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九十五章 飞火流星
    剑晨的心,一点一滴地往下沉。

    石元龙的对战经验果然非他这个才出江湖的菜鸟可比。

    那晋级成功的混沌内力,只在与石元龙第一次对掌时建了一丝奇功,随后,便被石元龙发现其中关窍。

    玄冥有三,一曰守。

    剑晨目前对于玄冥诀的应用,仍然停留在守之一字上。

    所以,当石元龙改以兵器之利进攻时,能够化解内力的玄冥诀,顿时失去了作用。

    总不能……将别人插进你肉里的兵器也反弹而回吧?

    阴阳破氤棍已经渐渐不支,归去来兮本是一招攻守兼备的招式,然而此时,他除了以归去来守之外,来兮之攻是半点也用不出来。

    一切皆因石元龙的招法,无论在攻击的角度上,还是身法的诡异多变上,都要远胜中正平和,一心以快制快的归去来兮之上。

    再这么下去,非输不可!

    咬着牙忍受着来自全身各处被利刃割体的痛苦,剑晨的心中,已然有了决断。

    归一剑法第四层,这是他因为内力不足,而一直未能练成的招式。

    也是因为如此,当日伍元道人才以剑晨未能达到出师境界而拒绝他下山。

    因为这第四层,剑荡八荒,本就是剑冢门下弟子是否踏入出师境界的标准。

    现在的他,已经有了出师境界的修为,剑荡八荒中的九招剑法,已有足够的内力来施展。

    这九招剑法,之前他虽未练成,但每一招每一式,却都尽皆牢牢刻印在脑海之中。

    在苦苦抵挡石元龙鬼魅快攻的同时,他脑海中将其中一招剑法反反复复演练了数十次。

    对于归一剑法前三层的招式,他都以千锋演练过数次,对于每一招能够对千锋造成的变化,早已烂熟于脑。

    但第四层却不同,他知道招式,可知道的仅仅是剑招,若是以千锋来施展此剑招,会变化成什么模样,实在是心中没底。

    可是此时,已经到了不得不冒险一试的地步,若是再晚上一会,说不定不用石元龙动手,他自己便得流血而亡。

    雷动九天!

    这一式,与石元龙的凤舞九变同样占了个九字,但论招式效果却是截然相反。

    凤舞九变走得是诡异莫测的路子,而雷动九天,却是刚猛霸道之极。

    剑晨心中反复思量了片刻,对于施展雷动九天时,千锋将会作出的变化有了大概的推测,终于双眼中精芒大盛,与其慢慢被蚕食殆尽,不如奋力一搏!

    他催起混沌内力,阴阳破氤棍在挥舞到极致之后,陡然被他啪嚓一声,重新合为初始形态的千锋。

    紧接着,在石元龙被破氤棍逼退,还未攻来时,千锋上一团银光闪耀,天纹银伞已出,伞柄往石元龙疾冲而至的虚影猛力一推,又将他的攻势挡在伞面上。

    石元龙冷哼一声:“故技重施又有何用?”

    当下身形一晃,拖着两道长长红色尾焰的日月乾坤剑立时从银伞正面一滑,半个呼吸的时间也没有,已经转至伞侧,红光相交,又是一硕大的红叉疾劈向剑晨。

    他若不是想活捉剑晨,好逼问其身上的秘密,老早便可以结束这场死斗。

    可是在剑晨顽强的防守下,久攻无果的石元龙终于动了真火,这一次双手月牙剑刃的终点,已经是剑晨持棍的右臂。

    “砍下他双臂,作个人棍,看他还如何挡!”

    盛怒之下的石元龙在出招之时,心底阴毒地想着。

    故技重施?

    天纹银伞乍出即收,剑晨并不准备再向先前那般以伞作盾,反而被石元龙趁机偷袭。

    他此时再出天纹银伞的目的,只是为了短暂遮挡一下石元龙的视线。

    只需要极短的一刹那便可。

    雷动,九天!

    在石元龙从侧面劈出红叉的同时,天纹银伞才出即收,利用在银光璀璨的短暂片刻,千锋棍前端有一点银星冲闪而出。

    银星才刚出现,只是一瞬,陡然放大。

    待石元龙还未有反应时,这一点银星竟然在一眨眼都不到的功夫,扩大成足有成年人脑袋般大小的银色光团。

    轰鸣雷声,从银色光团上乍响。

    石元龙一惊,这又是什么招数?

    他想变招,已然不及。

    轰——!

    银色光团与交叉红光狠狠撞击在一起,暴出霹雳雷鸣。

    “唔!”石元龙一声闷哼,这银色光团之上所附着的内力竟然极沉重,便是他比剑晨深厚许多的内力竟也抗之不住。

    日月乾坤剑在这一下硬碰中被生生荡开,露出石元龙中门大开的胸膛。

    而剑晨的感觉却又不同,银色光团上自然也有他玄妙无比的混沌内力。

    是以,当光团与红光对碰时,石元龙固然被来势沉重的光团撞得身躯一震,而剑晨却连石元龙半点极阳内力也没有感受到。

    内力,化解,兵器,被荡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