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强者 > 326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只见妙手棋仙吴刚捏着黑子的玉手刚刚举起,准备落下之时,仿佛受到了某种撞击一样,整个人如同被施展定身咒一样停止了所有动作,几息之后她突然张口喷出一团血雾,身躯向后一仰,直接翻倒在地,再无动静。

    按照围棋的规矩,如果一方无法落子,即便是局势已经胜利在握,也会被判输。

    显然这一局,妙手棋仙输了。

    庄亮犹如被人卡住脖子一样声音戛然而止,本来一副大仇得报的表情瞬间变成满脸的不可置信,整个小脸一阵青一阵白,就连嘴角都忍不住微微颤抖,仿佛在喃喃自语: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那些声援庄亮的大衍宗同门师兄弟们,也是一个个目瞪口呆,他们刚才嘲讽的话语就像是一个个巴掌,打在脸上又疼又燥,总感觉有人在看着自己,眼神中带着浓浓的嗤笑。

    而大衍宗这次负责带队的长阳子,虽然依旧保持那副高深莫测的架势,不过谁都可以看得出他的表情有些僵硬,仿佛浑身上下都不太自在一样。

    其实这个时候谁还会在意这些,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巨型圆台上,每一个人都是一头雾水,原先不是好好的吗,妙手棋仙怎么就吐血落败了呢?

    灰袍人的目光依然盯着棋盘,妙手棋仙落败之后,他缓缓的抬手一挥,棋盘上的血迹仿佛融入石台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黑子白子各自跳回各自的棋罐里,一切都恢复到最初的样子。

    而昏迷不醒的妙手棋仙像是被一只无形之手托起,被丢进了旁边的水井中。

    不过这一幕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惊讶,因为那个水井是连接着起源星的通道,一旦在棋局上落败都会被丢入里面,而起源星方面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妙手棋仙肯定不会有事的。

    可是如今就连棋艺冠绝人类修真世界的妙手棋仙都输了,难道今次又和以往一样,大家仅仅是过来看一看,然后各自打道回府?

    “李响,你是怎么知道妙手棋仙不出五子便会落败的?”谷修明猛然回过神来,两眼都在放着光,目光灼灼的看着李响,直觉告诉他,对方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否则不可能做出如此判断。

    肯定不是棋局的问题,因为那一盘棋中妙手棋仙的胜势已成,灰袍人已经是无力回天,如果不是妙手棋仙突然吐血落败,说不定已经打破百年秘境的魔咒。

    谷修明的话犹如投入平静湖面的一颗石头,泛起了一涟漪,引来了周围无数人的目光,显然他们也想起这件事情,纷纷的看向了李响。

    本来只是一小片人的知晓,但是聚在这里的家族势力之间本就有所联系,于是你告诉我,我告诉他,很快就是一大片人知晓了这件事,一刻钟之后这一座山的所有人都知道了。

    李响手中折扇轻摇,即便是如同大雨一般的万千目光落在身上,也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俊逸的脸庞带着一抹笑意,高深莫测的说道。

    “这件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这是什么意思?很明显,他并不想说。

    谷修明闻言整个心就像是被猫挠一样,恨不得一把抓住李响的衣领,让对方把秘密说出来。不过他也知道,这样做只会适得其反,于是眼珠子一转,落在了司马嫣然身上,嘿嘿一笑之后说道。

    “李响,嫣然丫头可是好奇得紧,难道你连她也不说?”

    “三姥爷!”司马嫣然俏脸有些羞红,从心里上说她当然非常好奇,但是从感情上说又不想自己去问李响,最好就是对方可以主动告诉她。

    “告诉嫣然不是不可以,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李响眉梢微微一挑,似乎来了几分兴致,他很喜欢看到司马嫣然害羞的样子。

    司马嫣然并没有因为李响的话而生气,毕竟从两人出现交集以来,对方还从来没有骗过她,所以她并没有多想,而是真的认为还不是时候。

    “那什么时候才是时候?”

    谷修明却因为心急而非常白目的接了一句,自然没有得到李响的下文。

    “切,装神弄鬼!”旁边已经回神的庄亮又一次插话进来,看着李响忿忿不平的说道,“刚才只不过是你运气好猜到罢了,可是又能如何?还不是和我们一起待在这里,难道你还能真正的进入百年秘境不成?”

    这一回,李响闻言转过头看向庄亮,打量了对方一番,甚至一一扫过大衍宗诸人,大多数都是金丹境修士,显然这是进入孛北秘境的最低要求,而那个高深莫测的长阳子则是元婴境后期。

    不过对于阵法师来讲,修为境界虽然重要,却并不是最重要的,对于阵法的理解才是重中之重。就像是之前李响修为境界低的时候,可以利用阵法借助天地之力击杀强敌。

    “你看什么看,有屁快放!”庄亮显然是有些受不了李响的目光,尤其是先前嘲讽对方而反被打脸,如今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连师父长阳子都有些不自在,何况是他。

    “我不管你是有心还是无意,不过这个激将法我受了!”李响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长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