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零六章 纯阳迷雾
    雷虎听剑晨说完,极为不屑地撇了撇嘴,道:

    “那群老牛鼻子,当着人面修心养道,背地里却满口谎言!”

    “大哥,你说的是真的?”

    剑晨一脸的不可置信,玉虚真人和善的面目陡然浮现在脑海,极为不愿相信他竟能睁着眼睛说瞎话。?

    雷虎面色突然现出一抹悲戚,道:“这是纯阳九剑之一的破月真人在临死前告诉洒家的。”

    “破……破月真人?”

    剑晨身躯一震,万料不到从雷虎口中竟听到了破月真人的名字。

    雷虎长叹一声,道:“你不知道,当年破月真人与家师曾是两情相悦的恋人,甚至破月真人还甘愿放弃纯阳剑宫将之培养为新一代纯阳九剑的机缘,只等着家师迎娶于她。”

    “谁曾想!”

    他的拳头重重砸在桌子上,惹得桌上茶具突得一跳,恨声道:“就在家师备好娉礼,准备出发前往纯阳剑宫时,却被鬼兵域打上门来,一夜之间,罗王坞中鸡犬不留!”

    剑晨与郭传宗两人默然半晌,想劝他,却又不知从何劝起。

    雷虎深吸了两口气,平静着内心的汹涌,片刻方又道:

    “此事之后,破月真人心灰意冷,最终在纯阳出家为尼,长伴枯灯,而洒家,也就此踏上了漫漫复仇之路。”

    他抹了一把眼角,挥去两滴英雄泪,面有悲色道:“当年洒家年纪还小,曾跟着家师见过破月真人,想不到再次相见,却是她咽下最后一口气之时。”

    “大哥,破月真人她……对你说什么了?”

    剑晨又给雷虎倒了杯茶,待他平静几分,才小心问道。

    原来那日雷虎赶往霸剑山庄,却与剑晨失之交臂之后,便在江湖上游荡,一边打听剑晨的下落,一边也在继续打探鬼兵域的消息。

    有一****心急赶路错过宿头,无奈只得在山间野林中露宿一晚,睡至半夜,却被一阵血腥气息惊醒,睁开眼时,却见远处林间有血光隐现,好奇之下前去查看,竟只见到满地的尸体,凶手却已不见踪影。

    这些尸体尽皆身着纯阳剑宫的服饰,因着破月真人的关系,雷虎连忙上前查看,心想着能否救活一两个,却不曾想,走近之后见到的,竟然便是已倒在血泊中的破月真人。

    大惊之下,他急忙上前施救,奈何破月真人伤势极重,任他如何全力输功,也是回天乏力。

    不过,好歹也将奄奄一息的破月真人从鬼门关前暂时拉回了片刻。

    当时雷虎悲愤难平,连忙趁破月真人一口真气未泄时追问凶手真容,却不想,破月真人竟告诉他,凶手虽然是以血剑杀人,但她怀疑幕后真凶竟然是……

    “是谁?”

    剑晨身躯一震,连忙追问道。

    这一毓的血剑杀人事件,所有目睹凶手的人都已死了,不曾想从雷虎这里,竟还能得到线索。

    雷虎猛咬牙道:“破月真人她怀疑……幕后真凶正是她的掌教师兄——玉虚老道!”

    轰!

    此一言犹如睛天霹雳,打得剑晨脑海中一阵发懵,他呐呐道:“这,这怎么可能?”

    雷虎摇头道:“破月真人曾说,那日纯阳剑宫在办完焚魂的后事之后,她无意中在夜间发现一道黑影闪进了焚魂的房间,本以为是哪个弟子贪心大起,想趁宫中混乱时入焚魂的房间偷些东西,于是赶忙前去查看。”

    “却不曾想,当她提气轻身追到房门外时,竟发现在屋里的人是玉虚!”

    “玉虚?焚魂人已经死了,他去焚魂屋里做什么?”

    剑晨不解道。

    “这也是破月真人想知道的疑问。”

    雷虎续道:“于是她并未现出身形,就躲在屋外往内瞧,只见玉虚老道似乎在焚魂的屋里翻箱倒柜地找着什么东西,不过破月真人在窗外看了许久,也没见他翻出什么来。”

    “后来玉虚老道终于放弃,立在焚魂屋内,自言自语说了一句令破月真人大为震惊的话。”

    雷虎顿了顿,似在仔细回想,片刻方道:“他说:师弟啊师弟,梵天寒芒你整整藏了十三年,想不到……还是为鬼兵域作了嫁衣!”

    剑晨面色一变,玉虚真人这番说法,不正表明,那真正的梵天寒芒,一直都在焚魂真人的手里?

    雷虎看了他一眼,道:“想来当日破月真人在听到这句话时,也是如你这般神情,所以呼吸略重了些,立即被玉虚老道发现门外有人,好在她反应极快,趁玉虚老道还未追出来时,已远遁而去。”

    “此番下山,正是在心中有了疑惑之下,欲想打探当年之事,谁曾想,半道里却遭了毒手!”

    剑晨沉默不言,玉虚这一句话中的信息量极大。

    犹记得当日玉虚真人曾对他言,梵天寒芒早在十三年前就已遗失,现如今纯阳剑宫里的,只是一柄假剑而已。

    原来,那假剑自是一柄假剑,可真正的梵天寒芒却并未遗失,一直都由焚魂真人隐藏了起来,掩人耳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