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南宋风烟路 > 第1131章 天上星河转,我命已定盘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就凭你,也配与高手堂单打独斗?”金将的这句盛气凌人,换在两年前的会宁地宫里,吟儿听到一定胆颤噤声,因为当时连林阡都无法与凌大杰匹敌;只可惜时过境迁,吟儿对面这金将是有眼不识泰山。

    “上回交涉时,难道没见过?”吟儿喝叱声落,驱马砍瓜切菜,不消半刻便将拦路金将全都杀得大败,她身后这一路宋军亦争先恐后涌上,个个都誓死要将护的封锁冲开。

    上回交涉,她因手臂受伤而速力不够、只能换左手代右手似是而非,一剑十式也全部都换成了一剑一式稳扎稳打,即便那样了她还能持平数招不败、剑术更被仆散揆赞叹“空灵”,正因为她当时推衍出了另一种意义的一剑十式——

    不是平素那种同一个打出很多招的一剑十式,而是同一能够预示出下一招有很多种可能性的新一剑十式;不从速度或内容、而从衔接入手,着力点不停地在剑上滑动让敌人难以料想下一招会怎样——所以因祸得福,吟儿的剑术不仅恢复,更得到扩展,没有固步自封。

    “何必负隅顽抗?”凌大杰终于提长钺戟出现阵前,只简单说了这六个字便强硬反攻,她命中的恩人和宿敌,分毫没把她当成后辈或等闲,攻势凶猛,滔滔不断,当中不乏杀招决绝,无非符合了完颜永琏的“立杀”之令。

    云剑拨开这当头一戟,吟儿初期难免吃力,再复两戟撞来,吟儿调集了全身气力、立剑切断、平剑阻攻,不甘示弱,却都只能守而回击不得。尽管她内力打开、功力全赴,也还是差他不少——然而,也不过是才流汗而已

    “我一定会……冲”吟儿非但不退反而更加骁勇、坚定,那眼神里充满了狠劲直把凌大杰看得震惊。是的她即使样样都不如他,气势也比他强盛,从没见男人能泼辣过的。

    百里飘云远远看到吟儿和凌大杰强行交击了数十招,心知主母这次是发狠了一定要闯过凌大杰的围堵。当初她就是等着林阡这样打救她,谁想到泰安之战的结局是这般反着所有人的想象。

    战局混乱不堪,四处血肉横飞,吟儿自也不能幸免,左肩被长钺戟擦撞而过,飘云还来不及为她担心她便失去重心栽下马去,“主母”飘云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刚出口就又如鲠在喉,偏在这一瞬,吟儿反手打出一剑直朝凌大杰腰,竟是落马之际还不忘袭击,血光连闪,百变不穷,端的是收发随心、挥洒自如,霎时旋出了无数剑花穿梭而去。

    凌大杰虽晚,胜在长戟苍劲,挥劈,一力点破数道剑花,无一不是切中肯綮。也许他不懂破这一招,却还是高屋建瓴地拆毁了它……只是,虽然防御得当,凌大杰到底重心也不能保证,因要防她,故跟着她一并落马。如此显然是吟儿故意,平地交锋她有优势——

    吟儿手上灵幻、凌厉、快变的点苍剑法,要配合她身形飘逸、步法轻盈、轻功高强,才能发挥到淋漓尽致

    此刻吟儿左肩虽吃痛,所幸惜音剑在右手,仍然迅捷灵活。五十招后,凌大杰凭借着内力浑厚、戟法精湛仍处上风,而吟儿的一剑十式逐渐已令人眼花缭乱,凌大杰也暗暗吃惊,这女子,堪称速度、力道、剑招、轻功的最佳平衡。

    “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四套剑术,当初在谈判席旁是能被仆散揆看见并说出来的,但这一刻快成一抹光影根本难以用眼截出任何一个片段、谁都不可能拆分出她刚刚一回合打出了多少招来各自招式名叫——

    只确实源于风花雪月的点苍剑法,然而那风,是轮台九月风夜吼,那花,是扬花乱扑行人面,那雪,是纷纷暮雪下辕门,那月,是天月苍茫云海间其剑谱本身意境婉约,经她剑演绎之后竟不知高深了几千几万。

    这些,都还不是吟儿的封顶——

    斗到紧要之处,吟儿陡然更进一步,只见她区区一只手一把剑,竟既有这标志她惯常特色的一剑十式,又有她上回被迫推衍出的代表着下一剑可能的一剑十式

    两种方式一旦结合,所以,每一剑本来已经有十种可能了,还因为每一招的下一招都有十种可能,而使她在每一个衔接处都有十乘十百种可能

    早年在点苍山上,林阡就觉得看到吟儿的招式仿佛看到岔道、继而岔道上又开出岔道,现在的吟儿,则是纵向岔道横向岔道一起交织,骤然凌大杰面临岔道更多也更加稍纵即逝。

    “一帆风顺”“两袖清风”……“十全十美”;一招十变。

    “云”,“劈”,“崩”……“撩”,“带”;一剑十变。

    手掌,手腕,手臂,剑柄,剑刃,剑锋;何止百变

    如此,渐渐战局里已根本看不到剑……

    而只能看到凌大杰难掩赞叹与惊慌的眼神,和,血

    吟儿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绝的笑,她要赢了,她。

    变幻得她连的心都看不见,唯独想看到眼前这个人的血。

    龙泉峰战场,血中烧着滚滚浓烟,火上蒸着腾腾气雾,兵马旁光阴不停向前,天空里星河如在倒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