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弄巧成拙
    虽然那块蛇二十九的铁牌表明来者的身份不过是排在蛇牙第二十九位,对卫卫英韶来说只是个不入流的小角色。

    可是,深知主上严令的他,却明白,若这位冒然开声的蛇二十九被白震天烧死在这里,那么,等待他的下场到底会是什么。

    是以,他才会如此着急忙慌地喝止白震天。

    可惜,起了大杀心的白震天出招及快,待他想要阻止时,大火,已蔓延于野。

    “卫将军,此事你不说,我不说,白焰剑派欠你一个大人情!”

    白震天驱使着九朵白焰,手下不停,视线不移,却对他身后的卫英韶说了这句没头没脑的话。

    卫英韶怔了怔,他能爬上狼牙军中如此高位,自也是个心思玲珑之人,白震天的话听进他耳中,根本不用去想,便已明白他的意思。

    同一时间,卫英韶只觉周遭气氛一紧,似有千百道若有若无的杀气凝聚在了他的身上。

    当下一声苦笑,甚至连看也不用往后看一眼,便知他手下那十来个狼牙军士,定然也已如他一般,被牢牢锁定。

    白焰剑派的实力,还在他预估之上!

    正在惊惧时,几乎也是在同一时间,另一股极强的压力自他背后猛然升腾。

    孟烈。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这是一条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共识。

    当孟烈发现白震天急于杀死那神秘的蛇二十九时,这个念头,陡然从他脑海内升起。

    蛇二十九曾说,主上严令,霸剑入城!

    这是一道保命符,可保他在场上百个霸剑弟子的性命。

    但前提是,蛇二十九不能死。

    若他死了,白震天甚至卫英韶在回禀主上时,大可以说并未接到蛇二十九带来的命令,那么,在死无对证之下,即便是那位以铁血严令而著称的主上,怕也说不出话来。

    这也就是为何白震天不惜欠下卫英韶一个大人情,也要急于动手除掉蛇二十九的原因。

    所以,白震天要杀的,他就要保,保的不光是蛇二十九的命,也是他,乃至于上百霸剑弟子的命!

    可惜,孟烈虽在江湖上有暴烈剑的美誉,到底于霸剑山庄内只是排行第四的高手而已。

    他的武功不低,但也不能制霸全场。

    卫英韶在感受到背后升腾的气势时,白震天自也有所感。

    只见他不慌不忙,只回头冷冷撇了一眼,右手剑势不变,握着剑鞘的左手却微抖了抖,顿时,三朵金焰自他剑鞘上飘飞而出。

    孟烈正自一跃临空,宛如天神下凡一般就要从卫英韶头顶跃过,陡然眼前金花乱颤,大惊之下,半空中腰腹使力,冷月连斩刷刷刷,只在一瞬间便横七竖八劈了十五道凝如实质的弯月。

    他快,白震天更快,弯月才现,金焰已到近前。

    噗噗噗——!

    十五道弯月与三朵金焰撞在一起,没有预想中的大爆发,冷月连斩在触及金焰时,竟若冰块一般被消溶于无形。

    三道轻响,却是金焰穿透层层冷月,直接了当印在了孟烈横封于身前的重剑上。

    于是在孟烈的视线中,他手中的重剑竟然越来越红,本是坚硬如铁的剑身,便在这火红光芒中,渐渐变软。

    熔化!

    孟烈的面色大变,他的重剑也是有来历的,乃是十几年前,老庄主孟逸凡为表彰他对霸剑山庄所作出的功绩,亲自选用上好的黑铁之精,生生耗费了七七四十九日,方才成剑。

    此剑名:断岳。

    陪伴了他十几年,大小战斗数不胜数,莫说损伤,就连一丝擦痕也未曾有过。

    谁曾想,白震天看起来只不过是随手的一挥,三朵金焰拍下时,他这柄生死与共的断岳重剑,竟然便有了熔化的迹象。

    “白震天,老夫与你拼了!”

    孟烈悲愤莫名,身在半空舌绽春雷一声大吼,运起十二成功力,身躯硬生生在空中强行扭了一整圈,已经燃起了明火的断岳重剑被他拼尽全力掷了出去。

    呜——!

    伴随孟烈十年往上的断岳重剑拖起长长的火焰尾翼,比之流星坠地的威压还要凶猛几分,当头直奔白震天脑袋。

    这一击若是砸得实了,莫说白震天只是宗师境界,就是传说中的隐宗高手,也得脑浆迸裂!

    可是,对于孟烈愤而全力的一击,白震天竟连看也没看一眼,他的神情,他的殛焰九转,仍然专注于面前似乎空无一人的密林。

    铛——!

    突然,在断岳重剑飞行的轨迹下方,有白影一闪,五朵青焰才一幻化便同一时间撞在重剑上。

    铛——!

    五朵之后,又有另一白影闪现,同样也是五朵青焰撞了上去。

    青焰虽然比不得金焰,但威力也是不弱,头五朵青焰连撞时,断岳重剑的飞行轨迹已有了一丝紊乱,待后五朵又到时,断岳直指白震天脑袋的剑尖,已然被抬高了三寸。

    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