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二十五章 离去的原因
    这俊俏公子的模样,剑晨很眼熟。

    正是那日在洛家旧宅,安安易容改扮后,女扮男装的模样。

    “安……”

    剑晨一见门外之人,即刻面色大喜,一边疾奔着,一边口中禁不住呼喊。

    却不想,话音尚在喉咙里打转,就被门外那俏公子竖起妙目狠狠瞪了回去。

    “呃……”另一个字顿时卡在喉咙里,上也上不得,下也下不得,哽得剑晨分外难受,身形微一踉跄,倒让他突然有了急智。

    “……安,安个木桩吧,这样小赵练起拳来也方便一点!”

    他停下脚步,抹了把额头冷汗,结结巴巴地说道。

    “有道理!”

    雷虎颇以为然地点点头,“想当年洒家练拳的时候,莫说木桩,就是铁桩,也打烂了不下十个。”

    赵子超隐含在眼眶中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看着剑晨的眼神,满是幽怨。

    那安安扮作的俏公子忍了又忍,差点没一口笑喷出来,不过却也满意地点点头,这才一晃一晃摇着折扇走了进来。

    院里人中,雷虎与赵子超两师徒是没见过安安的,见状略有异诧异,但见剑晨与管平两人神色,也就没有阻止。

    剑晨苦等了七日,等得就是安安,如今安安既来,他一颗悬着的心才算落下,顿时急得不行,上前一把拖了安安就往屋内走。

    安安顿时不满,娇吒道:“哎哎哎,你慢点!”

    “六弟!”

    管平却在身后急叫了声。

    “嗯?”

    剑晨一边拉着安安跑,一边疑惑回头。

    “那个……”管平摸着光光的脑袋,小心道:“五弟还在屋里,那个,那个……不是太方便……”

    此言一出,纵使剑晨与安安两人还是对男女之事一知半解的菜鸟,也不禁脸色大红,安安好似触电一般,使劲挣开剑晨的手。

    冲管平啐骂道:“死光头,你活得不耐烦啦!”

    两人的窘迫,倒惹得雷虎在旁哈哈大笑不止。

    ————————————————

    屋内,安安看着一直处于昏迷中的凌尉,柳眉微微皱了皱,向剑晨问道:

    “连萧前辈也没办法?”

    剑晨叹了口气,摇头道:“萧前辈说五哥的伤应该是好得差不多了,但至于为何一直昏迷不醒,就连他也很迷惑。”

    安安点点头,她与凌尉只是在万药谷见过一两面而已,谈不上熟悉,也不像剑晨亲身经历过苗疆苦战,是以倒没多大感觉,不过看剑晨心事重重的样子,心中却也不忍,不由道:

    “你将他受伤前后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一下。”

    受伤前后?

    这说来可就话长了……剑晨苦笑了一下,还是理了理思路,将他们为何会去苗疆,直到五毒教突然出现,再然后凌尉为了力抗毒尸,突然爆发出血剑气息的事情一一向安安道来。

    “血剑?你确定是血剑?”

    安安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不由向剑晨确定道。

    “是的。”剑晨肯定道:“你也知我之前在霸剑山庄夺走了沥血剑,其后一直带在身边,是以对血剑的气息再熟悉不过。”

    安安头微垂了垂,轻声自语道:“原来他也有。”

    这话说的声音不大,但剑晨仍一字不落听入耳中,不由面色一变,惊道:“原来你知道?”

    沥血剑共有十柄,这是剑晨自明伯那里听来的,刚才的诉说中,剑晨并未提及此事,结果,安安却说:他也有。

    这不正表示,安安其实早也知道沥血剑并非只是一柄的事情?

    安安自觉失言,正有些懊悔,陡听剑晨此言,不由也是一惊,惊讶看了他一眼,道:“原来你也知道?”

    旋即却又笑了笑,道:“既然你知道,那便好办了。”

    “好办?”剑晨不解。

    安安沉默了一会,方才开口道:“我是三镇节度使安禄山的孙女,这事情你已经知道了。”

    剑晨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安安又道:“雄武城城主安伯天,是我的爹爹,不过父亲却并非安禄山亲生,而是义子。”

    曾经见过数面的儒雅中年人顿时浮现在剑晨脑海,这人,竟然是安安的爹……剑晨陡然觉得脑袋有一阵昏眩。

    安安的父亲,雄武城的城主,在他未入雄武城前,曾经两度与之接触,特别是第一次,安伯天曾邀请剑晨与他结伴,同去参加那万剑盟会。

    这已经可以算作是刻意的接近了!

    身为一城之主,安伯天竟隐瞒身份想接近于他,剑晨相信这并非一时兴起,而是安伯天想从他身上得到些什么。

    安伯天尚如此,那他的女儿呢?

    安安……他初下山时所遇上的第一个人,也是后来与他一路同行,共经了生死的人。

    她,难道也是抱着与安伯天同样的目的,而刻意接近于自己?

    剑晨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