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小花妖[星际] > 第 30 章
    对于帝国人民来说, 血液并不仅仅是私密这么简单。

    即便只是一点点的血液, 也能从中提取出基因信息, 若是被有心人得到, 轻则被拿去做研究, 重则被复制身份信息冒名行事。

    更甚者,近些年据说帝国的死对头那边, 在研究专门针对个人的基因序列的病毒,所以个人基因信息泄露,后果不堪设想。

    当然了,普通人还不会在意这些,不然这么严防死守的还怎么生活?要知道不仅仅是血液,你在街头打个喷嚏、在外面店里吃个饭, 那都是大把大把的基因信息往外掉。所以只要不是特意地涉及毛发、血液等特别敏感的东西, 普通人在这方面并不怎么忌讳。

    叶锐升不知道谨初要人血做什么,他相信他不会做过分的事,但他也不会私自调取别人的血液给他,这是对他人的负责。

    但他自己的可以。

    这句话他说得其实很一本正经,但话说出口了,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有那么一丝丝的暧昧,叶锐升脸上浮起一抹不自然。

    谨初也有些呆。

    就这么同意了?

    虽然是想趁机要到这人的血,但他都还没真正开口,这人就自己送上来, 感觉……哎,怪不好意思的, 又……挺感动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样哦。"谨初挠挠头,"那好啊,谢谢你哦。"

    "现在就要吗?"叶锐升问。

    "嗯!"

    叶锐升说:"你跟我来。"

    他带谨初进了悬浮车,这个悬浮车可比叶锐升第一次坐的那个大胡子的悬浮车高级了不知道多少倍,外面普普通通 ,里面却超大,超干净,超气派的。

    车子的后厢放满了猫罐头,但前面的空间还很大,高档的操作台,椅子,甚至还有一张窄窄的休息用的小船。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哪里是一辆车子,简直是一个移动的房子啊,还是豪华型的那种。

    叶锐升让谨初在床上坐一坐,自己翻出了一套采血器:"要多少?"他在手臂上消过毒,便将针头扎进了血管,然后深红色的血液便沿着管子流进了真空的采血袋中。

    谨初正悄咪咪地摸屁股底下这白床单呢,触感柔柔的,凉凉的,怪舒服的。闻言看去,那采血袋都鼓了起来,好多血,他忙说:"够了够了!"

    叶锐升拔出针头,抹了点药膏在手臂上的针孔上,那处便立即愈合如初,他将采血管移除,销毁掉,把那采血袋给谨初:"这个对我很重要,不要把它交给别人好吗?"

    谨初接过那袋颇有分量的,还温温的红彤彤的血,这一刻竟然有种这东西很棘手的感觉,尤其那温度,简直让他觉得有些烫手,整个人都不自在起来,好像拿着什么特别了不得的东西。

    "既、既然很重要,你都不知道我要拿来做什么,怎么就给我了?"谨初有些磕巴地说,怪了,他怎么说话都说不顺了?还有,是被血温烫的吗?他觉得自己脸都有些热起来了。

    叶锐升笑道:"那天你还以为我是那伙人的同党,不也是毫不犹豫地救了我。"一个救过他两次,并且让他心生亲近的人,他不会信他会害自己。

    谨初想,人类都是这么知恩图报的吗?想想重逢这几天来,这人对他几乎有些有求不应的感觉,虽然他并没有挟恩以报的意思,但还是非常欣慰,他真是救对人了,那么多叶子没白花!

    超高兴的!

    再看看手里这袋血,他转过身去,假装在身上掏啊掏,其实是新撸下了两片叶子,转回来往前一递:"呐!"

    叶锐升看着这两片绿油油的,晶莹饱满,好似工艺品般的叶子:"这是……"

    "礼尚往来啊,给你吃的。这个对我也很重要的,不要给别人哦。"

    叶锐升接过叶子,他总是能在谨初身上闻到那股草木清香,淡淡的,有时候不注意几乎会错过,但在这叶子出现的那一刻,悬浮车内几乎被这种草木清香占满,并且多了一种清新冰润之感,光是呼吸着就觉得全身舒畅,心旷神怡。

    他想起之前几次吃过的东西,大约就是这种叶子了:"你救我用的东西就是这种叶子吧,除了这个还有花瓣?"

    谨初咳两声:"不知道不知道,我要走啦。"

    叶锐升笑着拉住他:"这辆车是给你的。"

    谨初:"哈?"

    "你不是没有自己的房子吗?这里又快拆迁了,这车暂时给你当房子用也不错,如果嫌太笨重,把后面的车厢卸了,就是一辆普通的悬浮车,日常代步也方便。"叶锐升说。

    谨初不太感冒,他又不想住房子,出行的话,让小喵喵带他跑,比什么都快,还方便。

    "我也不会开啊。"

    "我教你。"

    谨初:"……"他现在听到"教"这个字就有点方方的。

    叶锐升说:"你不是还要学驾驶飞船,学悬浮车就当先练手了。"

    谨初立马就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