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章 惊天一剑
    令尹修空感到不可思议的,自然不是万剑归一威力如何开山裂石。

    而是万剑归一在伍元道人的手中使出来,竟是如此的平凡普通。

    逐风剑已经出鞘,果然不负剑冢传承之名,逐风的剑身薄如蝉翼,银白的光芒闪耀,但又并不刺眼,尹修空甚至几度都以为,这把剑是透明的,他可以透过剑身看到其背面的事物。

    这是一柄好剑,所有看到这柄剑的时候,都会不自觉地在心里这么想。

    但是同样,也没有谁会在看到这把剑的时候,联想到诸如厚重、沉稳等等词汇。

    逐风剑,剑如其名,本就是一把追风逐电的神兵。

    然而逐风剑在伍元道人手里,竟然重若千钧!

    无端端的,在场所有人心中都生出了这把剑很重的想法,其中甚至包括剑晨和尹修空。

    可是没有人会为此而轻视此时握在伍元道人手中的逐风剑,因为他们看到了另一个人脸上的凝重,白震天。

    此时白震天的面上再也不复先前爽朗豪气的神彩,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逐风剑,脸色竟然微微开始有些发白,大颗大颗的汗珠冒了出来,却不敢分心擦拭半点。

    就连惊艳无比的七朵金焰,竟然也在伍元道人缓慢地动作中,开始产生了不稳的迹象。

    白震天心中的震惊非同小可,虽然他明知道伍元道人的武功很高,甚至也知道剑冢归一剑法中,那一招万剑归一是足以列进惊世奇招排行榜前三位的猛招,但他依然相信自己能够战胜对方。

    这种信心,来源于他的自负,他作为一个武者的骄傲,也来源于他对自己殛焰剑法的强烈自信!

    而此时,白震天的信心开始动摇了。

    在他的眼里,伍元道人挥舞的哪里是一柄重若千钧的剑?这分明是上千柄……不,是上万柄锋锐无匹的绝世宝剑!

    “这老家伙……剑意竟然如此之强?!”

    伍元道人驱使逐风剑虽慢,如今也已前往前刺的阶段,如此一来,带给白震天的压迫力竟然成倍提升。

    他很清晰地感觉到,逐风剑上散发出的无穷剑意齐齐向他攻了过来,虽然明知道这些只是虚无的剑意,但他却从自己的身上,感受到了痛。

    有如万剑穿心般的痛!

    眼见伍元道人驱使着逐风剑慢慢向他刺来,白震天心知不能再让他这样无止尽地凝练剑意,否则还未等到逐风剑及身,恐怕他自己就要先支持不住。

    当下强提一口真气,身前七朵金焰骚然金光大盛,白震天瞪目大喝:“看招!”

    呜,呜呜,呜呜呜……

    飞身而起,白震天的身形化作一道虚影,只是闪电之间,虚影再凝实时,便已近伍元道人身前,剑尖七朵金焰有如离弦之箭,猛然散发开来,或左,或右,忽上,忽下,以各种刁钻的角度急攻伍元道人身体各处。

    这一手看得剑晨暗暗惊心,他竟然连白震天是如何闪电般移动到师父身前的都没有看清楚,更何况那七朵刁钻的金焰?

    伍元道人却是不慌不忙,他只是将手中逐风剑轻轻往前一送。

    逐风剑仿佛突然挣脱枷锁,发出一声欢快的龙吟,也化作一团虚影,剑光瞬间将白震天笼罩在内。

    由重至轻,由慢转快,这其中的变化太过突然,看得旁观众人心头剧震,仿佛胸间有根弦突然随着逐风剑的变化嘣的一声断掉了一般,难受得几乎想吐出一口血来。

    白震天大惊失色,逐风攻来,他竟然分辨不出剑尖攻向的是他身体何处,心念电转间,他只能判断出,若自己不收回金焰,执意强攻,那么首先被一剑穿心的,定然是自己。

    危急之下,连忙振臂一挥。

    七朵金焰依然爆发出呜呜的咆哮,各焰轨迹奇异地一扭,瞬间转向,往逐风剑上撞去。

    就听嘭嘭嘭七声闷响,七朵金焰爆发出最后的辉煌,一一撞击在化作光雾的逐风剑上,散成点点金芒,消失无踪。

    片刻,风雷即收。

    伍元道人的逐风剑在七朵金焰的连环爆破下,显出真身来,停在半空,剑尖所指,正是白震天的胸口。

    而白震天的烈焰剑上七朵金焰俱已消失,也显出真身来,剑尖停留的位置,也是伍元道人的胸口。

    两人静静相对,举剑而立,伍元道人仍然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而白震天的眼中却光芒闪烁,显得迟疑不定。

    两人俱都没有说话,大殿内观战众人震慑于两大惊世奇招对决,一时间心潮澎湃,也是作声不得,容纳了几近二十人的大殿内竟然诡异的一片静寂,落针可闻。

    良久,倒是伍元道人面无表情地先开了口:“白施主的殛焰剑法果然名不虚传,今日令贫道大开眼界。”

    “白施主正当壮年,若将来百尺杆头更进一步,将殛焰九转练出九朵白焰,想来败的便会是贫道了,今日这一比,大家以平手论如何?”

    白震天闻言,心头一震,旋即哈哈大笑道:“道长谬赞了,在下的功夫如何比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