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十章 你认输吧
    打飞一人,又上一人。

    擂台上,花想蓉强撑着疲累的身子,最后的奋力一击,石玉轩带来的人中,已是第五个被踢下擂台。

    花想蓉,此时也已是强弩之末。

    她微微曲着身子,双手支在膝盖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气血翻涌的俏脸上通红一片,汗水顺着已经湿成一缕缕的发丝不断线地滴在地上。

    花家家主花承禄早已坐不住,担忧中加杂着焦急的神色明明白白写在脸上,他几次想冲上台去阻止这场拼斗,但看了看石玉轩,却又始终有所顾忌。

    此时任谁也能看得出,花想蓉即便只是站着,也已经耗费了所有残余的力气。

    好在石玉轩只是想消耗她的内力,而不想伤了她,所以只是派了四个人肉沙包上去任她打,否则,莫说五个人,就是三个,恐怕花想蓉也得重伤吐血。

    跟着石玉轩来的,有六人,此时有五个正蹲在一边吐血,而这第六个也没犹豫,一纵身,就想向擂台上跃去。

    才只刚刚双脚离地,石玉轩猛地伸出手,将他按了下来。

    “你们也玩够了,该本公子上去玩玩了!”

    他自然也看得出花想蓉此时的状态,此时莫要说与他动手,即便就是他飞身上台时带起的些微劲风,恐怕都得令花想蓉连退几步。

    落于擂台之上,石玉轩嘿嘿笑道:“娘子,咱们不打了吧?晚一些还得闹洞房呢。”

    花想蓉银牙紧咬,恨恨地盯着他,怒声道:“谁要和你这登徒子洞房?不要脸!”

    强提一口真气,屡次建功的窝心腿法又欲再起。

    石玉轩哈哈大笑,将胸膛一挺,不闪不避道:“娘子这就按捺不住了?来来来,本公子被你这双玉腿撩拨得早已心痒,这便来尝尝嗞味。”

    花想蓉气得羞怒交加,恨不得一腿踢死这下流无耻的东西,奈何她终究已是强弩之末,这一腿,只提起一半便无以为继,倒令得她身形微晃,差点站立不稳。

    “石贤侄……”

    在大庭广众之下,自己的掌上明珠被人肆意羞辱,作为父亲的花承禄哪里还忍得住,高叫一声,终于又重新回到擂台之上。

    石玉轩看他一眼,收起调笑的心思,面色阴沉道:“花老头,你这时又跳出来做甚?”

    花承禄此时哪里还管得了什么赤不赤焰门?一脸悲愤道:“石贤侄,你若以规矩上台挑战,无论成败,老夫自然不会说什么,但你以车轮战来消耗小女体力,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突然强硬起来,“若石贤侄今日非得如此,花某说不得,就是赤焰门,花家也得拼上一拼!”

    他始终富甲一方,也是常居高位之人,这一下强硬起来,气势陡然猛涨。

    石玉轩的眼珠子转了转,赤焰门虽然势力强大,但他石玉轩毕竟只是赤焰门中一个分舵舵主的儿子,以花家的底蕴,赤焰门要对付自然不在话下,但若是他石玉轩父子想一口吃下,也是感觉有些吃得撑了。

    当下也不愿真把花承禄惹得急了,口气缓和了几分,道:“花老伯,你这话可就说得差了,适才不是你说,无论出身,只要上台挑战贵千金,并且获胜就行吗?”

    他手一指台下六个大汉,捶胸顿足道:“天地良心,我手下这几个兄弟个个那都是再正常不过的威猛大汉,他们见你女儿美貌,非得上台来挑战一番,这哪里是我能够拦得住的?”

    “你——!”

    花承禄听得脸色涨红,却又反驳不得,他先前,确实说过这句话,而本来花想蓉也不是非得死守擂台不可。

    毕竟,这比武招亲的初衷,是要为花想蓉寻得一如意夫君,若上台挑战的人全都败在花想蓉手中,那还夫什么君?

    是以,花想蓉其实就只是做了个标杆而已,前来挑战的人,只有在打败她之后,才有了一分资格,一分成为花想蓉夫君的资格。

    当然最后能不能成功抱得美人归,还得看能否顶得住在一个时辰里不被其他挑战者打下擂台。

    所以,花想蓉原本是不必苦苦支撑到力竭仍然不退的。

    但是突然出现的石玉轩却让她不得不如此。

    若是让石玉轩成为新的擂主,以他的身份,试问在辰州城里,还有谁敢上台向他挑战?这不是嫌命长么?

    这个道理,几乎所有在场的人都明白,可是,却谁也说不出什么,毕竟,石玉轩虽然阴险了些,但却真是依足了花家擂台的规矩。

    所不同的,只是有没有人敢再上去挑战石玉轩而已。

    正是因为如此,花承禄这才被他顶了回去,一时间作声不得。

    他做了一辈子生意,从来只有他算计人,哪知今日竟然在女儿的婚姻大事上,被人摆了一道,一时间,花承禄只觉胸腹处闷闷地极为难受,差点就想喷出口血来。

    花想蓉被她父亲这一岔,稍稍缓过了一口气,她缓缓走上前,轻轻拍了拍花承禄的后背替他顺了顺气,仍然坚定道:“爹爹,与这登徒子有什么好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