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修佛传记 > 第九百二十章战争的后果
    几位亲信也是知道这事情的重要性的,也是暗地里编了一个借口出来就作罢了,好在大家都是出于战后的疲累中也是没有太多的怀疑,还真的就是相信只是自己太累罢了。并不是受到其他因素的影响。给出牵强的解释只是因为让疲累的修士撤下战场,这剩余打扫战场的时候就会全部交给恒仏前辈。这当中最重要的就是说恒仏的出动了,定海神针恒仏已经是康复了?这可是多么振奋人心的消息啊!

    一个与顶级化神期修士交手之后还能活下来不落下风的修士,一个能交好两位的化神期修士,一个土生土长的申国大陆的修士,一个尽心尽力的领导到底是有什么理由能让他们不服从不相信恒仏呢?是没有的!也是因为恒仏的原因这事情一直都是在瞒在鼓里了,大家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了,虽然说这物资还是依依不舍的。恒仏也是高空中俯瞰着整个大军撤退,将一切能带走就都带走了,一些来不及带走都留下了。风吹过恒仏的一撮刘海,恒仏没有任何的表情,心里很不是滋味也不知道应该做才好。心里面更多却是内疚。

    还是那句话吧!恒仏认为这次的战争是因为自己而起的,而这放射性物质也是因为自己才会被释放出来的。想到了这里恒仏也是想到了这次罪魁祸首了。不禁的捏紧了拳头。嘴里也是轻声小语咬牙切齿。

    “于谦!今生不杀你枉做人!”

    恒仏看着这脚下的一切,誓言也是要复仇了。本来对于于谦的态度禹森是极力反对恒仏对其做任何打击性的策略,可是谁知道这于谦也是得寸进尺了。这一次还直接是杀上门来了。不可忍了,恒仏已经忍无可忍了。禹森知道现在的恒仏的是听不进自己任何言语的,也没有对此作出任何的评价。禹森还是抱着一个惹不起躲不起的道理。还以为恒仏只是一时头脑发热只要时间久了便会过去了。禹森也没对此事作出回应。

    “小子!按照现在来看我们还是来迟了,刚才我也是看见了几位低阶的修士也是病入膏肓了,这放射性物质也不是那么好打理善后的,一旦一个人身上存在了这物质之后也是会产生一个传播体的存在。一个严重一点的修士会影响到附近修士将其余不太严重或者是健康的修士给拉下水的。”

    “还有这事?可是我们这里的全部人都不是感染上了吗?这可怎么是好?那些修士还有救吗?”

    “你先别紧张。”

    这个恒仏很明显是因为这一次的打击有些失去头脑了。这里只有是有一点端倪也是会询问到底生怕禹森不告诉他似的,其实也是因为战后太紧张的原因罢了。越是这个情况禹森越是需要平静的去对待的。真的是说又当爹又当妈这一句话说得还真的是一点也没错了。

    “你先不用紧张先,这里我也是没说没救了,这放射性物质只是麻烦根除罢了也不是说没有这个根治的可能加上当中的有一些修士体内还是有存在抗体的,也不是说全部的修士都是沦陷了。只是当中的一小部分可能没有抗体那一部分吧!这样做啊!我在回去之后集中起来将那些病症严重的修士隔离开来,就说是战后的救助工作一定是不会引起他们的怀疑的。我们要加快速度了。”

    恒仏掏出一张传音符,捏在手里。

    “可是前面我们怎么判断谁是病入膏肓谁是有抗体的?”

    “只要没有抗体严重一点的修士估计现在已经四肢无力了。七孔有少量的血液流出了。”

    这话刚刚一落这一边走在最后的几位修士已经昏倒了过去了,而下面也是大喊大叫呼唤医疗修士。恒仏看着这情况也是立马传音了下给小阎王吩咐这事应如何办理。转身也是俯冲下去进行救护行动了。因为这一群受到辐射较重的修士飞行都是成问题了,恒仏也是尽心尽力用自己的神识托着一大群已经失去行走能力的修士进行撤退,这一件事情还真的没有变态强大神识还真的是做不来的。恒仏自己也忘记了到底自己是托着多少位修士了。反正就是如此的一直一直重复着一点点的回程一边是在途中发现此类的病入膏肓的修士也是二话不说立马托着走。

    在几位亲信的安排之下将近是五个时辰已经是完成了整个战场上的修士转移,而当恒仏托着千来位修士回到安全地带的同时这一边的小阎王安排的几位医疗修士也是第一时间接引了收到辐射的修士完成了全部的隔离了。而余下的修士一个也没放走。也是需要进行禹森的排查过后才能回归生活当中去。虽然说这个处理速度已经是很快了,可是还是有将近千余位修士是病入膏肓的,而大约是有百余位修士是已经无可救药了也只能等待“升华”了。

    在第一个回归的修士当场已经是死亡看军心已经不稳了,人心惶惶了。恒仏这一边的领导层也是不得不将真相说了出来,这意料之内的事情当然是恐慌和暴动了。而在恒仏这个最高领导也是在场的情况之下也是迅速得控制住了场面。即便有暴动发生也不会大范围扩张,大家都愿意去相信恒仏所说的话,也是对恒仏之前尽心尽力的一个信任吧。

    恒仏也是承诺下面的修士都是有解救办法的,希望大家配合。其实呢这一边的禹森还在研究当中也是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