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三章 焰使
    “大叔,你……!”剑晨惊怒交加,万料不到中年汉子竟向他出手偷袭。

    中年汉子满脸愧疚,下手却毫不迟疑,紧接着又将他哑穴给点了。

    这下剑晨动不了,也骂不出来,一张小脸涨得通红,眼珠子狠狠地瞪着,似要喷出火来。

    中年汉子手下动作不停,口中歉然道:“小兄弟切莫见怪,大叔也是迫不得已。”

    一边说,他一边自怀中摸出一包用牛皮纸紧紧包裹的东西,放到剑晨眼前,说道:“小兄弟,大叔求你件事,这包东西,你务必帮我好生保管十日。”

    “十日之内,我定然来取,若是没来,那便是我死了。”

    又道:“十日之后,我若没来,你便把牛皮纸拆开,将里面的东西好生背熟,再一把火把它烧了,也算是替大叔好好出一出这一十三年流离之恨。”

    剑晨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听他几句话便说到生死之事,不由瞪大了眼睛,那股被偷袭的怒火不知何时已灭了下去,眼中满是询问之意。

    中年汉子将牛皮纸往他怀里一塞,站起身来,看着剑晨,带着哀求道:“小兄弟,算大叔求你,这东西你务必藏好了,切莫让第三人知晓,即便是你的师父,也不可说。”

    回头望望,有些急切起来,“我的仇家快来了,小兄弟,你们剑冢有一门闭气的法门,你可学会?”

    剑晨无法说话,唯有眨眨眼,算是回答。

    “好,你的穴道半个时辰之后自会解开,剑冢的闭气法门练至极处可屏息静气两个时辰,想来半个时辰小兄弟定能做到。”

    言至于此,他一把抱起剑晨,双臂一振,竟然将他往水中抛去。

    剑晨一惊,想不到他说抛就抛,连忙长吸一口气,将眼一闭,运起闭气法门来。

    扑通。

    落入水中,好在水流缓慢,他只是沉入水底,倒并未被冲走。

    中年汉子抛下剑晨后,往他落水处重重地踩了几步,溪水边湿润的泥土地上立时留下了两排脚印。

    咬破手指,挤出一滴鲜血来,四处一看,运起内力往左边打去,那滴鲜血便被他甩在了离剑晨落水处十来丈远的野草上,又捡起一支枯枝,轻轻掰折出一丝裂痕,扔在右边十来丈处。

    做完这一切,他这才停下来,看着水面,欠疚自语道:“小师弟,师兄刚一回来便将你丢到水里,呵呵,希望你可别记恨师兄。”

    又回头面向白岳峰上剑冢的方向,双膝跪地,咚咚咚,连磕三个响头,抬起头来,眼中尽是留恋,“师父,冲儿不孝,辜负了您的教诲之恩,如若不死,总有一日定当再回剑冢长伺身侧。”

    语毕长身而起,选了个他适才弄出的痕迹相反方向,身形大展,几个起落间便消失在丛林之中。

    他竟然也是剑冢的弟子?

    中年汉子走后不久,树林里传来响动,从林中走出五个人来。

    五人一样打扮,俱都一袭白衣,袖口处用金线密密绣着数朵燃烧正旺的焰火,腰间长剑早已出鞘提在手里,一面前行,一面搜索着什么。

    领头那人看起来约摸五十来岁,神情阴冷,森寒的目光落在中年汉子踩出的脚印上,不发一语。

    他的袖口处,绣着五朵金焰。

    “刘焰使,溪边有脚印,那人莫非藏在水下?”

    他身后站出一袖口有三朵金焰的年轻人,目光也是落在脚印上,不由猜测道。

    其余众人深以为然,就待上前看个究竟。

    溪水流动虽缓,水面却有七八十丈之宽,任你轻功再好,一跃之力也是不够横跨溪面,是以藏于水下的猜测自是令人信服。

    岂料被称作刘焰使那人冷哼一声:“这人诡计多端,咱们一路追杀,不知被他骗过多少回。”

    “这脚印如此明显,断然又是他故弄玄虚,这水底不看也罢,还不如四下找找,省得耽误功夫。”

    众人一怔,拱手道:“是!”

    中年汉子心思竟如此缜密,将刘焰使的想法猜了个通透。

    若他不在溪边留下脚印,说不得刘焰使便得令人下水一探究竟,藏于水下的剑晨便无所循形。

    “刘焰使,这里有血迹!”

    四下搜索的弟子在野草上发现中年汉子先前故意甩下的血迹,连忙报告。

    焰使眼中精光闪现,问道:“咱们可有人令他受了外伤?”

    众弟子回忆半响,均道:“没有,他只被王焰主以剑柄击在胸口,倒不曾有外伤。”

    刘焰使冷笑道:“这又是个障眼法,咱们若是按血迹的方向去追,保准越追越远。”

    众人面面相觑,还是那名三焰弟子道:“刘焰使,这么说来,咱们往没有痕迹的方向追?”

    刘焰使不语,手中不知何时拿着一支枯树枝细细察看,正是中年汉子先前掰折出一丝裂痕的那支。

    他闭目思索半响,手一挥,“走这里。”

    手指的方向,却是发现枯枝的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