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三十二章 李焰使
    “小子,赶着投胎么?”

    安安正哭着,突然听到良平的声音响在不远处。

    她顿时有些怒了。

    本姑娘标标致致的千金大小姐,今天技不如人,死就死了,你还出言辱没于我!

    小是有点小,这个“子”字是怎么回事?

    她只觉胸中气闷不已,忍不住睁开眼睛,心想临死本姑娘也得好好骂骂你这个不长眼的东西。

    眼前,竟是一张痛苦到扭曲的脸,这张脸的嘴角处,鲜血似溪流一般不断线地往外冒。

    却是剑晨。

    她感觉到的气闷,不是被良平气的,而是身上压了一个人。

    “傻子!”她惊叫道:“怎么是你?”

    剑晨咧嘴,勉强给她一个微笑,露出被鲜血浸红的牙齿,笑得很难看。

    安安仿佛明白了什么,勉力伸手往俏脸上一摸,顿时变成了一只血手。

    那面上一热的感觉,不是被烈焰所烧,而是剑晨喷出的热血。

    原来良平第四朵红焰即将击在安安身上的时候,本是坐在地上无法动弹的剑晨不知从哪来了力气,竟然双手一撑站了起来。

    以转乾坤身法的精妙,堪堪赶在烈焰击中安安的同时,挡在了她身前。

    撞飞安安的,不是烈焰,而是剑晨的身体。

    “你还好吧?”剑晨压在她身上,弱弱地问道。

    这个姿势……安安本已没有血色的俏脸顿时红了,好在她脸上此时尽是剑晨的血,倒是看不大出来。

    “快要被你压死了。”她娇羞不已,浑没了平时的娇蛮,眼睛闭了起来,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

    剑晨一愣,看得差点呆了,咬着牙,勉强道:“好,好……你等我一下。”

    深吸一口气,不敢再去看安安,他的手臂颤颤巍巍地,好容易积聚起力量,用力一撑,从安安身上翻了下来。

    背部是被替安安挡下烈焰的地方,这一翻,顿时把鲜血淋漓的伤处压在地上,痛得他“哎哟”一声。

    安安身上一轻,没了气闷的感觉,却突然没来由得多了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空虚感,正松了口气,突然听他痛叫,连忙扭头去看。

    看他躺在地上痛得呲牙咧嘴的样子,不知怎的,生死悠关的当头,她竟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没事,没事。”剑晨却已经拄着千锋晃晃悠悠站了起来。

    良平握着断剑走了上来,狞笑道:“没事么?别担心,马上就有事了。”

    他运起剑势,断剑前端顿时又有了红芒。

    正待发起攻势,肩膀却被人从后拍了一下,声音随之响起:“等一下。”

    良平扭头去看,却是李焰使,不敢不听,只得收起剑势。

    李焰使的目光越过剑晨,望向躺在地上的安安,道:“小姑娘,你是何门何派?”

    语气竟然带着几分温和。

    被剑晨替她挡下了一击,安安虽然一时半会起不来,一多半倒是力竭所至,闻言不禁皱了铍琼鼻,白眼一翻,哼道:“关你屁事。”

    良平顿时又怒:“找死么?”

    李焰使却不着恼,又按了按良平,温声道:“姑娘先使了流光馆的落英掌,后来又用出纯阳剑宫的三环套月。”

    “之前还一口叫破岭山七狼新近练成的连狼七杀阵,足见姑娘身负的武功见识均非一般江湖人士可比。”

    安安冷笑:“那又如何?”

    李焰使摇了摇头,道:“那便是说,姑娘的师门来头,恐怕非比寻常,说不定,以我白焰剑派今时今日的实力,还惹不起。”

    安安笑道:“算你这人还有些见识,知道惹不起,还不快滚?”

    “非也非也。”李焰使被她喝骂,仍然不恼,哈哈大笑道:“在下冒味问姑娘的师承,却是问给这位小兄弟听的。”

    “我?”剑晨一愣,这老大叔好好的和安安说话,怎么又扯到自己身上来了?

    李焰使看向他,点头笑道:“正是。”

    又道:“这位姑娘明知不敌,还硬生生挡在小兄弟面前,而小兄弟也是拼命为她挡下足以致命的一击,想来,小兄弟是不希望她死在这里的吧?”

    剑晨看了一眼安安,今日安安拼死挡在他面前,他这一生,怕是也忘不了那道单薄而又坚定的背影,心中不由一暖,冲口而出:“是!”

    李焰使抚掌而笑:“如此便好!”

    “小兄弟也听到了,这位姑娘的来头,恐怕就是我白焰剑派也得罪不起,可是……我这鲁莽的同门却将她打成重伤,这梁子可算是结下啦!”

    剑晨还未明白他话中深意,安安眼珠一转,却是想到了什么,顿时不屑地哼了一声。

    李焰使道:“所以,为了不给白焰剑派遭来不可知的报复,在下说不得,今日也得作那杀人灭口之事。”

    他温和的面容随着杀人灭口四字一出,竟然不复存在,转而森冷无比。

    剑晨一惊,连挡在安安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