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三十一章 突破了?
    “蓉儿,我……昏迷了多久?”

    剑晨对自己身体的情况,虽然惊喜,但也有着疑惑。

    怎么可能一觉睡醒,不仅伤势全好,内力恢复,竟然连一丝大病初愈的虚弱感也没有?

    他只感以目前的情况,就是要让他再与焦阳大战三百个回合,也完全没问题。

    花想蓉的手被他拉着,俏脸上有着一抹嫣红,迈出的步子,顿时便跨不下去了。

    “夫君,你刚醒,还是叫萧前辈给你看看吧。”

    花想蓉细若蚊蝇得呐呐说着,娇躯却一步未动,反而又退了回来,离剑晨更近了些。

    “没事了。”

    剑晨挺身而起,半坐在床上,冲花想蓉露出个安心的笑容,道:“你看!”

    咕,咕——!

    不料他这一坐,肠胃顿时顺了顺,从小腹处传来一阵鸣叫。

    呃……

    剑晨低头看看,禁不住老脸也是一红。

    内力恢复了,但内力也不能当饭吃,该饿,还得饿。

    花想蓉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轻轻将小手从剑晨手里挣脱出来,笑道:“我去给你弄些吃的。”

    这才一步三回头的出去了。

    片刻不到,又双手托着托盘,转了回来。

    一碗清粥,两碟小菜。

    东西虽然清淡,但在饿急了的人眼里,也不压于山珍海味。

    好一阵稀里呼噜,剑晨抹了抹嘴巴,显得意犹未尽。

    花想蓉见他那模样,掩嘴轻笑道:“夫君,你刚醒,待过几个时辰蓉儿再好好给你做一顿。”

    剑晨点了点头,心下也是一片感动。

    那碗清粥是温热的,而此刻光看日头,也不是饭点,所以,定是花想蓉怕他醒来饥饿,早就有所准备。

    而在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何时会醒的情况下,花想蓉竟然能随时端出一碗热腾腾的清粥来,这一碗粥,却不知凝聚了她多少心血。

    “蓉儿……”

    一股暖流卡在喉咙里,剑晨定定看着花想蓉,有话,却不知从何说起。

    花想蓉低着头,长长的睫毛颤了颤,轻声道:“什么?”

    屋头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暧昧。

    “你……”剑晨你了半晌,终于话出口,却变了味,“你的伤好了?”

    花想蓉抬起头来,明眸里有着一丝难掩的失望,仍旧答道:“好了,半个月前就好了。”

    “半个月……前?!”剑晨愣了愣,面色微微一变,惊道:“你都好了半个月了?那我,我昏迷了多久?”

    花想蓉之前的伤势不可谓不重,虽然萧莫何将她体内的天陨寒芒尽数取了出来,但在他想来,怎么的,也得静养一段时间才成。

    可是现在,花想蓉竟然好端端地坐在他对面,还给他熬了粥……

    花想蓉歪着脑袋想了想,道:“差不多快有一个月了吧。”

    “有这么久吗?”

    剑晨一脸的难以置信,他的伤,还是在余杭时连番大战,最后在重伤下连施归心似箭所致。

    这些伤,在郭传宗带着他连跑了十六日之后,已经好得差不多,除了身体有些虚外,应无大碍才对。

    可是为什么,重伤之初,他昏迷了十六日,而在伤势将好未好之际,却又整整昏迷了一个月?

    “嗯!”花想蓉重重点头,道:“萧前辈说,这段日子你应该没少受过伤,又没有经过相当的调理,是以虽然表面上来看伤势好得差不多,但实际却有许多暗伤郁结在身体各处。”

    她的眼眸里有着忧虑,顿了顿又道:“他说,若不及时清理这些暗伤,总有一日,量变会引发质变,到时,就是他也回天乏术!”

    剑晨一怔,有这么严重?

    呐呐道:“于是萧前辈为我治伤?”

    当即盘膝坐好,凝神内视于体内,果然发现,此刻全身上下通畅无比,以前还会有一些微小经脉在调息时颇有迟滞不畅之感。

    而现下,竟然一路畅通。

    更令他大喜过望的是,不仅身体内的微小经脉一路通畅,竟然……竟然连最重要的任督二脉,也在他醒来后,全数打通!

    所谓任督若通,八脉齐通!

    天下间习武者不知凡几,但真正能够做到打通任督二脉的,却是寥寥,而所有打通了任督二脉的高手,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那便是……其武功境界最低,也在立派层次!

    立派,顾名思义,便是到了可以开宗立派的程度。

    立派境界已经可算跨入了江湖一流高手的层级,若是放在一些小门小派,恐怕门中也仅有掌门能够有此修为。

    而他,却在下山数月后,由一个精进境界的小小弟子,生生变成了可以自己开宗立派的武林高手!

    其间最重要的转变,竟然只是昏迷了一个月而已。

    若此事流传出去,不知得有多少江湖中人会急红了眼。

    体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