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二百零九章 暗藏机关
    先是光,后是空气,还有一具不知被封存了多少年的尸体,这个洞窟里,到底还隐藏着多少秘密?

    剑晨闭着眼睛,静心感受着凉风吹来的方向,半晌睁眼,面上有着疑惑。

    这风,好奇怪。

    一会自他左面拂过,一会又从右面吹来,竟然不是固定的一个方向。

    在他将眼睛闭起来之时,脑海中传来的感觉,竟仿佛不是在密封的洞窟里,而是,四面皆敞的荒郊野外!

    这怎么可能?

    他茫然四顾,严丝合缝的山壁将脑海中的感觉一瞬间击得粉碎。

    仍然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洞窟山壁而已,要说唯一不普通的一处,便只有……

    猛然抬头,玉寒石里的中年男子仍然怒目不已,而那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也再一次涌上心头。

    好容易,才将视线从他脸上移开,突然一阵微风又再吹过,玉寒石上朦朦胧胧的雾气顿时被吹散不少。

    剑晨的目光猛得一凝,在雾气荡开的刹那,一点不同映入眼帘。

    中年男子当初被封存进玉寒石时,不知经历了什么,一直保持着愤怒不已的模样,不仅是面目如此,身躯也是绷得笔直,双拳紧紧地握着,握得青筋必现。

    而那一点不同,正是出在他的左拳之上。

    双拳牢牢地紧握,即便已经知道这人已经死了,但仍然给人一种很有力量的感觉,可是诡异的是,在中年男子的左拳上,食指突兀地伸了出来。

    这根食指不是伸得笔直,而是如同被折断了一般,以活人的手指不可能达到的角度,指着玉寒石内什么东西。

    剑晨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却他他指向之处,乃是玉寒石靠近一侧山壁的顶上。

    在那山壁与玉寒石接缝之处,有一块极不显眼的岩石凸起,先前剑晨查探整个洞窟的时候,也曾见过,但这凸起实在太过普通,而山壁也不可能全然平滑如镜,像这样的小凸起,在四周的山壁上,不知道有多少。

    然而现在有了中年男子的指引,那块普通的小凸起,顿时就变得不再普通起来。

    来到壁边,尽力一跳,一拳便往那凸起处砸了上去。

    咔——!

    满以为找到机关暗道的剑晨,陡然听见骨裂声响从他拳头上传来。

    这块凸起并不大,但却异常坚硬,这一拳下去,石头没事,他的手有事。

    落回地面呲牙裂嘴甩了半天,总算将那剧痛感压下,剑晨的双眼茫然中带着些愤慨。

    怒气冲冲地瞪了中年男子一眼,气个半死。

    你说你哪不好指,偏偏指个最坚硬的地儿……

    再往那凸起处看去,心下也是疑惑,这东西不是往里按的,难道是朝外拔的不成?

    再试试!

    吸了一口气,再度长身而起,这一次,运掌成爪。

    啪——!

    手掌直接抓在那凸起上,入手处倒觉极为趁手,仿佛这处凸起,本就是为了给人抓的一般。

    手臂用力,整个身子全凭着这一抓,半吊在空中,双脚猛然往山壁上一蹬,嘿地一声,死命抓着那块凸起往外扯。

    仍然,纹丝不动。

    他不禁一阵泄气,看来,那中年男子的食指指向这处,只不过是一个巧合而已,并非是此处真有着什么机关暗道。

    正要松手下落,正对面突然又吹来一阵微风,吹得他手掌立时一紧,松手的想法登时一空。

    风!

    此刻他的正对面全是岩壁,风从哪里来?

    手臂使力,臂上肌肉鼓起的同时,身躯已往上拔高了一截,头顶直接抵在冰凉的玉寒石上。

    这才恍然。

    原来,那玉寒石看似死死压在四面合围的山壁上,但实则,如此这般平平看去,玉寒石与山壁之间,竟然还留有约摸二指来宽的缝隙!

    这缝隙若是从地上仰头去看,是无论如何也发现不了的,唯有如此刻这般平视,才能从中看出缝隙外的那一抹光亮。

    风,原来便是从这里吹了进来。

    再扭头一看,原来在他右手边不远处,那二指来宽的缝隙里竟然卡着一柄平躺着的剑,正是这柄剑的缘故,玉寒石才没有严丝合缝地压在山壁上,所以才有风从外面灌了进来。

    这是什么剑?剑晨的面色,有着一抹震惊。

    玉寒石可是重达万斤,如此这般压下,莫说是一柄剑,就是一块精铁,怕也得被压成一片薄薄的纸,而这剑就这么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令人感觉它原本就是这般模样,一点也没有被压得变形。

    只是此刻却也不是研究这柄剑到底是何材质的时候,虽然找到了二指宽的缝隙,甚至还能明明白白地看到从山壁外传来的光亮,但是,他要如何钻过去?

    眼角一晃,突然发觉离那柄剑不远的缝隙里,竟然没有光亮传来。

    再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根黑呼呼的铁链!

    这铁链略细,曲曲折折地盘在缝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