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重逢
    “蓉,蓉儿?是你么?”

    剑晨惊喜不已,这女子,竟然是花想蓉?

    可是……

    “蓉儿,你的声音怎么变了许多?我都听不出来?”

    “哼,一口一个蓉儿,好亲切啊!”

    那女子尚未答话,旁边那道男声冷哼一声,似乎极为不满。

    剑晨一愣,如此这般语气,他这一路上可没少听,再加上那股亲切感越来越重,他心中闪电划过,惊喜呼道:“你是……安安?”

    “哈哈,剑少侠,还有俺老管也在这里!”

    另一道从未出现的粗豪声音也在此时响起,老管?剑晨一阵茫然,突然恍然道:“你是沅江边的……管平,管兄?”

    “你们三人怎么在一起?”

    他对管平的印象倒要浅显许多,此时好一通想,方才记了起来,不由有些疑惑道。

    “此事说来话长,咱们先将你救出来才是正理。”

    管平应了他一声,又奇怪道:“咦,剑少侠你这是被关在哪里?怎么只闻其声,不见人影?”

    “这里,我在这里!”

    剑晨一听,连忙双手用力拍打着墙壁,希望能引起三人的注意。

    “哪里?”

    虽然听到剑晨拍打的声音,花想蓉仍然找不到他的所在,不由急道。

    “这边。”倒是化作男声的安安,很是确定地应了一声。

    剑晨大喜,拍打墙壁的力道越发重了几分,一刻也不敢中断。

    只听花想蓉在外面疑惑道:“你怎么知道?”

    “笨蛋,你师父没教过你听声辨位的功夫吗?”

    安安的声音很是不屑,刚话音落下时,只听几道沙沙声响起,剑晨呆的密室中,光线陡然一暗。

    虽然声音改变,但安安呛花想蓉的习惯却没改,本来这是极令剑晨头疼的一件事情,然而在此时,却让他心中温暖起来。

    从孔洞中往外望去,就着月光,一道白衣胜雪的身影停在跟前。

    这令他心中陡然一颤,白色身影停下的位置,若再有一把血剑穿心,岂非就是那梦中的场景?

    “安安,你,你往旁边去一点!”

    心中阴影作怪,明知此事应不会发生,但他仍然急切地冲外面喊道。

    “哦?”

    安安变成男声的声音一愣,倒也乖乖侧了一步,“这样,你会好些吗?”

    “夫君,你怎么在里面?快出来啊!”

    安安刚动,花想蓉又冲了上来,口中焦急喊着。

    剑晨苦笑,这要能出来,我还呆在里面干嘛?

    无奈道:“我呆的这屋子无门无窗,不知怎么出来啊!”

    “你将那屋内的情形,详细与我说说。”

    闻言,安安沉声道。

    “好,这屋内……”

    遇事不决问安安。

    虽然分离多时,剑晨的这个好习惯也是没改。

    当下,剑晨从这孔洞说起,一五一十,将屋内所有情况一一道来。

    其实,这间密室里本就空无一物,除了镶嵌在墙壁上的小小银镜之外,便只有隐藏着玄冥诀的故事模糊不清地刻印在其中一面墙上。

    这让他的述说,倒也简便不少。

    “你是说……墙上有许多银镜?月光透进来,竟然能在折射中照亮整间屋子?”

    待他说得差不多,安安疑惑打断道。

    “对,也不知是何人想出来的机窍,着实精巧!”

    “那你将那银镜的位置,详细说给我听听。”

    安安沉默半响,迟疑道。

    “好!”

    剑晨答应一声,正要详说,安安却又将他阻止,“你先等等!”

    只听啪的一声轻响,似乎折断了一根树枝,这才道:“好了,继续。”

    这一次,花费的时间便要长上许多。

    毕竟一个在里,一个在外,剑晨为了准确描述每一面小银镜所在之处,也是绞尽脑汁,弄得满头大汗。

    好在安安的聪颖在此刻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往往剑晨说不清楚的地方,她只是稍加引导,便能猜出个大概来。

    更离奇的是,随着剑晨描述出的银镜数量越来越多,到得最后,已不是他在讲,安安在听。

    而是安安报出一个位置,叫剑晨去对应之处寻找,每每总能在她说出的地方,找到对应的银镜来。

    这令剑晨暗暗称奇,心中对安安的佩服,又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就是这么多了!”

    剑晨呼出一口气,总算交代完全部银镜的所在。

    “嗯——”

    安安应了一声,却没了下文,只有树枝划在地上发出的沙沙声不时传来,似在演算着什么。

    花想蓉等得不耐了,冲口而出:“你嗯什么嗯?到底有办法没有?”

    语气突又变得温柔起来,对屋内的剑晨柔声道:“夫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