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南宋风烟路 > 第1518章 劫数难逃,别无选择
    把凤箫吟和曹王一起封死在地宫,老实说作出这样的决定,凌大杰事先也没想到,却和战狼一样别无选择——

    金军斗志才勉强复燃了几天,凌大杰不愿听到的败报就再次从大散关传到耳边,虽然术虎高琪和完颜充本来就不是厉风行夫妇的对手、这一战金军败得并不教人意外,却终究,比预期结果惨烈得多……

    “川蜀、陇陕太坚硬,抗金联盟必须拆。”凌大杰迫不得已,只能先听从战狼一回,利用凤箫吟的失踪逼迫林阡入魔并斩杀之,其后整个抗金联盟都将群龙无首分崩离析。

    至于过程中金帝可能会遭到林阡的死亡威慑……凌大杰打定主意,他将会拼尽全力为圣上降低风险,并在事成后为曹王顶下所有可能的恶名,自裁谢罪。

    回过神来,叹了口气,这场泰和南征之所以打成“死战”,究其根本,就在最难啃的川蜀吧。

    去年四月至腊月,从黄鹤去、完颜璟出谋开始,经完颜永琏、完颜永功传承设计,到完颜纲、楚风流最终收网,金军曾以为他们空手套白狼地得到了吴曦和川蜀。

    还没来得及笑,谁又能想到,吴曦和川蜀完全不能画上等号?入川的军事要塞,半数以上都被厉风行等义军防守得固若金汤;相邻的阶成和凤四州,大部分地域都在动荡后由宋恒等义军收复;南面兴州府、成都府等腹地,尽管曹王府先前分批安插了数批精锐前往、意图协助吴曦麾下的蜀军维稳,但局面真的一如曹王所说“我高估了吴曦的控制力”,那地方由于靠近林阡的大本营、几十年来都受林阡父子庇佑,故而人心比其余任何地方都偏向于抗金联盟。

    不仅如此,那吴曦还是个白眼狼,他一看到曹王倒下,只怕又跟着完颜匡对谁左攀右附去了,孤夫人越说她观察不到动静,越表示吴曦变得精明、谨慎。这样的宵小,曹王还怎么指望他能“让林阡的根基风雨飘摇?”曹王或许也很后悔没听仆散揆的劝阻吧,但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

    身临其境之人,会比凌大杰看得更加清楚。

    一战毕,立足于川蜀群山之上,听闻陇陕的宋军也节节胜利,心情别提有多沮丧……当是时,放眼整个坤维,可看出全部的向心力都直指短刀谷——那滚滚潮流不是没有形的,全都呈现在氤氲的青紫的山雾水汽里了,它们声势浩大还四面连击,打得意图入侵的异族溃不成军。

    术虎高琪的视线慢慢从半空移下,拳头却一直攥紧没有松开过:“哼,若不是那群宵小耽误曹王,川蜀又岂会是如今的这副鬼样。”

    作为一个曹王府之外的、深受金帝器重的骁将,香林山上全体宵小对曹王的污蔑和声讨,术虎高琪从始到末都看在眼里。或许是相处久了被曹王他以德服人,又或许术虎高琪是楚风流一手带起来的,总之那日在曹王最危险的时候术虎高琪曾真心地脱口而出:“我来给曹王代罪……”更大的“或许”缘由,术虎高琪也知道:曹王若被处决,大金还有谁人能战林阡?

    不过,脱口而出之后,术虎高琪也有些惊异,我竟已和曹王府脱不开干系?

    是的,喜曹王之喜,怒曹王之怒,在林陌挺身拔刀而出之后,术虎高琪和曹王府所有人一样,庆幸那个不知是卫王还是夔王的幕后元凶终于阴谋败露、宵小们也随之树倒猢狲散。

    世事就是这么奇妙,元凶真的是只差最后一步就成功,却可惜功亏一篑、唯被迫销声匿迹、继续躲到幕后再筹谋个几十年——可能吗,人生有几个几十年好蛰伏、好等待?何况元凶已经和他的盾牌一起进入了全体金军的眼线,如何还能像前几十年那般无迹可寻?

    那元凶是卫王还是夔王都并不重要了,扮猪吃虎已久的他,表面上就是“猪”,现在碍于形势要维持表面,实在是好欺负得很。圣上不把他们一起处理,并非因为仁厚地不想伤及无辜,而是,圣上想把他俩一起变作杀鸡儆猴的“猴”……元凶辛苦大半辈子被他人截胡、为他人做嫁衣本就已经足够打击,这下可好,彻底噤声。

    纵观全局,现在最可怕的不再是曾斗得昏天暗地的几个王爷,而是他们在过程中接二连三拖下浑水的功臣或权臣,今后很可能会从枝节上升为朝堂的主要角色。术虎高琪盘算着,完颜匡、林陌必然都算,不过,像胡沙虎那种贪污犯,在楚州几个月都原地打转从未胜过,要是连他都配列入功臣或权臣里,那我术虎高琪可真是第一个不服气。

    下得山来,正嫉恶如仇着,忽然听到完颜充的军帐传出怒吼,术虎高琪一愣,大步流星而前:“出什么事了?”

    “这一战,本不该败得这样惨重,都怪这经历官、奏报军情不及时。”完颜充把败给厉风行的责任全都归咎于那个经历官。

    “监军大人,真的不全是下官的错啊,下官恪尽职守,奈何宋匪太快,还来不及奏报,就已攻城拔寨……尽管如此,下官还坚守着最后阵地……”经历官忙不迭地找理由开脱。

    “我认得他,叫抹捻不忠,历来谎话连篇,品行十分不端。我看他肯定没有坚守阵地,奏报不及时也绝对不是宋匪过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