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学好问的灵魂宝石今天学到了一个人类的俚语,叫做“悔得肠子都青了”。

    托尼的被雷劈懵状态一直保持到傍晚,星期五于是把隔壁宇宙超人在战损清单上的彪炳战绩整理出来,三百六十度立体循环音播放。虽然克拉克整个晚上都抬不起头,但人倒霉的时候想想更倒霉的心里就舒服,钢铁侠是想着蝙蝠侠的名字嘻嘻嘻入睡的。

    倒不是说托尼也像大半美国人一样把蝙蝠侠当偶像什么的,只不过眼看“邻居家小孩”倒霉,想憋住笑容真的挺困难。

    从小老斯塔克就喜欢拿布鲁斯·韦恩出来说嘴,有一年托尼的花边新闻席卷了各大报纸,霍华德就指着他的鼻子评价道:“人家花花公子的外壳下是个英勇无畏的战士,你花花公子的外壳下呢?是个更加自我放逐的花花公子。”

    十五岁的斯塔克少爷对此只是嗤笑一声。老头子喜欢的都是别具一格,成天鼓吹一个把星条旗穿在身上的男人就算了,发展到竟然会拿漫画里的人物举例。布鲁斯·韦恩只不过是几个漫画家的胡思乱想,包括超人也是,这世界上还有这种社会给你一顿爆锤,你偏要回报社会的傻子?

    韦恩一家境悲惨,二没有他钱多,三没有他帅,搞个联盟把家产都搭进去还当不上领袖,整天神神叨叨着超能力者威胁论,外星人威胁论,恨不得把联盟成员都戒备看管起来,哦对了,这老小子还开挂,不管对手是正常人还是宇宙级,好像都能强行参战。

    总之,这种人根本不存在的。

    那时候的托尼还很年轻,不知道人这一辈子最不缺的就是被啪啪打脸的瞬间,几十年后当他回忆往事才发现当年的每一条评论好像都在扇自己巴掌——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

    没过几天,霍华德·斯塔克为了无限宝石的实验临时搬进新复仇者基地,随身携带的只有一个小皮箱。从这天开始,基地居民里的胡子党势力又壮大了。

    “我认得你。”沃米尔在和他见面没多久后就笑了。霍华德的灵魂在他手里有二十多年了,仍然没有沉到死亡国度中去,一股强烈的担忧和责任感就像吊绳一样吊着他,不让他真正安眠。

    霍华德和洛基不同,他没有直接被宝石在身边复活。由于宝石力量的不稳定,复活时还出了岔子,一下给弄出个年轻版出来。不过说实话这让沃米尔对复活灵魂的抵触减少了不少——有些生物的死亡方式真的不太美好,复活出来的样子也十分有碍观瞻。

    想到这里,灵魂宝石就又夸了夸他。“空间换了这么多任持有者,他说你是最聪明的一个。”

    其实空间的原话是感觉自己在斯塔克面前就跟什么都没穿一样。为了这句话,他在群里被笑了五年。

    霍华德对宝石的研究很有帮助,但看得出来他更喜欢和五块没有化形的宝石待在一起,和沃米尔在一起时总是显得压力重重,这个样子和其他人刚开始时差不多。

    “你可以把我当成人工智能啊,”沃米尔吐槽,“你们对贾维斯不是适应得很好嘛?”

    说到贾维斯,托尼老早就问过这件事,但贾维斯毕竟没有灵魂,只能靠两个斯塔克自己摸索。。灵魂宝石知道宇宙中灵魂的数量不是恒定的,贾维斯没来得及诞生出灵魂,但幻视却有,只不过若隐若现的,有时候能感知到强大的灵魂力量,有时候又空无一物。

    总之,沃米尔表现得越随和,大家就慢慢变得越随意,有时候甚至显得太随意了。

    “你的力量在减弱。”霍华德在某天的例行测试后说。

    沃米尔不置可否地一笑,没有否认。

    无限宝石虽然在多个宇宙中都具有最高的力量,但主宇宙是不会变的。超人从隔壁宇宙漏进来,虽然力量会受到宇宙体系的压制,但他的存在本身就相当于系统中的病毒,会对宇宙的力量体系产生冲击。这种情况在宇宙融合中只会愈演愈烈,一直到两个宇宙达到平衡,双方的最高力量体才会恢复全盛。

    “所以你准备怎么办?”霍华德又问。

    沃米尔想了想,认真道:“我准备转职。”

    从那天起训练馆就多了一个人。刚开始说要教无限宝石体术时众人是拒绝的,没看这家伙一巴掌下去摧金断玉吗?万一一个控制不好就把人弄骨折了怎么办?等超人来了之后,这个烦恼就被转移到了超人身上。

    然而,因为大超打架从来都是乱拳打死老师傅的意识流,和队长、冬兵、黑寡妇这种技术流不太一样,每天被两个人搏斗辣到眼睛的地球三人组只好亲自上阵示范。

    教着教着,他们就发现了问题。

    所以说漫画里老是被击中真的不怨超人,蓝大个最多只是闪避比较差,沃米尔那才是真真正正的零闪避,到后来连超人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他仰天长叹,捶胸顿足:“左边!左边!唉你怎么不躲啊!”

    沃米尔疑惑:“你又伤不到我,为什么要躲?”

    克拉克反问:“万一宇宙中有东西能伤到你呢?”

    “宝石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