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强者 > 383 器祖可是在看着你
    飞剑?对了对了,曾经有传闻说李响手中除了已经失传的符箓之外,还有飞剑这种上古修真时代的攻击手段,原以为是以讹传讹,没想到今天竟然见到了。

    目前为六阶地器?也就是说还有成长的空间。

    已经产生了器灵?也就是说即将脱离灵器的范畴,进入法宝的序列。这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增长,而是井喷式爆发!

    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这简直就是直接拿装备砸死费宏鸣的节奏啊!

    费宏鸣此刻的脸色可谓是难看至极,高阶灵器一向是费家的自豪所在,虽然说家族中肯定有能够与北斗七星飞剑相提并论的宝物,甚至超过也不是不可能,关键是现在他的身上没有啊。

    能够脚踩李响的机会就在眼前,可惜就差临门一脚,费宏鸣郁闷得想要吐血,对方这一巴掌直接将自己的脸打成了猪头,而自己还只能无话可说,甚至连一个屁都不敢放。

    与其越说越错,不如沉默是金,费宏鸣虽然满腔怒火,却也不敢再提赌斗一事,自己赌注不够怪得了谁?

    万一对方来一句“你有同等的宝物作为赌注再说吧”,到时候如果旁边有一个地缝,费宏鸣觉得自己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

    “先前叫得那么响亮,现在不敢了?”

    随着李响淡淡的一句话飘了过来,却像是给了费宏鸣一记老拳,打得他头晕目眩,差点两眼发黑一头栽倒。

    要知道就在之前不久费宏鸣可是逼问过李响“敢不敢”,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对方反问回来,就算是现世报,也太快了吧。

    费宏鸣感觉自己仿佛是被李响推到了火上去考,他没有相对应的赌注,自然也就没有资格与李响达成赌斗,唯有终止这一条路可以走。

    虽然赌斗双方全凭自愿,却是费宏鸣主动挑衅李响,如今要他自己宣布终止,这样做法与自打嘴巴有什么区别?

    如果在场的仅有费宏鸣和李响两人,临时反悔终止赌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算是李响到处去说,他拒不承认又能如何?甚至还会反咬李响一口。

    可是如今在场的围观群众绝对有上千人,分别隶属的家族势力更是遍布整个人类修真世界,一旦离开百年秘境必定将自个儿在里面的所见所闻传出来,到时候整个星际所有角落流传着“费家大公子挑衅李响不成,反倒成了逗逼”这一件事。

    到时候,费宏鸣丢人都丢死了,哪里还有面目出去混?

    “怎么不敢?”费宏鸣如今势成骑虎,就算是硬着头皮也要顶上去,只见他的眼珠子转了转,眉头紧紧皱起,“只是我发现一个问题,好像我的赌注要求定的太低了,李响,敢不敢来一场豪赌?”

    “如何豪赌?”李响淡定的说道,其实他是故意将阴阳天地扇拿出来并且说明的,为的就是变着法子刺激费宏鸣,毕竟对方作为一名炼器师,又如何会对北斗七星飞剑不动心呢?

    显然,李响将赌注直接提到很大一截,费宏鸣以己度人,立刻就意识到“自己只要对方一个承诺”这一个要求实在有点太低,而且也不太靠谱,万一对方来一招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他就算赢了也跟没赢一样。

    所以,当费宏鸣见到李响拿出来的阴阳天地扇的时候,心中立刻有一个声音在狂吼:无论如何也要将这件法宝弄到手,一旦从中研究出飞剑的炼制方式,费家的腾飞绝对是指日可待。

    “众所周知,我们费家最为擅长炼制高阶灵器,我可以拿出两件七阶天器和你赌一把,就赌你手中的这把折扇。”费宏鸣已然决定先斩后奏,就算将来家族怪罪,只要将眼前这把黑白折扇呈上去,不仅无罪,而且有功。

    嘶!

    在场围观群众听到费宏鸣如此手笔,顿时倒吸一口冷气,竟然拿出两件七阶天器作为赌注,不得不说确实是一场豪赌。

    费宏鸣这边已经下了赌注,现在就看李响那边敢不敢应下,于是围观群众们不约而同的目光转向李响,等待一场大戏上演。

    “两件七阶天器?”李响眉梢一挑,颇为玩味的问道,“是灵器?”

    “废话!”费宏鸣猛然翻了一个白眼,差点想要开骂,不过见到司马嫣然就在旁边,绝对不能没了形象,顿时将已经到嗓子眼的脏话全部咽下。

    这也难怪费宏鸣会发飙,要知道灵器和法宝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哪怕李响拿出来的是已经失传的飞剑,其价值也绝对比不上一件七阶法宝,更何况是两件,除非费宏鸣脑袋被门板夹了。

    “如果是灵器的话,两件不够,五件七阶天器,或者一件八阶圣器。”李响将手中的折扇亮了亮,又继续给自个儿轻轻扇风,“你也是一个炼器师,应该知道灵器与法宝的差别,可得凭着良心说话,器祖可是在看着你!”

    器祖,所有炼器师的始祖,远古洪荒时代最为有名的大能之一,多宝道人。

    李响最后的那句话,对于炼器师来说绝对是诛心之语,费宏鸣闻言直接神情一变,作为炼器师,绝对不能在炼器方面有任何违心之处,否则将会被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