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南宋风烟路 > 第1387章 无定河边骨,春闺梦里人
    宋开禧二年,金泰和六年。

    四月,掀天匿地阵以南宋险胜告终,随后环庆三足鼎立就被打破,小王爷意外身死,林思雪率众依附凤箫吟;

    五月,林阡牵制陇陕金军主力于河东,与越风、海逐浪、沙溪清成功抗衡完颜永琏,并和燕落秋治下的吕梁五岳达成合作;

    六月,寒泽叶楚风雪设计冤死陈铸,仆散安德以“松风观行动”回击,却遭林阡反算,金军军心动摇又被调虎离山,若非岳离凌大杰防备充足,当晚恐就被抗金联盟趁虚而入……

    兵锋正劲,势不可挡,真像对阵预言一一应验,纵连那个战史上从无败绩的完颜永琏都直言,林阡竟胜我一局、短期内金军无论如何都处于劣势、尤其环庆务必防守为上。

    这些话,王爷却不可能是气馁说出,而是“卑而骄之”——最近宋匪胜得太多、太大,便连林阡那样沉稳的性子都难免虚浮,所以眼看已箭在弦上的第二次静宁会战,林阡只带了石硅一路劲旅前往,而将寒泽叶、杨致信、祝孟尝等骁将留在了环庆。轻重倒置,不知完颜永琏毫无耽误便已转守为攻,势要对静宁出奇制胜——

    “元奴的军令状是五日,本王更想听你两个的。”王爷送楚风流和轩辕九烨出征时问,他自身留在环庆,一来吸引林阡注意力、教他不得不留重兵于此,二来,“布局是我们的事,中盘该让孩子们下。”与岳离于城楼对弈,完颜永琏微笑说。

    当然,从表面看,林阡的决策也谈不上什么失误,至少他亲身前去表示他并未轻视静宁,可见他洞悉形势之能力远在完颜永琏预计之上。而且此番增援静宁,他确实没必要调动更多武将,毕竟陇右近年来一直宋强金弱,截止到六月廿三,抗金联盟和宋廷给予静宁的投入已然空前——

    陇山之口,形势险要,越是兵荒马乱,越以“静宁”为名。

    其中,陇干、威戎、水洛、隆德、通边五县,分别由莫非薛九龄、郝定、孙寄啸姚淮源、赫品章、百里飘云郭澄驻守。

    北有西吉辜听弦,西有会宁郭子建,南有天水曹玄,三面策应,怎样看都是万无一失。

    

    无论是参加过数日前第一次静宁会战的完颜承裕、完颜璘、秦狮、完颜力拔山、罗洌,亦或是现如今厉兵秣马、磨戟拭刃的楚风流、轩辕九烨、蒲察秉铉、黄鹤去、完颜瞻……谁都无法否认,宋军意气风发、军容强盛,就连吴曦麾下官军,都被盟军濡染得能征善战,远望其城寨甲胄鲜明,旌旗浩荡,磅礴凛然。

    “水洛,孙寄啸。”轩辕九烨的指尖轻轻划过地名,嘴上说着他想第一个开刀的人名。

    水洛县境的宋军城寨,名义是吴曦部将姚淮源守,实际却是孙寄啸代劳。一直以来,都是孙寄啸驻北而姚淮源驻南,义军守难而官军守易,互为犄角,无懈可击……“无懈可击?这样的词,怎可能属于南宋的朝野和江湖?”轩辕九烨曾经这样想过,但是不得不说,这几个月,林阡和吴曦做到了。

    相识以来,每逢大战前的这个时候,当轩辕九烨活跃于攻心的后方,作为他的最佳拍档,楚风流则忙碌于攻城的前线——

    “水洛南部,山险路远;北部,不仅就近,而且较易攻破,但偏是孙寄啸领着祁连山兵马把关,声势浩大,牢不可破。故此……无论南北,都难于登天。”罗洌分析时觉得挫败,难免有些气急败坏。

    “若你是林阡,必须打,怎么打?”楚风流见状,先给他递去一碗水。

    “若我是林阡,可能先打孙寄啸?”罗洌喝尽,缓了口气,详细阐述,“正常用兵是如此。若先打姚淮源,其一,远程奔袭,我军疲累,其二,孙寄啸闻讯必然能及时救援,其三,姚淮源处易守难攻,我军一旦久攻不下,造成的最终后果是被两面夹击。不如强攻孙寄啸,其一,两军胶着之际,姚淮源未必敢动,其二,易攻难守,人骨再硬,终也能啃,其三,孙寄啸皮之不存,姚淮源毛将焉附。”

    “分析得好。”楚风流笑,罗洌的脸上微微一红。

    “远而示之近。你知道第一步该怎么做。”楚风流的指导点到即止。

    罗洌早已不是若干年前还需要楚风流进一步解释兵法的罗洌,一点就透:“既然世人都以为如此,那就反其道而行之。孙寄啸认为姚淮源处安妥,对姚淮源处的防御很可能不足,所以我军表面上装作就近强攻孙寄啸,暗中则分兵到稍远些的姚淮源:以百余轻骑兵悄然潜行、声东击西,力求克服山川险阻、急取水洛南部!”

    “孙寄啸防御不足,未必对轻骑警觉,分兵潜行自是可行;然而,到了姚淮源的眼皮底下,你要如何克服山川险阻、急取之?”楚风流问。

    罗洌一愣,没答出来。计谋虽好,却太困难。

    “元奴,在半道等你给他兵。”楚风流指着地图提醒。

    “那小人……”罗洌不喜欢完颜纲,却听出完颜纲此刻已经就位,比他们所有人都更靠近县南。

    “他虽然私下卑鄙,战斗却本领高强。尤其是进军之神速、行动之隐秘,找不到第二个人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