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一十六章 爷爷
    信?

    是的,信!

    自初次与安安相识至今,有哪一次,安安害过他?

    包着破碎翡翠玉蟾的布包到底被解开了。

    剑晨看着安安蹲在地上,打开包裹的刹那,虽然已经决定相信安安,却仍然忍不住眼角狂跳。

    那是他费尽心机得到的翡翠玉蟾,也是郭传宗等人的救命之物,现下却已成了包裹在破布里的碧绿碎片。

    “翡翠玉蟾只是个幌子。”

    安安一边翻弄着碎裂的翡翠,一边头也不抬地对剑晨说着。

    “幌子?”

    剑晨微一愣,连仔细看着安安的动作。

    那翡翠玉蟾并不大,摔成碎片之后,安安只是稍一拨弄,便从一堆零碎中捏起一物。

    “喏!”

    站起身来,她小手一伸,将从碎片中找到的东西递到剑晨眼前。

    定睛一看,却见安安摊在手心里的,乃是一颗有拇指般大小的灰色玉珠。

    “这是……”

    剑晨皱眉看着这枚玉珠,眼眸里泛着异彩,突然直感自那玉珠上散发出令他很舒服的气息,一时间,视线竟无法自玉珠上移开。

    “阴阳雪玉珠。”

    安安俏目里也有一丝迷醉,轻声道:“自远古以来一直存于苗疆深处的圣物,可能就连现如今的苗人也不知道这珠子竟然暗藏在翡翠玉蟾之内。”

    看了眼剑晨,道:“你听说的翡翠玉蟾可解百蛊的功效,其实便来自于此珠,只要将阴阳雪玉珠带回去,放在中蛊人的背门大穴,不出一时三刻,蛊毒立解。”

    原来如此,剑晨点了点头,已经对安安熟知各种秘闻的本事见惯不怪的他,并没有表示出诧异,将手一伸,自安安的小手里将阴阳雪玉珠拿在手里。

    这时,才突然有些奇怪。

    翡翠玉蟾的阴寒他可是早有领教,是以在从安安手里接过阴阳雪玉珠时,他早已运起混沌内力充斥着手部经脉。

    谁知这一拿,预想中的阴寒并未出现,甚至,还从手心里感觉到了丝丝暖意。

    许是看出了剑晨的疑惑,安安笑道:“阴阳雪玉珠,那阴阳二字可不是白来的,乃是取阴阳相生相克之意,碰上不同的材质,便会发挥出不同的功效来。”

    “以前此珠是藏于翡翠玉蟾中,所以便常年阴寒不堪,而你若是将之嵌于金块中,不消片刻,那金块就得被玉珠上勃发的高温烧熔成一滩金水。”

    “竟有如此神奇之物?”

    剑晨闻言惊异地看着手里那枚小小的珠子,只觉似有股微弱的吸力自阴阳雪玉珠上传来,带动得他体内的混沌内力蠢蠢欲动。

    “待会你别把珠子放在衣衫里,就紧紧握在手心,这玉珠对世间万物都会产生感应,偏偏对于人体却感应不到,你拿在手里,就不会因外泄的气息而被禁卫军发现!”

    安安听着门外越来越微弱的嘈杂,一边对剑晨说着,一边退了两步,似想去门口为剑晨查看动静。

    “安安,你……”

    剑晨怔愣了片刻,迟疑道:“你不和我一道走吗?”

    此言一出,安安的脚步立时一顿。

    她背对着剑晨,脑袋微微地低着,幽幽道:“当日我托人传给你的话,你可还记得?”

    剑晨的心,猛得一颤。

    他哪里会忘记……

    “所以,你走吧。”

    安安说着,脚下轻抬,已靠近门边。

    “不——!”

    剑晨面色涨得通红,不管不顾,一声大喊之后,猛冲向安安,拉着她的小手,急道:“为什么?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安安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眼眶里突然有着红润,轻叹道:“不是你,是我……”

    “傻子,如果有一天你发现……”

    她说了一半,突又住嘴,面容挣扎着,一口贝齿几乎将嘴唇咬破。

    “不论我以后发现了什么,我都要你,和我,在一起!”

    剑晨坚决着,手里不由又加了几分力,与安安的小手紧紧地握着,握得骨节发白。

    “傻子……你真是个傻子……”

    早已泛滥的眼眶里,一滴晶莹的泪珠筱然而落,紧接着,第二滴,第三滴……

    两人正自情意绵绵,陡然,门外突传一声大喝:

    “住手!”

    这声音劲力十足,当中竟有着几分少林狮子吼的意味,不光门外突然之间安静非常,就是剑晨与安安两人的身躯,也猛得一颤。

    只是,剑晨的手却没有松开,反而握得更加紧了。

    安安的面色,也在这一声大吼之后,瞬间大变。

    “不好,你,你快找地方藏起来!”

    她急切着,将声音压得极低,直如在剑晨耳边低语,一边语速极快地说着,一边挣脱剑晨的手,双手一推,急将他往房内推。

    “怎么了?外面是谁?”

    剑晨第一次看到安安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