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九章 有玄冥
    “娘亲,娘亲!你别走,让我好好看清楚你的脸!”

    又是一夜,剑晨骤然从梦中惊醒。

    他一动不动躺在床上,怔愣好半响才回过神来。

    这个梦……

    剑晨苦笑,从那日起,他已连续十天夜里被梦惊醒。

    无心睡眠,下床,点灯。

    幽幽一声长叹,为这清冷的夜又凭添无穷寂寥。

    “看不清,为何我总是看不清她的脸?”

    剑晨眼中满是懊恼,回忆起梦中那位看不清面目的妇人,心中莫名有着一丝亲切。

    每每到这个时候,他总会将手伸入怀中,因为那里有一块珍藏许久的玉佩。

    此玉色泽晶莹剔透,入手冰凉润滑,乃是一块上等的和田美玉,其上雕饰的凸纹乃是以镂空手法雕刻着一个龙飞凤舞的“晨”字。

    剑晨的名字,便是从中而来。

    手里摩挲着玉佩,思绪却早不知飘到了哪里。

    又是出了好一会神,他突然愣了一下,下意识用手摸了摸怀里,不禁一惊。

    因为他突然想起,十天前,有位中年大叔将一本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硬塞进了他怀里。

    当时尹修空叫他叫得急,两人回到剑冢,他匆匆将弄湿的衣物换下,至于那包牛皮纸包裹的东西急切间只是随手往床底下一塞,便去了迎客堂见师父。

    谁知在迎客堂内被白震天的一番言辞搅得心神大乱,倒是忘记了还有此事。

    此时记了起来,细细一算,今日正好便是遇见大叔后的第十日。

    心中不禁一黯,十日之期已到,大叔却没来。

    “若是没来,那便是我死了。”

    虽然与这位大叔萍水相逢,但想起他这句话,剑晨还是忍不住鼻子有些发酸。

    连忙将玉佩放在桌上,趴在床底好一通翻找,将那包牛皮纸包裹的东西找了出来。

    这包东西有二指来厚,用牛皮纸极为仔细地包扎了起来,由于那日随他一起被丢入溪水里,表皮已经微微有些皱纹。

    也不知内里是什么事物,竟害得大叔丢了性命?

    剑晨又是叹息一声,心里念着大叔的嘱托,将外面那层牛皮纸小心翼翼地拆了开来。

    拆开后发现内里又是一层牛皮纸,只得再拆,内里依然还是牛皮纸……

    无语半响,剑晨对这东西也是越发好奇起来,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这小小的包裹上,继续拆。

    这一拆,便是十层。

    原本还担心这东西随着他一起落入水中,之后又没有及时处理,会不会被泡坏了,现在一看,只怕再泡上两个时辰也是无碍。

    最后一层之后,终于不再是黄油油的牛皮纸,却是一本巴掌大的小册子。

    封面上并没有名字,粗略翻了翻,也只有七八页纸而已,但是这七八页纸上……密密麻麻全是蝇头小字。

    剑晨的头皮随着小册子上的字而麻了起来。

    因为他想起,大叔说要他将内里的内容全部背下来,还得是熟记。

    册子虽薄,但上面的字体也是小得可怜,这么粗粗一看,怕不得有数万字之多。

    重重吐出一口气,剑晨看向手中册子的目光有些复杂,大叔此时说不定已经魂断九州,对于一个已死之人的遗言,他说什么也得尽力完成才是。

    于是翻开第一页,从头开始读了起来。

    凄凉冠冕几迁改,寥寥绝景日更迟,天生一物变三才……

    开头竟然是一首诗,这令剑晨很是诧异,只得耐着性子继续往下看。

    岂知这一看之下倒是入了迷,先前拆牛皮纸拆出来的睡意也被驱散不少,竟然花了小半个时辰,从头到尾读了个全本。

    “好看!”

    合上册子,剑晨不禁赞叹一声,同时又有着疑惑:“难道就因为这么一个好看的故事,大叔就要被追得走投无路?”

    原来这本小册子上记载的,却是春秋战国时期群雄逐鹿的故事。

    这类故事,他以往下山采买吃穿用度的时候,倒是常听山下齐阳镇里的说书先生讲过。

    虽然说书先生讲出来的故事也未必有这本册子上来得精彩。

    可是……若说大叔就因为这个故事而丢了性命,剑晨是一万个不相信的。

    难道……这本册子并不属于武林?而是说书界的一本不世奇书?

    大叔原来却是说书界之人?而那些追杀他的人便是说书界的坏人,满天涯海角的追杀大叔,就是为了抢他秘藏的这本册子,好靠这本册子在说书界扬名立万?

    从此再也不用日晒雨淋地蹲在天桥底下,而是可以更进一步坐在茶馆里说书?

    剑晨嘴角抽了抽,为自己的奇葩想法汗了满地。

    以鉴于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他不得不再次将册子打开,又仔仔细细从头看了一遍。

    果然……这就是一个故事。

    抱着大叔不可能属于说书界的念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