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修佛传记 > 第二千七十六章光?
    恒仏知道说这种方式其实也不能经常用了,不然的话自己也是会失去这种新鲜感觉的。真的是让自己乏味到极致的时候也是会用一下的。

    一个大男子抱着自己在取暖?这就是恒仏的一个正是的写照了。这也算是恒仏在里面唯一的精神寄托了,这事情还是要藏着掖着的说。基本上来说你还是要避开禹森这家伙的,给这家伙看见了,不又要唠叨自己了?这一次估计唠叨都不行了,直接是会开嘲笑的吧!这是最让自己受不了的,这禹森是不是拿出来放在嘴边说的话还真的是让自己有点受不了的说。而且禹森这家伙也是知道的,真的是大嘴巴!真的是会讲上几百年的时间,这才是让恒仏最受不了的。不过你还真的是别说,自己从来就没有意料到说原来抚摸自己这感觉如此之强烈,真的是有点上瘾的意思?

    就这个状态之下恒仏都不知道维持了多久了,多少次了。还真的有这么一次让自己感觉到不是这么一会事的,这一次恒仏还是像往常一样的用手接触一下自己冷冰冰的双臂。这一次似乎恒仏能够感觉出来的就是说这种强烈的刺激感觉似乎不是这么的强烈了。恒仏的手掌心还是很暖的说,对于皮肤的刺激就不是这么的强烈了?这是怎么一会事了?这个时候恒仏就发现了说自己的身上的金甲虫呢?零零散散的能够摸到几只的意思,可是按照往常来说这一挥就是一大把的存在,可是现在为什么会这样子呢?这些都跑到哪里去了?

    恒仏之前所以是说会有这种强烈的冲击感觉是因为说自己这边的表皮已经是给金甲虫啃过的,这当中的毒液也是有麻痹的效果,所以当有外力接触之下去挤压之类的,这当中的毒性就挥发出来的,之前说过了。这毒性是不会对恒仏起到任何作用的。那么现在我们能够看见的就是说恒仏再一次用这种方式想要将提神的时候却发现了,这身上的金甲虫不知所踪了。能够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吗?可是说恒仏的外皮一直都是所谓的麻痹的一个状态的,所以就是说这金甲虫有什么情况自己都是感觉不到的,自己也不知道啥时候就少了那么多的一个金甲虫了说。

    恒仏确认了好几遍了,而且还是说这随着自己越是往前的说,这金甲虫就像是黏性过期的胶水一样就从自己的身体掉落了。之前说了恒仏的上半身基本都是所谓的被包围住的说,形成一个铠甲的,现在就稀稀疏疏之下恒仏还真的是有点赤裸的感觉了。恒仏都有点不好意思去遮盖一下的说。虽然这里没有人,就像是下意识要去做的事情一样的说反正就是让你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怎么是会一下子就全跑光了这才是恒仏所在担心的事情。这金甲虫原本在这里面是饥不择食的存在,可是现在的一个情况就是说这家伙还真的不是这么一回事的?

    既然有东西能够让这些家伙放弃自己的追求?这不太可能吧!还有这神奇的事情?恒仏立刻是不继续向前了,自己的感知是告诉自己的这前面就是一片光明没有障碍物一说的。还是要搞清楚这金甲虫就此别过了?这裤脚褶皱的地方还是藏着几只的,只是说自己轻轻一抖动的这些小家伙就这样掉落了。不会吧!按照之前的说法这些家伙一定会死盯着自己不放的说。这就有点不应该了。恒仏捏了一只金甲虫在自己的手上,当然自己伸手向前的说这金甲虫就是滋滋作响,自己缩回来的时候这金甲从似乎是松了一口气了,就一动不动就在缓冲之前带来的刺激。那么就是说这个金甲虫是没有错的,这问题不是出在这里的。

    恒仏重复了好几遍之后直到这金甲虫是完全断气一说自己才真正的意识过来的。真的是说将这玩意个折磨死透彻了自己才意识到说这家伙已经断气了,还以为说是自己的判断出问题了。后面才知道的就是说这手上的金甲虫已经是变得坚硬和脆了。恒仏就像是捏一张纸一样将其捏碎了。恒仏仔细找了一下身上的金甲虫,藏在衣服褶皱里面的金甲虫也是扛不住这个重压了,也是直接暴毙了。恒仏身上一下子的金甲虫不是死掉了就是跑掉了。而且说恒仏这边也是感受到了自己的皮肤上的有一份燥热的说,就像是……就像是一种太阳光照射到自己身上的感觉,是自己错觉吗?自己的的确确是感觉到了。

    慢慢的让自己的身体是升温了,这一种感觉真的是……。

    “前辈!你感觉到了吗?似乎这边有光照进来了。我身上的金甲虫似乎是不见了说,你看这……”

    这事情的确是将禹森给惊醒了说,禹森没曾想到的就是说自己就休息了一会之后。这事情就出现了?就自己最希望的事情终于还是来了,这苦日子终于是要到头了。

    “傻小子!你可知道你已经到了这尽头了?你已经到了这个出口的,恭喜呀!恭喜呀!真的是皇天不负有闲人呀!现在的情况你也是看得清楚了吧!你怎么还带着眼罩?赶紧是将其卸下来吧!”

    “怪不得是说这种感觉是似曾相似的说,这我面前的就是出口吗?真的是有光线进来吗?”

    可能是在这里面呆的时间太久了吧!似乎恒仏也没有太多惊奇的表现了,就让自己波澜不惊去接受了?

    “为何就是说这金甲虫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