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穿成美媚娇帮仙尊渡劫后 > 68、买来的美人2
    汤露发烧了, 但很快就退了,后半夜她觉得很舒服。

    自己好像在一个很温暖的怀抱里,不但暖和, 还有人肉皮垫的感觉,真的比床好睡多了,又宽又阔,不但有床围揽着她, 还有温暖的东西, 轻轻地拍着她的背, 她觉得自己一荡一荡的,舒服的小红嘴都撅了起来。

    之前在人贩子那儿,因为饥饿营养不良的苍白肤色,还有粉□□白的唇瓣,因为吃了白玉蜂桨膏, 营养瞬间补了上来, 那可是仙界极品白玉仙蜂酿出的蜜,一口就可令凡人发乌、肤润、肌美、色艳。

    吃上一些就能让凡人虚溃的身体,转眼盈实, 而且, 这还是女子的养颜圣品, 使美人脸色桃嫩花艳,比笔下画出来的美人颜还要艳三分。

    那小红唇一撅, 大概睡梦中闻到了男主的气息, 每一个男主都是把她当作掌心娇, 宠她宠得紧,她自然亲近,现在都有下意识的反应了, 所以小红嘴就“叭叭”地亲了刑鸿泽两口。

    亲得那人浑身僵硬,此等恶女,自小就恶毒跋扈,放进他鞋底的钉,使得他钻心之痛,拔掉后出了好多血,还要使唤他跑十几里路,取她爱吃的蜜糕,外面下着雨,回来后脚肿得鞋都脱不下来。

    此等恶女,此等……

    “叭”地一口,迷迷糊糊她亲在了刑鸿泽的嘴角处。

    他僵住……

    然后脖颈僵硬地慢慢转过头,看向这个像个八爪鱼一样,赖在他怀里,闭着眼烧得迷糊的女人。

    此等恶女,自小就能看出其恶毒本性,五岁如怪,六岁如毒蛇,七岁如毒蝎,狠毒心肠……

    然后她似乎闻到了他的气息,“凑上前,啵地对着他生得冷硬的薄唇就是一亲。

    她都习惯与男主亲呢了,别看她亲了好几下,其实跟男主不能比,因为男主亲她亲得更多,没事就亲两口,每次看到她乖,就要亲呢,醒来后也会满心喜欢地亲好几下,仿佛她哪里都可人疼,可人亲,花露怎么可能任他亲不还嘴,那岂不吃亏,所以男主亲她十口,她也偶尔还击两口,慢慢亲来亲去养成了习惯。

    嘴对嘴这么一亲,刑鸿泽都怔了,脑子一片空白,只有唇上那蜜香酥麻的触感,山洞火光下,他冷酷却发愣的身影,映在了后面山壁上,望着怀中人,久久未动。

    光线中,怀里那又美又媚又娇的一张脸,正伏在他颈间,眉儿一蹙,小嘴儿一撅,就算闭着眼睛,神态也亦嗔亦怒,睡觉时还会如婴儿一样嗫着小嘴,让人看了心里真是酥儿痒儿,不知如何是好。

    何况他还是个二十七岁没有妻室的男人。

    那个当年被花员外宠得无法无天的恶毒小儿,长大后,竟然会长成这样的模样,他犹记当年,那个长得白嘟嘟粉嫩嫩的小女童,与眼前这个在他怀里乖乖的漂亮女人,重叠在一起,同样的天真无邪,同样的恶毒心肠。

    他又阴沉下脸,哼,这一次,山水轮流转,他绝不会手软,哪怕不将当年的一切一一奉还,也要让这无知小儿知道,苦日子是怎么过的,他肯定要让她尝尝……

    大概是感觉到他生气的气场,花露不舒服地一伸腰,刑鸿泽顺着她腰伸的弧度,向后一倚,倚在了被火烤温的山壁上,这个角度好,她又舒服地趴在了他胸膛前睡着了。

    小细腿在她腿上调整了舒服的姿势 ,不知道是不是饿了,或是梦中在吃蜂蜜,吃甜甜的果子,她就“啊呜”一张嘴,含着他耳垂,小米牙咬啊咬,毫无力道地咬了几下,就睡了。

    刑鸿感觉自己耳朵在其口中,酥得半边脑子都懵了,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更没有推开她,只是僵硬地倚在那里,老半天。

    “尝尝……苦字……是怎么写的,若再娇蛮无理,他定……”他目光落在那趴在他身上高高伏起的翘吞上,立即移开了视线。

    “该死的!”他额角都绷出了青筋,手握住她纤腰,微微将她轻移了一点,半天才呼出口气。

    狠狠道:“……定不会轻饶了她,明天就算不让她受棍刑……嗯,也要让她尝尝上山砍柴之不易与辛苦!让她知道,每一根柴都来之不易!”他绝不会像花家老爷一样,宠她一丝一毫!

    怀里人不舒服的发出一声软腻腻的鼻音,“哼唧”了一声,不知是染了风寒不舒服,还是躺着不舒服了,声音里带着撒娇不愿意的样子,还动了动,似乎反抗着他捏着她腰肢不舒服的行为,哼唧的时候还不忘刁着嘴里的肉不放,就是不放,她一哼唧出声,刑鸿泽捏着不放的手,立即如烫手似地,松开了。

    她又像刚才的姿势趴在他胸口,还移了移扭了扭,换了个姿势,舒服地躺着,而那个人肉皮垫则“嘶”的一声,一下子将脸侧到了一边,火光下额角的青筋都狞在了一起,脸也陷在了黑暗里,让人看不清。

    直到咬他的“恶毒”女人,又不舒服,还要动,本来拍着她后背,哄着她不让她呕吐的人,在黑影里,终于恼羞成怒地冲她低吼了声,“不要动了,睡觉!”

    该死的!他就该给她扔到洞外去睡!

    管她会不会病死