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南宋风烟路 > 第786章 红颜祸水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         而钱弋浅,又哪是真正为了那些原因降金。{吞噬小说网www.yuehuatai.com}

    被他掳走的吟儿和红樱都清楚:钱弋浅他,纯粹是为了苏慕然而已!

    苏慕然在城楼上被琵射中的一箭虽偏斜,却染了剧毒所以才昏迷不醒,钱弋浅苦于没有解药因此斗胆去金营找寻,无果,这时听说了林阡打胜金军而突然联想到入夜前力挽狂澜的凤箫吟,是以要用她来换解药救得苏慕然的性命――钱弋浅当然清楚,金军肯定想要这个俘虏!

    可叹,如钱弋浅这样一个懦弱的男人,一贯都胆小得不敢负责任,却为了暗恋的那个女子,胆大地不负责任投降金人!相比之下,越野付出的有他多么,利用的比付出的多吗?那一刻不禁令人叹惋,其实真正被红颜祸水的,都不是红颜祸水里的男主角,而是红颜祸水里的男配角。

    但那一刻吟儿哪还有心情和闲暇叹惋?刚睡醒就被钱弋浅强封了穴道,挣扎着想要死赖在驿馆里不走,却眼睁睁看着来救她的邓一飞被砍倒在地上……在杀疯了的钱弋浅面前,吟儿和红樱根本是任人宰割的羔羊,最终,被钱弋浅塞进了袋子里一块掳进了地道,一路从榆中城内往城外去,又一次跟来时路相反,又一次离林阡越来越远……

    “不知邓将军怎样了……”吟儿一路都提心吊胆,陡然间才想起了什么,垂下眼帘叹了一声,“林阡他,竟一夜都没有回来……”

    红樱一怔,怎可以把林阡回来过的事告诉她惹她伤心,于是一直没有开口回答,只是憋着憋着,就忍不住哽咽出声。

    吟儿只道红樱是因为害怕才哭,黑暗之中,想起与林阡分易聚难,沉默着眼泪也滑了下来。

    ?

    钱弋浅降到金营的最初几日,二王爷忙于军务抽不开身回来,本身也不想见到这个并不挂心的宋将,所以就把他晾在那儿了。完颜君随,典型的不识货。

    事关苏慕然性命,钱弋浅不敢随便对人说袋子里是什么人;但又因为苏慕然昏迷不醒,钱弋浅可谓焚心似火,终找到二王爷留守后方的“琵”诉说了实情,因他知道,那染毒的箭就发自琵,对症下药,当然不会错。

    闻知凤箫吟竟然被俘,自然令琵大喜过望也如获至宝,当日榆中城只差毫厘便可攻破,全因这凤箫吟把琵踢下城楼搅局,凤箫吟此举,不仅给了榆中喘息之机,也为次日林阡的大胜奠基,二王爷对她真可谓恨之入骨,琵能得到她当然加官进爵。而琵自身,因那晚战败而对她武功相当忌惮,忌惮外又带着些许好奇,他习武之人,不可能像二王爷那么忿忿,相反还比较惜才,是以命人严加看管的同时,不曾冒犯过这位人质,何况二王爷和轩辕九烨都未曾回归,他自己也做不了主对凤箫吟的处置。

    做不了主,但琵的权力,还是可以给钱弋浅一番赏赐,答应为他求个一官半职。钱弋浅本也没指望这些,只一味想讨到苏慕然的解药罢了。见苏慕然大好了,钱弋浅也放下心来,未再管凤箫吟的死活。

    苏慕然却真是个有气节的女人,恢复后发现身在金营,又听闻钱弋浅已然是金军军官,二话不说便要求钱弋浅把自己也下狱,要不就和自己一起逃出去、回天池峡向越野领罪。钱弋浅当时就懵了,却怎还敢走回头路……

    苏慕然见他犹疑,骂了一声“懦夫”后,问金兵俘虏们被关押何处,径直往那方向走了过去,理都没理钱弋浅。

    ?

    却说苏慕然下狱之前,吟儿和红樱倒是在狱中先找到了个故交知己――沈絮如。想那日兵临城下,她单枪匹马杀入敌阵,后来被兵流裹挟生死未卜,原是沦为俘虏被囚到了这里,再等到苏慕然凛然到来时,这四个女子又一次相遇,一时之间都是五味杂陈……

    便那时,轩辕九烨和二王爷都不出所料显然还在被林阡拖着打、回不来。也许换别人的至爱被擒住,很可能就投鼠忌器不敢打,但林阡显然不是,吟儿很清楚林阡是怎么做的――自钱弋浅降金的消息被证实那天伊始,林阡就一直追着这帮金人让他们落花流水、无暇自顾,所以造成了前些日子二王爷甚至都不知道钱弋浅掳来了自己、而现在即使已经被琵通知到了也没办法回来提审……而另一方面,林阡当然已经试图趁隙潜入金人后方,找到她凤箫吟此刻所在。这段时间,足够可以利用。吟儿想,经过前些天的那场大战,游仗剑、肖忆必然已经对林阡心服口服,愿意帮他打金人、找俘虏。何况,这些俘虏里不仅有吟儿,还有苏慕然,她,是越野山寨的至关重要。

    四个女子一商议,还是希望苏慕然回到钱弋浅身边去,至少这样能保证有个人是自由的,有这条件为何不利用,苏慕然先是有些抗拒,后为了她们的消息灵通,而答应了前来探望她的钱弋浅回去。苏慕然临走时,吟儿忽然泛起一股心酸,沈絮如和自己恳请苏慕然假意顺从钱弋浅的举措,无疑是自私的,也是从一个主观角度认定苏慕然是这样的女人,只是,那一瞬苏慕然脸上恍惚掠过的一丝排斥告诉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