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十一章 考校
    剑晨愕然,这就到晚饭时间了?

    记得破解完玄冥诀才晌午而已?

    突然又是一惊,师父说?师父难道出关了?

    他心中千百个疑问早就憋在心里,这时也顾不得玄冥诀了,将玉佩贴身收好,那本隐藏在故事中的玄冥诀倒是随手又往床下一塞,反正没有那块玉佩,谁拿去也只能当故事来看。

    将门打开,拍了下尹修空肩膀,丢下句我先去找师父,便展开他剑冢“转乾坤”身法,飞奔往迎客堂而去。

    留下尹修空气得跳脚,转即目瞪口呆:“咦,师兄的轻功……怎么又快了?”

    迎客堂,在多年不能迎客的情况下,又兼职师徒三人的饭堂。

    心急如婪的剑晨并没有发现他的轻功又快了,他冲进堂内,只见师父已用餐完毕,此时正坐在堂首闭目养神,饭菜摆在桌上,自然是给他留的。

    此刻剑晨哪里还有心思关注今晚的晚饭是吃南瓜还是莲藕,急急对师父行礼:“师父,我想问你……”

    “吃饭。”伍元道人眼也没睁,只说了这两个字。”

    “我不饿,我想知道……”

    “吃饭。”

    剑晨无奈,端起饭碗一阵猛扒,三两口便将一大碗饭倒在肚里。

    仍然不知道今晚到底吃的是南瓜还是莲藕。

    将嘴一抹,“吃完了,求师父解惑!”

    伍元道人这才挣开眼,看了他半响,终于道:“说。”

    剑晨一咬牙,“师父,我是不是衡阳洛家的人?”

    伍元道人摇头:“不是。”

    剑晨道:“可是,十三年前……”

    “只是时间凑巧罢了。”没等他说完,伍元道人便打断道。

    这说辞与十天前一样,但此时的剑晨自然是不信的,若只是时间凑巧,那他体内的玄冥诀内力又作何解释?

    心中一气,玄冥诀三个字差点冲口而出。

    “小兄弟,算大叔求你,这东西你务必藏好了,切莫让第三人知晓,即便是你的师父,也不可说。”

    话已冲到嘴边,剑晨脑海里突然想起那位极为可能便是他师兄的大叔脸上的哀求之色,顿时将话卡在了嘴里。

    “不行,这是大叔临死前对我的请求,不能说。”他心中挣扎不已,“可是不说,又如何让师父对我说出实情?”

    一时间左右为难,僵在当场。

    伍元道人一直静静看着他,这时开口道:“莫要再想,今日落下的修行,明日补上,回去罢。”

    剑晨站着没动,突然笑了起来,心中突然有了计较,师父不肯告诉他实情,而他又不能将玄冥诀之事说出来,那么便只有一个办法,自己下山去查!

    抬起头,眼中满是坚定,一字一顿道:“师父,我要下山。”

    伍元道人点点头:“好,山上吃穿用度着实也快用完了,明日你带足银两采买回来,早去早回。”

    剑晨眼中的坚定之色更浓,仍然一字一顿道:“师父,我要,闯荡江湖!”

    伍元道人深深看着他,好一会才说道:“你想出师?”

    剑冢对门下弟子早有规定,入得门来,若想下山闯荡,那是非得达到出师境界才能获得许可的。

    剑晨入剑冢一十三年,目前也只是达到精进后期而已,以他当下的修为,在江湖中勉强算是迈入了出师境界,但在伍元道人眼中,却是连出师境界的门坎尚未摸到。

    但他心意已决,仍然坚持道:“弟子想要出师,求师父成全!”

    伍元道人摇头道:“在剑冢,弟子想要达到出师境界,有两种选择,你可知道?”

    剑晨躬身,郑重道:“拜入剑冢时,师父曾经讲过,弟子自不敢忘。”

    伍元道人眼中精光闪烁,哦道:“说来听听?”

    “剑冢弟子若要达到出师境界,其一,归一剑法修炼到第四层‘剑荡八荒’。”

    “其二,以该弟子当前修为为限,硬接当代掌门三招而不倒。”

    剑晨目光炯炯看向伍元道人,坚定道:“不知弟子说得可对?”

    他此时心意极坚,与伍元道人说话已经改口以“弟子”自称,浑不如先前那般随便。

    伍元道人点头,问道:“那你此时可有领悟‘剑荡八荒’之下九招?”

    剑晨眼神一黯,回道:“未曾。”

    伍元道人了然道:“那你是想选择第二种方法了?”

    剑晨持弟子礼,一鞠及地:“求师父成全!”

    伍元道人摇摇头,叹道:“痴儿,为师已经告诉你,十三年前之事与你全无关系,你又何苦如此?”

    自己徒弟想要下山闯荡江湖的原因,他作为师父的,又如何不知?

    剑晨并不起身,仍然保持鞠躬的姿势,声音中却多了一丝颤抖,坚持道:“求师父……成全!”

    伍元道人把眼一闭,沉默不语。

    两人一站一躬,俱都不再说话,迎客堂内气氛静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