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南宋风烟路 > 第375章 忧心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老柳,你确定,林阡他,真的有决心担负这场反击吗?”

    深夜,柳五津实在睡不着,起身到林子里闲逛,耳边反复叨扰着这样的一句话。

    这句话,是傍晚石中庸与林阡交谈之后转身第一句就问他的。当时,石中庸严肃的表情告诉柳五津,他对林阡有质疑,且质疑的,不是林阡的“信心”,而是――“决心”。

    教这个满怀期待的柳五津,当时就懵了,傻愣愣地站在原地,半天才回过神:“怎么,当初你可是花了三年才确定他的,难道又要反悔?你老糊涂了?可上哪儿再找一个比他更好的?”

    “当初我们确定他的原因,你还记得么?”石中庸神色凝重地反问他,“这个继承人,必须要‘及天骄与林陌所不及’,他比天骄和林陌多的那一点,如今还存在吗?”

    柳五津听罢就一颤。

    林陌自幼便深邃而忧郁,常常把“宋室必亡”这样的话语挂在嘴边,性格里,少了一丝进取,当然不能为继承;天骄则更加可惜,明明有堪称南宋第一的武功,却宁愿坐断一方偏居西南,每次对他旁敲侧击示意他来担当这“新主”,他总推辞说要尽全力辅佐林家,骨子里,少了一份霸气。林阡比他二人多出来的一点,便是――一旦承担,便当仁不让!

    这一点,毋庸置疑,天骄和林陌都难以企及,林阡可以在任何一个位置历任何一种担当,无论是小头目也好,细作也罢,武林第六、饮恨刀的主人、抗金联盟的盟王、短刀谷林家军的新主公,一切身份,都恰如其分。令凡事都诸多挑剔的石中庸也不得不叹:“在我们寻找的过程里,他一直在征服,无论怎样的劣势,都能挺过去,新主,非他谁人来当?”

    “一旦承担,便当仁不让……”晚风来袭,似是有雨要下,柳五津轻声咀嚼着这句,“如今还存在吗?”

    石中庸说,好似不存在了,当你对他说起川北之战时,他竟然没有回应你,而且脸上还带了一分犹疑!

    是啊,当时他的确没有回应,也不曾点头。石中庸一贯谨慎著称,不会看错,说他犹疑,那他就是犹疑!

    犹疑?认识了阡快整整三年了,他怎样的为人柳五津可以说比谁都清楚,怎么可能对该承担的责任有犹疑!?

    然而就在一个时辰前巧遇船王玉门关和孟流年夫妇,他们也对柳五津说,有一次阡和他们谈心,无意中提到“川东之战结束以后,我就会和吟儿一起去寻她的身世之谜”。没有一丝预兆,突如其来的一个事实――胜南他,可能不想打这场川北之战!

    现在柳五津的心头就像压了一块石头,死活不开窍:到底哪里出错了?胜南他,不是一直以铲除苏降雪为己任吗!?准备了许久一直到今天,怎就放弃了?胜南他,不一向是最有担当的一个人吗!?

    一声巨响,闪电如一束火焰从树顶一掠而过,林叶骤然被风雨吹翻。他陡然感应到不远处有人,不禁心念一动,手已触刀:“什么人!”树后果然黑影一闪,柳五津当即运起轻功,轻易地追及那人,因怀疑他是苏军奸细,柳五津不可大意,用了七分力提刀拦他,那人似乎一怔,反手拦挡,兵器为剑,招式甚是熟稔,“万里悲秋”“古木苍藤”“无边落木”,柳五津读出三个招式,便猜出了那人是谁:“紫烟?!你是紫烟?”

    那人闻言一惊,撤剑退后数步,自行揭下蒙面。不错,正是。

    难怪看她虽扮了男装却体形怪异,原来竟是林阡的亲生母亲玉紫烟?她怎会出现在此地?!柳五津当然更加惊疑!需知白帝城一役,玉紫烟应该已经带着林陌回到了建康!

    “阡儿……五津,可否带我去见阡儿?”属于母亲的痛楚和迫切。无疑,玉紫烟是故意在跟踪着他柳五津,“我,我连他,一面也没有见过啊……”

    “你……怎么还不回建康?不知川蜀形势复杂吗?林阡如今是我军主帅,你和林陌……太危险了!速速回去!”柳五津厉声道。

    “若不见到他,我决不回去!”玉紫烟断然拒绝。千里迢迢赶到这里,岂是说回去就回去。

    “你……”柳五津拗不过她脾气,“好吧。我安排你和他这几天见面,如何?”

    “不。”玉紫烟黯然摇头,“你只要把我安排在离他很近的地方,看看他,就够了……我这个做娘的,对不起他,哪还有脸见他……看他开心,看他功成名就,就够了……”

    “你说你这是什么想法?这么多年了,怎么还这么傻……”柳五津叹气摇头,哭笑不得。

    “听说阡儿他,就快成婚了,是吗?据说那个要与他成婚的女孩儿,是云蓝姐姐的徒弟林念昔?可真是应了那‘江山刀剑缘’啊。”玉紫烟欣喜的语气,“他如今成家立业了,我这个做娘的,实在是……开心得紧……”

    柳五津蓦地一惊,被一语点醒――胜南他的变化,难道出自这里?胜南说,他想和吟儿去寻她的身世之谜――对啊,情爱可以改变一个人,胜南他,搞不好就是因为要成婚的缘故,觉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