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小花妖[星际] > 第 2 章
    谨初呜哇呜哇哭得不能自己。

    果果,他的果果,他满心满肺期待着的果果,原本应该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可爱宝宝,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掺上了一半别的基因!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一棵树吗?谨初脑海中出现一个黑黝黝光秃秃的树干上长着一朵小白花的画面。

    一头异兽吗?谨初脑海中又闪现一头毛乎乎的四脚兽头顶顶着一朵小白花蠢兮兮地看过来的画面。

    谨初被自己的想象吓坏了,他的可爱宝宝竟然要变成半花半x的杂交品种了吗?

    会丑爆的!

    谨初一边哭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抱着肚子从山顶上下来,他要去瞧瞧那个可恶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

    当然离开之前他没忘记把自己掉落的花瓣都捡起来。

    小花山很高,非常高,而叶锐升被扔进去的那条河在山谷,中间有至少两千米的落差,而且小花山本质上是一座没有路的荒山,一个正常人要走下来非常。

    但谨初不是正常人,只见他走到那面临着山谷的悬崖边,两只脚化成了两团根系,深深扎入峭壁之中,稳住了身形,就那么从峭壁上“走”了下来。

    而且速度……奇快。

    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恐怕会吓傻掉的。

    半分钟内谨初就下到了山谷。

    山谷里那条河很宽、很深,水流还很急,谨初伸出几根根须在空气中感受了一下,立即找到了目标,右手一抬,从手腕往下化成了一条粗粗的枝条,朝着河流某处迅疾地伸了过去,扎入水里,哗啦一声,一团黑乎乎的东西被他从河底捞了出来,扔在了岸边。

    谨初抹着眼泪,气呼呼地跑过去一看,表情顿时僵住了,竟然是个人!

    好多正咬得起劲的鱼虾螃蟹什么的慌慌张张从这人身上爬开,露出了清晰可辨的脑袋和四肢,虽然黑头土脸的,胸口还有个大窟窿,但这就是个人类无疑。

    谨初这么多年来从没有接触过人类,整颗星球上除了他之外,就没有半个人形生物,但在他非常有限、有限得可怜的传承记忆中,他的祖先和人类是好朋友,这也是他在能够化形之后选择化形成人的原因。

    其实最重要的是,他觉得人类这种生物的外形比较符合他的审美。

    看到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家伙是个人类,谨初心里一松,安慰自己还好不是什么长着尾巴或者有很多条腿的。

    但是人类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谨初一时止不住哭,一边抽抽搭搭的,一边去推这个家伙:“喂!起来啊!别装睡!”

    这人一动不动,谨初这才发现这人似乎是快死了,对生命有着特殊感知能力的他,能够感觉到对方伤得很重很重,只剩下最后一口气,随时都有可能死掉。

    谨初瞪大眼睛,做了坏事就死翘翘,那他怎么办!

    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去扒这人的脸,一团黑,不知道是烧焦的还是熏黑的,还挂了几根水草,甚至有一只河虾在他头发里蹦跶,看上去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谨初一边胡乱抹他的脸,一边哽咽着说:“你可别死啊,你死了我就、就……”

    他突然停住了,因为他手下露出了一张白皙冷峻的面庞。

    小花星球的夜晚总是被淡红色的月华笼罩,显得脏脏的,蒙昧不清,但是这片山谷里却长满长满了一种叫做莹莹草的小草。

    夜晚,它们的顶端会像一颗颗小珠子一样发出暖冰蓝色的光芒,照亮了整片山谷。而谨初正巧是把这个人扔到了一片莹莹草之中,冰蓝色的幽幽光芒之下,这个人的五官清晰地映入了谨初的眼中。

    饱满光洁的额头,刀子一样的眉毛,睫毛又黑又长,鼻梁非常挺拔,嘴唇紧紧抿着,线条特别好看。

    这个人的脸简直就像雕刻出来的一样,显得硬邦邦的,但又硬得很好看,因为受伤而苍白,因为落水而沾了很多水珠,几道渗血的伤痕和湿漉漉的搭在额头上的黑发,又让他看上去多了几分柔弱,衬得他好像更好看了。

    在谨初心里,天下第一可爱的是自己,这个男人却不能用可爱来形容,他绞尽脑汁,终于在少得可怜的传承记忆中,搜索出了一个词——俊美。

    这个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的男人,真是又俊又美,好看得几乎有点过分了。

    谨初偏好人形,也与生俱来有着人类这种生物正常的审美,他呆呆地想,宝宝的另一半基因来自这样一个人,好像、好像也不错嘛。

    叶锐升被摸醒,也是被吵醒,他艰难地睁开一道眼缝,从两千多米的高空被抛入河底,他整个人几乎散架,加上原本就有那么重的伤,若非刚才渗入体内的不知名药液,此时恐怕早已死去。

    隐约间,他似乎看到了一张少年的脸,在灰蒙的浅红色夜空下,一片冰蓝色的梦幻般的光辉中,少年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浅绿色的眼睛,担忧关切(?)地看着自己,一颗大大的晶莹的泪珠从他眼中滚落下来。

    叶锐升心里一松,他这是得救了?被这个陌生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