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梵天
    “萧前辈……”剑晨的眼眸里,尽是坚定:“不管有多难,还请前辈示下。”

    萧莫何的眼神意味深长,看着他,一字一顿道:“即使成为武林公敌,也在所不惜?”

    武林,公敌?!

    这四个字,刹时间绷紧了安安与管平的心弦。

    这个很难的程度,竟然难到要成为武林公敌?

    “傻子……”安安看着剑晨,眼中尽是担忧,一时说不出话来。

    剑晨身上的血仇,她是知道的,一路走来,已是艰难无比,若当真再成了武林公敌,这往后的路……还怎么走?

    “请前辈示下!”

    相比两人的担忧,剑晨面上并无一丝犹豫,甚至连眉头也未曾皱过一下,只是坚定着,又重复了一次。

    “小兄弟,你着实不错。”

    萧莫何赞赏地看着他,第三次说着同样的话。

    他轻轻揉着眉心,似乎在思索着措辞,半晌方道:“这天陨寒芒细如发丝,要从人体内取出,很难,除非……”

    “除非如何?”

    剑晨急切问道。

    “除非……”萧莫何淡淡看着他,终于说道:“除非用纯阳剑宫里的一把剑。”

    “一把剑?”剑晨微愣,纯阳剑宫里的剑,不说比剑冢葬剑池里的多,怕也不少,什么剑?

    “莫不是……”安安陡然想起一物,顿时捂着小嘴惊呼出声:“难道是纯阳九剑之一的——梵天寒芒?”

    萧莫何诧异看她一眼,点头道:“不错,正是此剑。”

    安安深吸一口气,凤目中有着震惊。

    她也是从天陨寒芒中的寒芒两字来推测,纯阳剑宫中,正好有一把剑,名字里也有寒芒。

    可是这把剑……她震惊之后,只余忧虑。

    却听萧莫何道:“这世间,与天陨寒芒材质相同的,只有梵天寒芒而已。”

    “一百七十年前,纯阳剑宫那一代掌教流云真人与唐门先祖唐天行乃是生死至交,两人在一起机缘巧合下,竟得了好大一块纯白无暇,周身冒着寒气的天外陨铁。”

    “当时唐天行是一爽快利落的汉子,又正欠了流云真人一个大大的人情,是以他想也没想,运起玄功,生生从陨铁上劈下一小块来,其余大部分,全数给了流云真人。”

    萧莫何说起百年前秘辛,也是目露回忆向往之色,缓缓道:“此后两人分道而行,流云真人去了霸剑山庄,耗费三年,方成一剑,取名,梵天寒芒。”

    “而唐天行径自回了唐门,他本就是机关暗器的大行家,遂闭关苦研,生生用了五年时日,作出三匣暗器来,听闻流云真人那把剑名作梵天寒芒,便即取名为天陨寒芒,意有同出一脉,世代交好之念。”

    “天陨寒芒自出世以前,一直被唐门视若镇派之宝,威慑之意大于实际作用,一百多年过后,也未曾听说过有谁死于天陨寒芒之下。”

    他一口气说了这许多,顿了顿,这才看着昏迷的花想蓉,微摇了摇头,对剑晨苦笑道:“所以我才说,你这朋友也是走运。”

    剑晨有些怔神,他原曾想那唐子昱不过是唐门五支中天影之人,既入不了天机,想来在门中的地位定然不高。

    谁曾想,地位不高的唐子昱,竟然能够拿出天陨寒芒这等镇派之物!

    到底唐门在他洛家被灭一事上,处于何种立场?

    还是说……一切的源头,真正的凶手,正是唐门?

    他正皱着眉头苦苦思索,恍然间却听安安迟疑道:“可是现下,梵天寒芒,正是纯阳九剑之一,修罗殿殿主,焚魂真人所有。”

    萧莫何颔首道:“不错,纯阳这一代九剑,破月、扫霞、赤星、白日、雷风、灼阳、焚魂、极意、玉虚,当数这焚魂真人脾气最为火爆,他又主理修罗殿这等纯中剑宫中主刑罚之殿,这些年来更是雷霆黑面,便是纯阳上下,无不畏惧于他。”

    安安俏目中光芒一闪,没有言语。

    这人常年居于万药谷,足不出谷之下,竟然还能对江湖中事了若指掌,看来此人,并非像表面所见那么简单。

    “不论如何,在下总归得去求来。”

    剑晨心乱如麻下,倒也没有安安那般想法,只是有些疑惑地说道:“萧前辈,取了梵天寒芒来之后,便能为蓉儿取那天陨寒芒了么?”

    萧莫何摇了摇头,道:“非也,取梵天寒芒,只是其一。”

    “天陨与梵天,出自同一块天外陨铁,但光凭此剑,还不能百分百肯定能吸出铁针,你得再去河南少林寺中,取来一物。”

    “少林寺?”

    所有人,尽皆大惊。

    想那纯阳剑宫已是正道巨擎,而少林寺,在江湖中的地位,更是超然。

    虽然少林寺几乎不问江湖事,然而但凡武林中有大事发生,江湖中人却总是习惯唯少林马首是瞻,隐隐然已是武林正道中默认的领袖级大派。

    “何物?”

    剑晨双目乍闭即睁,努力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