平稳的话。

    就是他自己!

    要么,死在仇人手里,要么,亲手干掉所有仇人!

    若最后发现,安伯天当真与此事有关,那么……剑晨心下暗作决定,将安伯天留到最后。

    待他杀尽其他仇人之后,最后再找上安伯天,同归……于尽。

    以自己的死,来还安安的情谊吧。

    这个打算,剑晨现在肯定是不能告诉安安的,是以当安安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他直接笑着打断道:

    “别多想了,据我所探查到的情况,鬼兵域与雄武城之间,做得都是不相干的事情,说不定,你爹爹只是与鬼兵域达成了某种交易呢?”

    不待安安接口,他又快速岔着话题,问道:“可是有一点我很奇怪。”

    “什么?”

    安安心中叹息一声,知道剑晨不愿再提此事,索性跟着他的思路接问道。

    “梵天寒芒啊,皇宫大内一向与江湖武林无甚牵扯,纯阳九剑在江湖上名声显赫不假,可这并不代表也是朝堂之中的觊觎之物吧?”

    剑晨皱眉沉声问道。

    此事倒也非他硬转话题,而是梵天寒芒之事确也奇怪,大唐皇室,何等珍稀异宝没见过,巴巴得,却想夺取江湖门派的剑?

    关于这事,安安倒也干脆,直接解释道:“你既然敢入皇宫夺取翡翠玉蟾,想来也是作过一番调查,那几年前宫城御花园闹鬼之事,你是知道的了?”

    “知道啊。”剑晨点头,又皱眉,“难道与此事有关?”

    安安叹了口气,道:“有关,因为当时御花园中并没有闹鬼,而是……”

    她咬了咬嘴唇,说出了一句令剑晨震惊不已的话来:

    “而是压制其中一柄血剑的东西,莫名遗失了。”

    “其中……一柄?”

    剑晨愣了愣,突然大惊,一把抓住安安连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