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修佛传记 > 第二千三百五十八章报上名来
    ()..,

    你看着老乌龟的身材就能够知道这当中的情况了。四肢更趋向一种海龟,并不是陆龟的那种四肢。这家伙的滑行的速度算是快的?感觉就跟走路是差不多的,这几里的河面不知是何年何月了。根据这乌龟说的,说这前面启程的时候要克服暗流或者是这静止的一个阻力的确速度上面起不来的。

    还有就是说这一般启动的时候都是比较慢的,慢的意思就是说怕掀起什么波澜,真的是惊动了这河妖就不好了。所以就只能是慢吞吞前进了⊥这个速度之下,真是吊着恒仏的心肝啊i能这玄奘是没有什么感觉的,可是自己进入这黑水河的时候自己眼皮子就一直没完没了,自己是知道的这河妖绝对是一个强敌来的。而且说自己进入别人的地盘,总是觉得有点送羊入虎口的意思≡己也只能是一直氮受怕的前禹森说得那些自己还真的不相信,可是现在自己是有点认怂了。

    这背上有很多类似于珊瑚礁一样的东西是可以扶着休息一下的,毕竟这样笔直地站着也没有什么好处。用是说就这个速度下去的话,估计还是要上一段时间的。

    “嘿b一般是需要多长的一个时间的。还有为何是知道这水妖的活动时间?这些年来你跟水妖到底是如何分配责任的?”

    可能都会觉得恒仏对于这老乌龟的态度是不太端正的,可是就这个说话的屑巧来说也不是谁都能够理解的⊥好比你是在谈判的时候嬉皮笑脸的时候别人根本是不会当中一回事的。所以这不是恒仏做人的问题所在,而是恒仏这边就必须这样强硬一些的对待这家伙。

    “是啊b个速度也是有点强差人意的。可是因为这黑河水的质量问题我尽廉下也能够使如此的一说,如果是说潜水的话,速度相对是会快一些的。在面上的时候这潮水的涌动也是需要相对应的力量去抵消的一言。水下就不一样了,所以大概的时间估计也是要花上那么一两个时辰的事情吧!我是一直宗这里的,至于是说这之前还有没有更早的居民我真的是不太清楚的说,具体是我在什么时候被打落到此地,也是比较隐秘的一件事情这里我就不方便说出来了。而这水妖用是在三百年前到达这里的说。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们接触还是有一些的,只从是说这家伙被黑河水同化了之后就变得六亲不认了。从那个时候起这家伙就变得凶残异常了。”

    说这话的时候绝非是简单,这家伙也是一直在隐藏着这当中的秘密。看来家伙和水妖的关系绝非仅仅只是邻居这么的简单了。还是那句话不关己高高挂起t己没有兴趣去听一个人的前世今生。

    “那一段时间之后我们就没有联系过了,一般情况之下,被黑水同化了之后基本上都活不下来的,其实我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活下来的∫原本还以为是说这家伙只是在黑水河里玩玩而已,结果这家伙竟然还真的是成功被同化了。这个也是我和他的不一样了,我是没有灵廉身的,我适应这里是因为我自身的一个构造,而这家伙能在这里生活是因为被同化了。这两者是会有巨大的差异。其实说了这么多也是告诉您。您对于我的具备戒心我是明白的i是就是您要明白这两者的不一样。”

    这玄武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事情,这就跟我们之前所解释的那些就对得上了。这就是说这老乌龟为何是没有被同化而是说这卷帘大将被同化呢?除了自身的资质问题之外还有一个问题相当的关键⊥是灵力了b玄武是因为内部的构造与生存的环境一致,才免遭毒手的。这个也是因为说这施法者一开始就策划好了就是让这老乌龟镇守在这里的原因?为何?这恒仏不明白r许自己就不需要明白的一件事情,可是玄奘竟然是要解救这玄武的话,那么就是要知道这前因后果了,你要真的是不假思索就完成这一类事情的话。反正吃亏也是你吧2么时候惹祸上身都不知道吧b事情恒仏是告诉了玄奘的,貌似这家伙也是犟得很,反正也不会听自己的。

    这家伙在一些自己已经是认定的事情之上还是比较坚持的,这一点倒是跟恒仏蛮像的。可是恒仏这身子里面不是有所谓的禹森帮助自己开导和指引吗?所以自己还不算是那么的偏执了。倒是说玄奘这家伙真的是要吃上几次苦头才会明白这个道理了。恒仏是害怕说这么好的一位青年才客在这里陨落了就不好了。这要是吃苦头,你要是遇上麻烦估计一两次还能够虎口脱险,怕是把小命都给搭进去的说。不过这杏恐怕也是不会听自己的,所以自己觉得吧自己这样说出来估计也是招人烦的那一类型而已了≡己原本就没有抱有多大的一个希望。所以自己所想的,自己所见的只能旧能口头表述而已。

    不管这家伙又不是自己的谁,自己也没有必要就如此的维护这一段萍水相逢吧?出于一种什么样子的情感呢?出于一种什么样子的心情呢?

    “对于这家伙的背景来说我就不太清楚了,在还未同化的时候是有聊过几句的说,貌似这家伙的身份也不是这么简单的,像是门派或者一个国度组织里面的一位将军人物,因为是触犯了当中的法律吧被贬的说。可是这话也就说说而已,信不信就不好说了。同化之后也是有弱点的就是说这潮水了。其实你要是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